分享

折翅的工蜂-看到鬼

折翅的工蜂-看到鬼  
經過這一波震撼教育之後,連上弟兄感覺不妙了!竟然來了一個不好欺負的排
長,我也開始體認到我的估算錯誤了.... 這不是金門...這不是1275BHQ!表面看似
平靜,但其實背後波濤洶湧,因為副連長待退,壓根已經不想管事,士官也不會
因為這麼一些小事就馬上認同我,我得上緊發條了。 呂致欽,是連上剩沒幾天就
要退伍的待退排長,但剛下到一連時,全連軍士官跟我說了最多的卻是他,我很
感謝致欽學長,但他不是志願役軍官而是義務役。他瘦瘦斯文斯文,看起來並沒
有殺氣感覺跟75的副連長一樣,斯文秀氣看起來就是好人,沒想到,他對一連的
暸解相當深,我也發現連上士官兵對他相當尊敬,而且他知道我在做情蒐的舉動,
晚上在排長室,致欽學長問了我一句,你看到了什麼??我大致說了一些我看到的
事,致欽學長對我說:很好!你都有看到重點,但你別急著要改變什麼,否則吃苦頭
的會是自己!Why?....我很蠢,這個問題根本不用去想,因為以我一個尉級軍官的
能力不可能去衝撞行之有年的龐大固化制度,更別提我當時是全中華民國最小的
軍官!!沒多久,致欽學長退伍了!我小心翼翼的去過每一天,盡量讓自己不要成為
致欽學長說的那個倒楣鬼!我很緊張,尤其是出了苞之後,連仔講了幾句狠話就頭
也不回進連長室,副連仔也當著部隊面前指著我的鼻子痛罵幾句後回副連長室換
裝拿假單走人!值星班長沒好氣的把部隊分配下去,留下我無奈的站在連集合場.....  
  黃英峰,連上另一個排長,早我幾個月到連上,他也跟我一樣是自金門回來
的,好像是127師的吧!英峰學長走過來對我說::鍾排,不要介意,連仔跟副連仔
就是這種個性,你才剛來不會太為難你,只是要避免犯大錯,只要不犯大錯就不
會有什麼事,頂多被罵罵而已,要記得。說完學長就像沒那一回事一樣走了。是
我太緊張了嗎?的確,這幾個星期下來我沒有一天在兩點前就寢,英峰學長讓我
想起了在金門的一貫化。在金門,很少看到軍官出來指揮部隊,幾乎靠一個下士
值星班長就搞定一切,但是臺灣的部隊卻得要值星官顧前顧後....還是出苞!!這是
為什麼??於是我想把這樣的制度導進一連,我開始把事情交待值星班長或相關幹
部人員之後消失,但我不是躲起來,而是開始逆行程一站一站去暗地裡觀察,並
在必要時出手。 
  果然,臺灣部隊並不大適應這樣的模式,士兵叫苦連天;士官等著看我笑話。
軍官還有另一個任務,那就是要查哨,像我這種菜軍官,一定是查1214、0002、
0204等艱苦時段的哨,對於我而言,這不就是跟我的菜鳥日子一樣的嗎?再熟悉
也不過了,雖然累,不過我相當的勝任與愉快,倒是阿兵哥就唉唉叫了,因為艱
苦時段的衛哨失職率是相當高的,在金門過慣了摸黑的日子,再加上臺灣部隊並
不查驗燈號,以致於查哨時我還是摸黑查哨,每次查哨大概都會嚇到三四個人。
就這樣,我的管理與查哨模式,我開始被叫做鬼....弟兄看到我就像看到鬼.....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