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最適合做成podcast的日治時期小說|天亮前的戀愛故事

 
台灣 日本 小說 心得 書評
想談戀愛。想的都昏頭昏腦了,為了戀愛,決心不惜拋棄身上最後一滴血,最後一片肉。那是因為相信只有戀愛才是能夠完成自己的肉體與精神的唯一軌跡。我不敢說是奇蹟。他正是軌跡。為的是只有他,也就是只有戀愛,才能夠在這個宇宙間畫出我所尋求的某一個點,畫出能在一切條件上使我滿足的唯一的一條線。如果從這個意義出發,說他是奇蹟也未嘗不可。
自小說的第一段開始閱讀,讀下去便像舔到棒棒糖的孩童、啃得碎骨的小狗,完全無法停止。戀愛話題總是圍繞各個年齡層,前些日子流行的「像極了愛情」,永遠不退燒的名人緋聞、兩性專家,再再應證「想談戀愛,想的都昏頭昏腦了」。
翁鬧的《天亮前的戀愛故事》以日文撰寫而成,原名為《夜明け前の戀物語》,可能有點難想像,我們只是要閱讀幾十年前台灣人的文學作品,竟然還得看中譯本,悲情的台灣人,經歷了日本政府的「國語政策」、國民政府的「國語政策」,到現在「母語」的快速流逝,母語的保存或可另開篇章討論,暫此收手。
小說的開頭以三種動物的性行為作為主人翁的性啟蒙,自火紅雞冠的公雞撲向母雞、主動卻又笨拙的公鵝,再到死也不願分開的一對蝴蝶,接著述說兩次的失戀故事:首次為,與好友兩人上街遇上了理想情人,只憑一面之緣便尾隨到女方家,斗膽求愛後遭拒,為此傷心難過一整個月;再來,十八歲時愛上的女孩(雖然女方也有意),不僅在家鄉已有未婚夫,還因家父逝世得即刻返鄉成親。幻想破滅,自此陷入無限追悔
剛才已經說過,我只想談戀愛。一心一意只夢到戀愛。只有戀愛才是唯一的熱望渴慕。

為什麼適合做成podcast?

👉小說設定
全篇小說以主人翁第一人稱視角敘事,講述自身故事的說書感。
👉頹廢、厭世風氣盛行
小說追求官能的美感,男女情慾、性慾的解放(自傳統儒家道德思想),陰晦又墮落。
👉堪比八點檔的劇情
沒有什麼故事比悲劇還令人心神嚮往了,主人翁不停地強調自己「想戀愛」,不停自怨自艾是個「廢料」,一次次的挫折與失敗,熄滅的青春,和現代人其實也相差無幾。
👉開放式結局
故事中的主人翁何去何從?兩天後就滿三十歲的他,是否會因為未能擁抱心愛的女子而結束生命。
我已經對自己發誓過,如果到我三十歲的最後一剎那為止,那一秒鐘還不來探訪我的話,我絕對要中斷生命;做了堅定的決意,絕對不要再活下去。
👉許多值得探討的社會議題
日治時期台灣也開始颳起「自由戀愛」的風氣,但颳風便颳風吧,一時半刻除了落葉什麼也不能颳起。主人翁兩次追逐的愛情、幻滅的愛情,女子的婚姻都是由兄長或家族所訂定,無力改變,不論是他,或是她。
最後,自稱行為與意志極端分裂的主人翁,在天亮之前離開了娼妓的處所,戴上帽子離開,天亮了,一切是否又能回復「正常」了?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阮只知文明時代,社交愛公開男女雙雙,排做一排,跳道樂道我上蓋愛」--跳舞時代,1933
天要亮了。我非趕時間不可。請送我到那邊門口吧。對不起,善良的你!請露出你的笑容,讓我看一眼。謝謝,這樣我就可以放心回去了。再見!再見!
⭕️相關資料參考(維基百科/文化部)

翁鬧

1910年(明治43年),翁鬧出生於 台中廳 武西堡 關帝廟社二百六十四番地,本是陳紂、陳劉春家四男,五歲時被彰化社頭的雜貨商翁進益收為養子。1923年進入台灣總督府台中師範學校(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前身)演習科就讀,就學期間認識了…

天亮前的戀愛故事-文化部臺灣文化工具箱

⭕️書籍資訊(博客來)

破曉集:翁鬧作品全集

阮ê青春夢:日治時期的摩登新女性

臺灣人三部曲(二)滄溟行

#台灣  #日本  #小說  #心得  #書評 
分類:藝文

吃飯睡覺耍文青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