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經歷斷崖邊的瀕死 面對軟弱、挑戰極限

經歷斷崖邊的瀕死 面對軟弱、挑戰極限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04 期 作者:賀先蕙
在一片漆黑的夜裡,滇藏公路雲南與西藏交界處,白馬雪山大下坡,謝旺霖騎著腳踏車,刷,刷,刷,在黑夜裡前行。 
突然,他眼睛掃到前方崩塌的路面。雙手一緊,煞車止住了輪胎,卻止不住連人帶車向前滑倒。一切發生得太快,在他還來不及思考的那當口,腳與車前輪已經掛在充當路擋的大石頭外面。耳邊聽到的,只有砂石沙,沙,沙,不斷滑落斷崖的聲音。 
謝旺霖嚇得全身發抖,掙扎的爬進來,緊咬著嘴唇,撿起散落一地的行李,扶起車子,邊發抖,邊推著它向山下的城鎮前進。這是他全程一千八百公里滇藏單車之旅的第一個磨難。 
二○○四年,二十四歲的謝旺霖獲得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贊助。他用兩個月的時間整裝完成,十月出發,準備騎單車挑戰滇藏公路。所有聽到他要在深秋出發挑戰這條路的人都認為他瘋了。幫他組裝腳踏車的老闆甚至打電話給他,「幫你組裝腳踏車真的很後悔,你可不可以不要去?實在是太危險了!」 
然而,在他心裡,這次旅行,是他挑戰孤獨與貧窮的見證。從大三起,在東吳大學雙修法律與政治的他,心裡不斷升起一個念頭:「我要把法律跟政治的學業結束,我要去走自己的路。」自己的路,就是從事文學的路。 
內心深處,他卻擔心從事文學代表的是孤獨和沒有出路的窮困。他選擇用單車從雲南麗江西北兩百公里的中甸騎到西藏拉薩,「這次旅行完全是一個人,我一個人要完完全全接受孤獨的考驗。」這是一次考驗自己的壯遊。 
但他才剛騎了一百五十公里,就慘痛的把二十七段變速的腳踏車,摔成了十八段,「對這次旅行的浪漫幻想都煙消雲散。」他知道,如果掉下山谷,不會有人知道。
在山下的德欽城,他消沉了三個晚上,因為既不想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更不想走回頭路,只好無奈的繼續上路。 
摔車、爆胎、鏈條斷掉…… 
直到往海拔五千零八十公尺的東達山方向,第二個磨難又來了。載著三十二公斤的行李、兩公升的水及食物,奮力前行。山坡很陡,路面碎石又多,腳踏車鏈條承受不住上坡換檔的拉扯,斷了。技術不熟的他,花了三十分鐘在路旁把鏈條打回去。才剛上路,車胎又爆了。 
這下他再也沒有力氣掙扎了,枯坐在路邊等著車子經過帶他上山。等了兩小時,天空下起大雨,靜坐在雨中的他,終於看到卡車經過。怕司機走掉,他直接站在路中間攔車,「大哥,你可不可以帶我過東達山?」他央求著。 
司機好不容易答應了,但當他告訴司機,還有輛腳踏車的時候,司機傻眼的說,「不行,車上沒有位置了。」走投無路的謝旺霖幾乎哭了出來,不斷求著司機。最後只好用繩索把腳踏車綁在貨車後面。 
經歷過一次「耍賴」被車子載過山頭的經驗,謝旺霖告訴自己,之後的路無論如何要「誠實的」騎或走完全程。 
堅持到了旅程三分之二的色季拉山,因為之前上吐下瀉癱了三天,胯下的皮也磨破了,謝旺霖只好下腳踏車,推著車子向上。 
來往的車輛,看著他半趴在車上,迎著大雪,辛苦的推著車子。一輛車子停下來問他要不要搭車。謝旺霖告訴自己,「上一次已經在東達山掛了,我一定要撐下去,」於是婉拒了別人的好意。 
又來了一台車,他還是堅持不搭。直到離山口五、六公里時,一輛車開過了謝旺霖,又倒車開到他身邊,車上兩個男生跳下車,一口四川口音的說,「雪下得那麼大,不要騎了!」旁邊的男生說著便要幫忙把腳踏車搬上車,「不准騎了,再騎下去,會出事的!」
他沒有力氣反抗。但心裡卻想,只剩五公里,推,也得推上去。「現在放棄的話,是不是每遇到一座山,有下雪,就一直放棄下去?」 
他希望藉著這次旅行瞭解自己的極限,「我很希望就這樣推,到我昏倒了,有人來接我,那至少代表我真的不行了。」 
雙方僵持了十幾分鐘。車上一個四川女生說,「小哥,你別這樣,我看到你這樣,都快哭了。」謝旺霖回答,「不打緊,快到山上了。就讓我這樣試試看可以走多久。」這一車人擔心他一人在下雪的山上出事,於是開開停停,陪他一起翻越了這座海拔四千七百公尺的大山。 
上吐下瀉、被藏獒夾攻…… 
謝旺霖在近五十天旅程中,面對的總是蜿蜒的灰色公路和赭紅色的山,景致雖壯麗,卻也單調。我們曾問他難道沒想過就這麼回家算了嗎?他說,他總是不斷用各種方法激勵自己,騙自己,「到前面那個轉角就可以休息一下!」「快到目的地了」。也因為怕喪失經歷路途中未知的機會,他就這麼一站站騎下去。 
整趟旅程,謝旺霖只帶了人民幣一千五百元,啃乾糧、壓縮餅乾,借宿民家。整趟路他只洗了三次澡,「最後已經沒有力氣擔心身上臭不臭,剩下的,只有全然的孤獨和貧窮。」 
現在就讀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的謝旺霖回首這次壯遊說,「就像如果你告訴別人,貧窮沒什麼好怕的,別人會笑你,『你又沒經歷過貧窮。』」但現在的他,實實在在經歷過了。這段艱難旅行,他曾上吐下瀉,感冒咳血、被藏獒夾攻,都考驗著他的意志。 
回台後,他以這段經驗寫下了許多獲獎作品,並且得到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學類創作的獎助。這段旅程更讓他對旅行有了新的體悟。「有很多人覺得自己要去旅行,要準備心情、準備時間,準備了那麼多,結果就沒有去旅行。準備,就變成了一種藉口。」 
所以如果你問謝旺霖怎麼準備的?他會告訴你:「出發了,就準備好了!」<來自朋友email分享>
《隨記隨想》
担心面對自己的脆弱;總是缺少著勇氣在不同的挑戰上,總愛對著初次學習的朋友們說:「踏出學習的第一步;就是黃道吉日」。
我想有很多人有這樣的經驗...對自己下了期許,往往因為不曾經歷過,總在踏出前有不少的其它想法出現;提醒著自己路不好走,自己還需要再多一些準備...如此一來;完成的日期卻是遙遙無期。
好的想法是需要行動力的執行...隨記期許著自己。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火龍果種子盆栽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