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盲牛餐廳」--摘自朋友email分享

「盲牛餐廳」是瑞士的一家「黑店」;來到這裡,客人必須在黑暗中用餐。「盲牛」的德文是Blin-dekuh,字面意思是捉迷藏。餐廳的遊戲規則是,客人扮瞎子,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體驗全新的用餐經驗;而真正的盲人則擔任服務生,為客人領位及上菜。
盲牛的盲人帶路
我進入黑茫茫中 Blindekuh在用法上,也有嘲諷的意思,指某人雖睜大了眼睛,卻看不清楚。餐廳以此命名,讓人不禁莞爾,究竟誰才是睜眼看不見的瞎子呢? 有一天,我偶然看到瑞士電視台對這家餐廳的報導,得知「盲牛」於一九九九年在蘇黎世開張,成為全世界第一家在黑暗中用餐的餐廳。它的立意不在譁眾取寵、耍噱頭,而是為盲人製造工作就業機會,並讓一般人了解盲人的世界。
該餐廳坐落在一個棄置不用的教堂裡,剛開始的前幾年,營業完全入不敷出,是靠不同機構捐款維持。到了今天,盲牛餐廳不僅天天客滿,而且在瑞士的另一個城市巴塞爾開設分店。
我對這家餐廳極為好奇,不知吃東西不用眼睛看是什麼滋味?在黑暗中餐廳如何運作? 我一直想找機會去看看,日前終於得以親臨體驗。
因為餐廳營運特殊,要前往必須訂位。我訂了兩個位子,和外子前往。當我們準時到達,發現其他同組時間的客人已在前廳等。
招待人員要我們把皮包、眼鏡、手表等物品,存放在寄物箱,因為用餐時用不上它們,而且可避免在摸索中破損。
牆上還投影告知當周的菜單,讓客人知道有哪些選擇,想好要吃些什麼、會吃到什麼。它的菜色與一般餐廳無異,前餐、主菜、甜點一應俱全,菜單也依季節時令而變化,並配有素食,設想相當周到。
大家準備就緒,等著被領進「暗室」。帶領我們入座的,是一個女性盲人。我的雙手搭在她肩膀上,外子則在後頭扶著我的腰,三個人像母雞帶小雞似的,掀開厚重的帷幕,再穿過一條彎曲的甬道,進入黑茫茫的空間。
眼睛看不到食物 吃鮭魚以為吃肉 帷幕與甬道,應是避免用餐室「走光」的設施。我們的嚮導,在通道裡給了我們幾秒鐘適應環境,親切地告訴我們,餐廳的地板都是平坦的,要我們放心邁步向前。我明知「視而不見」,但還是本能地低著頭,好像這樣就能看見路面。我的手也緊緊抓住引路人,在黑暗中,更加體會信任與依靠的重要。
終於坐了下來,比較有些安心。我們的位子靠牆,少去一方未知的空間。剩下來的時間和空間,我們得用雙手去觸摸、用耳朵去探索。慢慢地,我們較能適應眼前的黑暗了。我們點了湯、魚排和飲料,興奮地期待著。
飲料先上。我把玻璃杯安置在左手邊靠牆的地方,以免摸索時翻倒它。當我捧著杯子喝果汁,剛開始老覺得杯緣磕牙。湯則盛在帶把手的瓷杯裡,我左手握把手,右手持湯匙,喝來倒不費力。
外子突然說:「湯裡怎麼有肉?」我聽了有些驚訝,我們點的不是胡蘿蔔薑湯嗎?我把湯匙往杯底一探,果然撈起肉塊,嘗了一口:「這不是肉,是鮭魚,有魚腥味。」當湯快喝完時,我才恍然大悟,大聲喊:「原來是殼菜。」可見我們平常飲食,多麼依賴眼睛去辨識;一旦看不見,連吃在嘴裡的東西是什麼,都無法確定呢。
這樣的情形,也出現在主菜上;儘管我們反覆咀嚼、認真尋思,仍然猜不出魚排旁邊附帶的蔬菜是什麼。等到離開餐廳前,再看一眼菜單,喔,是番茄南瓜泥。
雖然坐在黑暗裡,但氣氛挺熱鬧。我的前方和右邊,不時傳來談笑聲。可是餐廳究竟有多大?總共幾張桌子?就不得而知了。
我對外子說:「你有沒有注意到,大家講話的聲調都提得很高。」不知道這是不是人們在看不見情況下的自然反應? 我們的鄰桌客人稍晚才到,聽聲音,是兩對年輕男女。我好奇地想,不知他們是什麼人?長什麼樣?若哪一天再遇上,也無法知道我們曾同桌吃過飯。但反過來想,還好別人看不到我的吃相。
我吃東西時,是嘴湊著盤子,叉子在盤內一挑,馬上往嘴裡送,生怕食物掉落桌上。
盲服務生好正點 上什麼菜都無誤 當我如此狼吞虎嚥時,外子緩緩地說:「我只能憑感覺切魚排,還真是不容易。」天啊!我早就放棄了餐刀,他仍堅持刀叉並用。
我在黑暗中的不確定感和狼狽樣,令我更加欽佩為我們引路和服務的盲人。他們在餐桌間穿梭,幫客人點餐送菜倒飲料,一個人端兩份熱騰騰的盤子,卻毫無失誤地送到我們面前,這一切,都在漆黑中進行。
更難得的是,他們不但記住每個客人點了什麼,能夠正確無誤地上菜,還必須掌握好時間,知道哪位客人該用完了前餐、哪位客人該上主菜了。 
我們的服務生,沒有讓我們等候,也沒有把我們遺忘在黑暗裡。
要離開座位,當然也須盲人引導。我們出了餐廳,感覺好像旅行歸來,而不是只吃了一頓飯。看看表,兩個鐘頭過了;我們還以為,在餐廳裡只待了一個鐘頭呢。
在「盲牛」的用餐經驗,應該因人而異。但我相信,這樣的體驗,絕對能讓我們更加了解盲人的世界,這應該是為什麼「盲牛餐廳」的顧客愈來愈多的原因。經由這家餐廳,有更多瑞士人關心盲人,對他們的生活方式感興趣。有些學校甚至請視障者到校,為學生解說他們如何認點字、辨別方向、處理日常瑣事。
盲牛餐廳不僅開分店,讓更多的盲人就業,更辦藝文活動,有音樂會、詩歌朗誦、話劇等聽覺表演藝術,甚至提供專業課程、講座或輔導。
當然,所有課程都在黑暗裡進行,其理論是,漆黑的環境能激發人潛藏的能力,有助於顯露個人的本質。而這項潛能的發掘和提升,即使對視覺正常者也是珍貴的。
看來,盲牛餐廳不僅是一家不一樣的餐廳,也是一個大事業呢。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小撇步---...值得保存...【脹胃潰瘍】
  • 下一篇
  • 初嚐2--花蓮一角的花花世界(初夏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