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鬼犬 三 花廊

第三章 花廊
叼著香包,她一路狂奔,穿過花廊,閃躲過了接鬼潮的惡鬼,跑向鬼手門。
跑出的每一步她都嫌緩慢,恨不得下一秒就能抵達鬼手門,她掛心官兒,恨不得將殘王碎屍萬段!她這一路怎麼就想不出殘王抓走官兒的理由。
「狗兒!狗兒!」身後一身稚嫩的聲音朝她叫喊,她停下腳步轉身。
「姑娘,有事嗎?」她看著眼前跟官兒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從遠處跑來。
「妳是去鬼手門嗎?」她兩手撐著膝,喘氣。  
「是。」
「能帶上我一起嗎?」
「萬萬不能,我這此去,是去找殘王的!姑娘是絕對不能跟的。」
「我也是去找他的!只有找到她,我才能找到我師姐!」女孩對著小豫開心的笑著。
「妳……」她好像在人接界橋頭上看過她。
「我是至清,我的師姐叫至水。」至清拿著從花廊摘來的花,「用這花香遮蓋了我的氣味。」
「妳怎麼摘得了花廊的花!」
花廊的花,是有靈性並且碰不得的,雖說有靈,此靈卻兇狠無比。連香氣都附有劇毒,若是一不小心吸了幾口,原本死過一回的死人,連靈體都會消散。所以,花廊是不給鬼走的,是為進入鬼手門前,做一道關卡而已。
「不就花而已嗎?我有祈福了,只摘香氣快過的花。」至清面帶疑惑的看著她。
這小孩……!
「我還是不能帶妳去。」這孩子,畢竟還小,殘王是怎樣的兇殘,他還不了解,不能帶著她一同前去冒險,何況此去是為了官兒。
「帶我去吧。」至清忽然閉上眼“堅定”的看著她,說:「一切起頭皆為因,有因才有果,妳這一去活不了,但妳心中所想的,唯有我才能幫妳。」 
「妳什麼意思?」
至清睜開眼,帶著稚氣的眼神看著她:「怎麼了嗎?阿呀,我是不是又亂說話了?我這人有點奇怪,有時候會突然說些奇怪的話,妳別在意阿。」
小豫看著她,終於知道為什麼這孩子不凡之處,並不是因為她,而是存在她體內的「她」,一個連她自己都未發現的意識,卻像看透這一切的因果,讓她自行發展。
只是,既然擁有這樣的力量,為什麼又屈服於這孩子體內?
「我可以帶妳去,但妳要答應我,我心中所想的,妳要幫我。」
「妳說什麼?」至清疑惑的看著她。
「沒什麼。」
「前方就是鬼手門,能不能進去,還是個問題。」她化成抱起至清快速朝著鬼手門趕去。
這一路上的寂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越是這樣,鬼手門越散發出詭譎的氣息。
終於看到鬼手門,她在前面幾尺處停下,將懷中的至清放下。
「在往前,真的很危險,我希望妳想好,現在反悔也不晚,妳還小,妳不該過來的。」望著至清,她就像官兒一樣小,甚至比官兒還靈秀,怎麼忍心帶著她進去那麼恐怖的地方。
「別怕,沒那麼恐怖的。只是安靜了點,這沒什麼。」
「妳沒聞到這空氣中的血腥嗎?」
至清燦笑,「這很簡單呀,把花廊的香氣引來,不就得了。」至清輕聲低喃像是詠頌一首詩那般,不一會,空氣中帶著花的甜味,而這香氣無毒,好似花兒也願意分享氣息給至清,所以不帶劇毒。
「是誰引來花廊的香氣?」一名金髮小童從鬼手門後走出。
「是我!」至清開心的走到他面前,「好特別,我還未曾見過金髮的人,你從哪來的?」
小童皺著眉,下意識的退後一步。
「妳是聖嚴山的什麼人,為何進的了這!」至清滿身的正氣,讓平常處於陰暗處感染罪惡之氣的小童不自覺的閃避。
「我?我是個小徒兒,我師父過世了,我來找師姐的!」至清詳細的解釋,她將手中的花順手丟進漆黑的鬼手門內,門上兩張半鬼原本兇惡的臉瞬間像是平靜了幾分。
「妳!」
這女孩,不是普通人。
等不到他說話,小豫搶先開口:「小兄弟,我要進鬼手門,我要找人!」
「鬼手門,沒那麼容易進入,想入得看妳有無本事。像妳這樣的妖要進入鬼手門無疑是自尋死路。」小童閉著眼看著她。
「不需要本事,妳知道橋上的女子吧,她是我的引路人,這紫色香囊正是她給的。」她從懷中掏出紫色香囊,遞給小童。
「好,既有引路人,我就為妳開門,但這一尺洞身會帶妳通到哪,就憑妳自己的意願了。」小童轉身,走向門邊。
至清跟著他和小豫一同走到門邊。
「小姑娘妳這是?」小童疑惑的看著她。
「我也要進鬼手門內,我找人,不是說過了?」
「妳這還沒死透的靈識,就要這樣入鬼手門?不怕回不去?就算不怕,妳這般大,又怎能進的了鬼手門。」小童善意的提醒。
至清望著小童一笑,「這簡單!」
至清走向門邊的尚未深眠的半鬼,在小童來不及阻止下,她便觸上。
「小童,打個商量容我過去吧。」接著,她像方才一般低喃,牆上兩張半鬼竟是睡著般的闔上雙眼,自行開啟大門,且洞口既高又寬,彷彿全部開啟。
這舉動,引起小豫和小童的震驚。
小童睜開雙眼透過另一個視界,竟是看見她。
小童退後兩步,低聲的說:「竟不知是您駕到,小童願受罰。」
至清轉頭疑惑的看著他,「你幹嘛阿?怎麼突然討罰?」
小童看著閉著眼的「她」,像是懂了什麼,搖搖頭,「您過去吧,但有一些事,小童必須先告知您,那裏頭已不是以往那樣,儘管王再怎樣壓制好殘王,他仍在暗處中蠢動,如今人間所發生的一切,
皆因他而起,然而王事務繁忙沒仔細查覺這些異動,不,正確說來,應該是殘王又更進一步,這和那時候已經不同了,希望您不要受傷。」
至清疑惑的看著小童,而小童重新閉上眼退居後方不再言語。
至清聳聳肩拉著一旁還在疑惑的小豫,快速進入鬼手門。
黑暗恐懼襲來,小豫才發覺自己已進入鬼手門,這恐懼的侵襲差一點讓她迷失在裡頭,要不是至清拉著她的手,她可能已經迷失在鬼手門,成為鬼手裡的腹中物。
望著眼前的至清,她突然感到她手心傳來的溫暖。
「想著妳要找的人,我們先去找她!」至清柔柔的聲音從前方傳來,就像一盞燈在這黑暗中照出一絲光。
「恩!」
官兒,等著我!我就快來找妳了!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