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鬼犬 一

話說在前頭,
此坑已開,不保證一定寫完。
請慎入。
文已開始。
******
轉眼間,已經不知過了幾日,自從上一次遇見人化蛇闖進人接界後,這已經不曉得是第幾個百年了,倚在橋上的日子,一直都是這麼無聊,只能抽著煙斗,望著橋上的鬼魂進進出出。
她突然注意到在橋邊下有一隻狗靜靜的蹲在那一動也不動,眼睛直視著人接界的方向,似乎在等著誰。
好奇,所以她緩步走向前,「等人?」
那狗兒似乎是沒有聽見,仍望著前方看著。
她只好走向牠的眼前,在牠身前蹲下身子,「狗兒,你在等人?」
狗兒沒有回答,用點頭代替了回覆,隨後牠用爪子從地上抓了一把,女子看見後,微笑起身,「讓我別擋視線就說一聲,抓什麼地阿,狗兒就是狗兒。」她笑著走回自己的茅草屋,沒看見身後的狗兒,轉過身子用深沉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若她看見了,絕不會放任牠進入鬼手門之內,也不會替自己招來麻煩。
*******
「孩子!快進來吃晚飯呀!別再跟小狗玩了!」小孩的母親站在家門前喊了一聲,便又自個兒忙去。
一個小女孩蹲在離家不遠的樹林中,摸著小狗的頭,溫柔說著:「小豫,我明天再來找妳玩,等我阿,明天肯定帶幾塊香噴噴的肉給妳吃,記得叫妳的時候要來阿。」
這隻叫小豫的狗乖巧的舔了小女孩的手,目送她離去直到女孩消失在視線外,她才站起身緩步走回樹林深處。
大約走入林中不到幾步,她在月光下變身成一名女子,身著獸皮。
赤裸著腳,她輕身一躍跳上樹枝上,再縱身一躍,已達樹上最高處。
望著皎潔的明月,她放聲高呼,人眼視力所不能及的遠方,有著無數的小影朝著她所在的聚集而來。
轉眼一瞬,她已從樹上一躍而下,落地之輕盈。
「族長。」一隻大黑狗領著身後眾多的狗犬低伏身軀,向她朝地抵頭。
她開口輕說:「近來,有多少弟兄去往鬼手門了?」
黑狗臉色一凝,「南方的弟兄和西方的弟兄,都前往鬼手門,可是沒有一個回來......」語畢,後方成群的狗兒開始一陣又一陣狂吠,聲音之大,草樹都為之撼動。
「閉嘴!」她一出聲,所有的狗兒瞬間寂靜,不再吠叫。
「果然。當初已經奉告南方和西方的族長我們的能力不足以抵抗殘王,千萬別帶著無辜的弟兄前去送命,即便他們的條件在過於苛刻,都得忍下才可以!可惜,他們終究忍不下這口氣。」她皺著眉頭,「殘王這個殘虐之人,為何天地仍然容忍他存於鬼手門之中,甚至放任他肆虐眾生,是蒼天無眼,又或者這便是我們的命?」
「族長!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在靜靜的等待、容忍,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我們狗族寧願與他生死決鬥,也不願意什麼都不做!何況,我們也有自己要守護之物,就像族長你不也守著那名女童嗎!」
她瞪向牠,許久不語。
空氣中瞬間降下的寒冷氣息,讓人打從心中不寒而慄。
「罷了。」她轉過身,「我要你們知道,我們可以死,但是無知的死去、魯莽的死去,並不是我們要做的!要死就要死的漂亮,死的有所得!必須保護心中所愛,不能死得毫無意義!」
話說完,她變成一隻小巧的白狗,以輕靈的速度飛快的消失在眾狗面前。
在她走之後,後面一條黃狗走到大黑狗身後。
「如果族長一直這樣退縮也不是個辦法,究竟她是個女人,是做不了大事的!」
「閉嘴!我自有分寸。」黑狗眼眸一深走進林中深入,誰也看不清他現在是什麼表情。
翌日。
「小豫!小豫妳在嗎?」女孩向著林中叫喚,卻遲遲沒喚出她等的狗兒。
怎麼今天不來了嗎?虧我今天上集市上買了一條可愛的緞帶呢!
就在她轉身的時候,一個小影子緩慢從林中走出。
「小豫!!妳終於來了!等妳好久呢,今天去哪了阿?」她蹲下身,輕柔的摸著白狗的頭。
白狗趴坐在地上,享受的她的輕撫。
「小豫,妳看,今天我給妳買了一條粉色的緞帶,很是好看!我特別喜歡!妳一條、我一條,我們是一樣的顏色,我給妳繫上,妳可不准弄丟阿!不然我就不理妳囉。」說完女孩變笑著將緞帶綁在她的前肢上。
「真好看,妳白色的毛跟它很是搭配,妳看我綁在頭髮上,很可愛吧!」女孩低下頭,讓她看見綁在腦後的髮帶。
「以後我就靠這個認妳,不管妳走去哪兒,或是弄丟了,我都可以靠這個認出妳!」女孩輕柔的摸著她,「妳這麼漂亮,萬一有天被誰抓走了當狗兒,或許妳也不會再回來吧。我也不算妳的主人,只是偶爾一次救過妳,如果妳真的想走,就走吧,我寧願看妳自由,也不要有誰抓走妳。」
白狗望了她一眼,便繼續趴著,享受她給的撫摸。
她總是陪著白狗,又或者說是白狗陪著她,每日每日。
在沒有碰到白狗前的日子,終是獨自一人的無聊。若不是那一日在林中閒逛時,聽見她哀鳴的聲音,救下了獵人夾子下的她,替她養傷,或許她都不會出現在她生命中吧。這段日子以來,她已經將她當成家人,可是白狗從哪兒來,她也不曉得,如果白狗有家人,那麼她的家人會不會也擔心她呢?她害怕,但她也不曾侷限白狗的自由。若是有一日白狗不來了,她也不會恨,這就是緣份,她相信白狗也是將她當成家人的。
黃昏,一天的陪伴,又在母親的叫喚聲中結束。
她離開了白狗,回到家中,吃著簡單的清粥小菜,洗漱過後便躺在床上,和母親道過晚安後便熟睡。
然,這一夜她卻睡得不怎麼安穩,黑暗中,她聽見小豫的吠叫聲,她看見小豫朝她跑來,卻怎麼也追不上。
她伸出手,才發現眼前的手變得如此透明!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在哪裡?
她轉過身,一股黑暗朝她襲捲而來!
她下意識的朝小豫奔跑過去,但她始終離小豫有一段遙遠距離。
就在下一剎那,她看見奔跑中的小豫,變成一個女子朝她疾奔而來,手上還綁著上午她給她繫上的緞帶!
她不假思索的大喊:「小豫!救命!」
可伸出手連緞帶都來不及碰到,便被黑暗給噬去。
「官兒!!!!!」她氣憤的槌地,「可惡、可惡!」遠方飛來官兒頭上的緞帶,小豫將它拾起,上頭有著鬼手門死靈的氣味,她看著遠方:「等我,我一定去找妳!一定要等到我!」
回到樹林中,她站在大群的狗兒前,低聲的說:「鬼手門,由我一個人去,你們誰都別跟!若我不能回來,就由黑吟繼位。」
「族長!」
「不容置疑!」語畢,她轉換成狗身,朝遠方那一道上天入地的透明屏障趕去,只有在那裏,她才能找到官兒!
是你嗎?殘王!為什麼將官兒的靈識扯離身體,究竟為什麼?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個......你曾經說過的以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