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是,再有一秒的時間,我告訴自己:如果你願意可以脆弱,那麼這一秒妳就能流淚。
  只不過這一秒的淚水,始終讓我藏在心中,化作水嚥下。
  我一直在等一個時間,一個我可以趁四下無人擁抱自己的時候。
  唯有如此,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緒。
  我是真的難過,還是單純在演戲。
  是真的太習慣逞強,才讓這一種淚水隨時可以掉落的心情充斥著生活。
  我是知道的,再有一秒我能破啼為笑,我能將自己變得開朗,我能忘卻所有不開心的事。
  但我也知道,再有一秒我回到自己一個的時候,我依然嘴角緊閉,眉頭深鎖。
  我沒有不幸,比下真的很有餘,比上我不願意。
  這一種即使哭,也不能哭太久的心情,是不容許自己任性、軟弱。
  別說我為難自己,這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矛盾的人。
  哽下一口水,為的是一種倔將,不讓自己回頭,我緊踩著線。
  在一個難以呼吸的高空中,步步為營小心翼翼。
  你也許不明白。
  最後,來個笑話。
  這是一種哭,衛生紙也不能抽多的節奏──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