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河濱公園

河濱公園
嗨,來自河濱公園的你,來自星空底下的我。  
我們的交集線是來自一場惡作劇,那天你冒充我的好友對我說:跟我聊天。
反應遲鈍的我直到後來才發現,原來那一次的線上交談一直都是你,龔楷傑。  
******  
那一個夜晚,我對你說:我想看星空。
你說:「我帶你去看真正的星空!」
「真正的星空?」
「恩!河濱公園。」
「SHE的河濱公園噢?」當時的我還在耍白痴的哼起歌詞,渾然不知在過不久後,我會被你說的河濱公園所吸引。
「那裡很漂亮,河裡有魚也有星星,不用抬頭看星空,不怕脖子會酸。」
「真的假的,這麼好?」嚮往星空的我,開始在心底盤算星空之旅的計畫,「那我住哪?」
「我們宿舍!」
「宿舍!真的假的?」  


‧  
「那就先這樣,下個週末我就去台北找你!不要爽我約噢!」  
******  
走出火車站,我背著背包站在人來人往的道路上,沒由來的感到不安和徬徨。我走到附近的椅子上坐著,翻開背包掏出手機,手心裡沁出些微汗水,我還是不習慣面對這麼多人……
電話撥出,不到五秒的時間就被接起,「喂!你到了沒?」
「妳在哪裡?」
「就在火車站右前方的椅子上。」
等等!這個聲音好像不是楊豐懋的聲音!
「喂!」
嘟、嘟、嘟--
掛了……  
「嘿!終於找到妳了!」他站在我面前,笑容裡帶著些微的傻氣。  
但是,他是誰?上下打量他一番後,我才漸漸想起他的聲音好像剛剛跟我通電話的人?  
「你是……誰?」我站起身,將背包拉向身體後方背好。
他露出靦腆的笑容,搔著後腦說:「我是要帶妳去看星空的人。」
「嗄?」
「楊豐懋他今天突然拉肚子,走不動了!」不曉得是不是我錯覺,我好像看見他眼神稍微游移一下。「所以,他拜託我帶你去玩一天!再來之前,我已經聽過他簡單的幫妳自我介紹過了。」  
他朝我伸出手,我被這個小舉動嚇到了,我看向他,怯懦的伸出手。  
「我是他室友,我叫龔楷傑。」
「呃、你好。」此刻,我還不曉得那次交談的秘密,我真的以為楊豐懋是因為鬧肚子導致無法赴約,為此,我必須慎重的道歉,為我在心底罵過他的詞語。  
我回過神,看著他站在我右前方看我,「怎麼了嗎?」
「妳還真的跟他形容的很像,低調到不行。」他撐嘴笑著。我才發現他有濃密的眉毛和笑起來特好看的眼睛。
「恩……是阿。」
「妳真的對不熟的人話很少欸,哈哈!」他指著前方,示意著邊走邊聊。
「他連這個都跟你說?」我眉角開始抽蓄,下次見面時就不要讓我看見楊豐懋,否則我ㄧ定滅了他!
他察覺到我隱藏的怒氣,緊張的揮舞雙手,「欸,妳別生氣我不是有意的。」  
噗、他手腳無措的樣子好笑極了!  
我搖著頭,「不是要去河濱公園嗎?」
「哦!對,河濱公園!」他看著左手上的手錶,轉身對著我,「現在還看不到星空,我們先去找地方坐下吃飯吧。」
「好。」  
有沒有人說過,他的笑容特好看的?我想應該是有吧,當下的這瞬間,我突然有點感謝鬧肚子的豐懋,他為我帶來一個笑容滿分的龔楷傑。  
在吃飯的過程中,我才發現他是一個很健談的男生。其中為了怕我陌生還不時的提到楊豐懋曾經發生過的蠢事!這一頓飯下來,我漸漸放下對他的防備,慢慢的我也能和他開始兩個人之間的談話。  
「妳怎麼會想要看星空阿?」
「一時興起,剛好小懋說要帶我去,所以囉。」我聳聳肩,無奈接受現在的狀況。不過,我想其實也並非無奈,說不定這是另一個好的開始。
「那裡真的是一個好地方,河裡有魚也有星星,不用抬頭看、不怕脖子酸!」他微笑說完後,低頭喝飲料。
「這句話和小懋說的一模一樣欸!」
「咳、咳咳!」
「沒事吧?喝個水也會噎到。」我將餐桌上的衛生紙遞給他,看他咳到眼淚都流出來了,真可憐……
「沒、沒事啦!呵呵。」他看向窗外又看向我,「差不多可以去河濱公園了!」  
****
一路上,他走在我面前約一腳步的距離,看著他的背影我覺得自己的心正為他怦然心動。這是喜歡嗎?可是……我怎麼可能在一天之內喜歡上他呢?我又不是花痴!我想這只是一種暫時性的錯覺,是因為在人生地不熟的台北,時時刻刻都需要被人照顧,因為這樣我才會有喜歡他的感覺,對、只是這樣。  
就只是這樣……看著他不時的停下腳步轉回頭看我,我甚至覺得自己開始產生喜歡的錯覺,在我左胸口上的心怎麼會有陷進去的疼痛?  
「怎麼了嗎?」他看著我微微皺起眉頭,「不舒服嗎?」
「沒有啦,我只是……」我想總不能跟你說:我發現自己好像有喜歡你的感覺。
我比著身後的背包,「背包有點重。」
他笑著走到我身後,伸手將我肩膀上的背包取下自己背上,「比較輕鬆了吧!」  
不要……我輕聲低喃,不要對我太溫柔。  
看著他的背影,我拍拍雙頰讓自己清醒一點,「別想太多,這是錯覺,肯定的!」
就在我不停和自己對話的時候,他已經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妳……在幹麻?」
「嗄?沒、沒有阿!呵呵……」呼~我幹麻搞的自己好像作賊心虛!
「真的嗎?」他直勾勾的看著我,露出壞壞的笑容。
「恩阿!」真討厭,怎麼這麼好看。  
「妳……」他看著我沒有在說話。
過了些時間,我才發現我ㄧ直盯著他的臉看!「我、我、我只是、只是……」糟了!不會吧,我在想什麼?
「河濱公園到了嗎?」我背過身大聲的問著他,我心裡只希望趕快、快轉移他的注意力!  
時間約過一下,他才從我身後傳來聲音,「已經到了噢,這裡就是了。」
「有星星嗎?!」我轉過身,猛然撞入他眼底的深邃,剎那間──我彷彿從他的眼裡看見我想要的星空,而他就是最閃耀的那顆星星,從他深邃的眼底,傳來一波又一波的星潮。  
怦、怦── 怦、怦、怦──  
「走吧。」他的聲音好輕、好輕,是不是我又搞糊塗了呢?他的語氣就像手心上捧著珍貴的寶貝,輕柔的對他說著話。
「恩!」  
他拉著我的手,走著暗夜裡的路。夜裡我什麼也看不見,是誰矇蔽我眼睛,還是因為我只看的見眼前的人?
不過,我猜想有絕大部分是因為我有些微夜盲症。
「小心!這裡路有點顛簸。」
「恩。」
跨過一個草坪和許多花圃,我站在河濱公園的河岸上,那壯闊的美麗景象震的我說不出話。
我看向他,又看著河川,我不曉得我此刻的心情是訝異?還是感動。
「很美吧!」
順著他的話,我只能點頭,然後繼續看著河底的星空,直到肩膀上多了一分暖意,我才回頭看他。
「晚上很冷,我的外套借妳穿。」他對著我發笑,對我而言他是最閃耀的星空。
「謝謝你對我這麼好。」其實我是想問: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這是應該的,畢竟是我答應妳的。」
「嗄?」我偏著頭,他好像有些奇怪。
他將我轉向正面,隨即雙手合十對著我,「對不起,其實那一天跟妳聊天的是我!楊豐懋從頭到尾都不曉得,是我偷玩他的電腦,原本、原本是想要逗妳玩的,可是看妳那麼認真我、我……真的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嗄?」我覺得我是不是除了『嗄』之外都沒有其他的字可以表示訝異和疑問?
「妳生氣了嗎?」他懦懦的抬起頭,看到我因驚訝而闔不起來的O型嘴,「噗滋」的笑了。  
什麼嘛!  
「你這是在笑我嗎?」我噘起嘴偏過頭不看他。
他止住爽朗的笑聲後,走到我正面看著我,「不是,這一路下來我從一開始以為妳是個話少的女孩子,到後來發現妳或許是天然呆的女孩,現在我才真正的知道,原來妳是個超單純的女孩子。」
「所以勒?」我的嘴巴依然噘著,彷彿掛了三斤豬肉般的小鉤子。  
他微笑著,這次笑的比以往更加燦爛、更加溫柔。  
「嗯?」
我不懂他的笑容,直到他收起微笑,認真的望著我。
「所以可不可以跟我約定,如果以後妳想看星空的時候只找我?」
「只找你?」
「對,還有能不能原諒我騙妳?能不能和我做朋友,能不能、能不能──」他往前一步,我們之間的距離縮短一步,我嚥著口水,好像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不排除有發展的空間?」
「不、不、」我有點顫抖,「不排斥有交往空間!」最後這一句帶著些微上仰的尾音。
「可以嗎?」他眼睛裡帶著期待和害怕,我能說什麼呢……  
「龔楷傑!」
「恩……」我似乎看見他吞著口水,聽到自己心跳聲的模樣。
我伸出手,「歡迎你和我成為不排斥有交往空間的朋友。」
「嗄?」
「居然偷學我的口頭禪,還不趕快握下我的手!」
「哦!對、對、對、對!」他才突然回過神握著我,這傻瓜──  
然後,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現下的星空閃亮程度比不上在我身旁的他。  
後言  
「龔楷傑!我要收媒人錢!」
「楊豐懋,聽說你好像很喜歡BL對吧?」
「……」
「哈哈哈哈哈~!」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記得】
  • 下一篇
  • 【手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