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愛愛愛。  2-5

2-5
對我而言,我認為我自己是個冷靜且衝動的人。
當然,有很多人都認為這是個矛盾的組合,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的確都在我身上見證了兩者的存在。
常常有人說我遇到小事情、平凡的事情,就顯得特別容易衝動,相反的,當我遇到大事情、嚴重的事情,就顯得越加冷靜,這樣的我很矛盾。
當然我是無所謂自己矛不矛盾,倒是朋友們很不習慣而已。 
言規正傳,許茹音今天來到我家,開心的對我說著這些天她和朋友到墾丁玩樂的種種事蹟。
我坐在電腦面前,從抽屜裡拿出一包餅乾,準備讓她餓的時候可以吃。
「喂!妳怎麼都不說話阿?」她伸手推我。
「哪有,我只是非常冷靜的在聽妳說。」
「最好是這樣,妳那樣叫冷淡吧。」
「哪有!」誰讓她在我趕文章的時候來吵我,我當然沒有太多的精力能理會她,還能抽出一包餅乾讓她吃就已經不錯了。
「哪沒有?」她質疑的看著我,彷彿我是在敷衍她。
她伸手拿起桌上的餅乾,打開抓了一把就往嘴裡面一口塞。
「吃餅乾口會很渴,妳們家有水嗎?」
「在冰箱裡,自取。」忙著在鍵盤上瘋狂敲打的我,沒有什麼空檔可以理會她。
「看吧!這就是冷淡。」她快速的把口中的餅乾嚼完,「最好這樣叫冷靜,那全世界的男人不就有一半以上都太冷靜的玩遊戲……」她的嘴巴開始不停的張闔。
終於,我在她舌功的攻擊之下,hp下降到零。
我走到廚房幫她倒了一杯水,回來的時候她還在唸。
我的媽呀,她可以去參加辯論堂了。
我把水放桌上,「拜託,照妳這樣子說,妳線上聊天也超冷靜的阿。」
還不知道是誰上次連話都沒有搭上幾句,就急著趕我回家。
「那不一樣阿!」
「什麼不一樣?」
「不同在妳現在又沒有男朋友。」
啪答--
我聽見我腦袋名為冷靜的線路秀逗了。
「靠勒,關那屁事阿!」
「吼,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那裡耍白痴,刻意將自己的心事都藏起來噢。」她搖著頭,「妳難道以為一直寫文章,就可以將妳所有的心事埋沒進文字裡嗎?妳難不成以為妳這種悲劇文章,真的有很多人喜歡嗎?」
「我又沒有這說。」我快速的將桌上的茶杯遞給她,看能不能讓她閉上嘴。
「沒有,妳每次都說沒有!」
看樣子是沒用了。
她生氣的將水杯放在桌上,站起來指著我額頭,「妳還記得某一次明明有一個人被人利用,卻死悶著什麼話都不說,只是把內容全部化為小說寫出來!要不是當初我有空爬上去看小說,我就不會看到。」她吞下一口口水接著說:「問妳,妳又說沒事!我真的會被妳氣死,妳都不知道我有多著急,妳等一下……」
她拿起桌上的水杯,猛然灌掉半杯。
「到最後,還是我一個、一個找人去慢慢問出來,不然我還不知道那個賤胚是這樣利用妳的。」她喝完剩下的半杯水。
「那都已經過去了……」我不懂這件事情和有沒有男朋友,有什麼樣的關聯。
「妳娘勒!」
阿唷,嚇死我,連娘都搬出來了!
她深吸一口氣,「什麼叫過去阿!妳每次都這樣,對別人的過錯都特別寬容,然後將一切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壓,才會造成妳現在對誰都不相信,才會沒有男人!」
她臉紅氣喘的拍著自己的胸膛,試著重新調整自己的呼吸。
「說這麼多不累噢。」這白痴,一口氣說完,連我都覺得好累。
我重新倒滿水放到她手上,然後我看見水瞬間見底。
……是有這麼渴噢。
「不累?拜託,是超累的好不好,要不是……」
「行了,我知道妳是為我好。」趁她還沒重新啟動攻擊前,我打斷她可愛的機關槍連續炮轟。
「我知道,所以我會試著改進,重新讓妳看到,這樣好嗎?」
我壓著她的肩膀,讓她放鬆下來坐到椅子上。
「妳要知道我是真的很在乎妳,才會……」她的眼神不再有火花,取而替之的是溫柔以及憐惜。
「我都知道。」伸出手,我擁抱她的身子,「謝謝妳總是替我想很多,有妳這個朋友真好。」
「靠勒!妳害我哭了拉~」她的眼淚浸溼我肩頭。
……硍勒,鼻涕不要擤在我一件五百元的衣服上面拉!!
阿~~~不!
文  七魂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