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之愛

  『我們的幸福,只差一塊拼圖就能完整。』── 輸給神的女人。
  *******
  「潔允,妳也知道我和妳之間一直有一層阻礙,所以我想……」電話那頭的他,沒敢說完接下來的話。
  「想怎樣?」我無奈卻不知該從何生氣,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愛到最後的希望不大,但我仍執著於那一丁點愛的可能性,會讓我們走到最後。
  「我們……」
  「我輸了嗎?」沒等他說完分手兩個字,我問。
  電話那頭的他沉默著,用無聲的言語刺向我的心,直到它鮮血淋漓。 
  「分手吧。」說完這句話,我掛上電話,讓嘟聲打斷一半的寂靜──
  *******
  二十六歲的我,一路走來十分順遂,事業、愛情、朋友一樣都不缺,曾經有人對我說:妳真是個幸福的女人!
  是的,我覺得很幸福,直到他對我坦白之前。
  我交往三年的男朋友蔡志祥在某一天晚餐約會結束前,開著車帶我到河濱堤岸上看夜景吹吹夏天清爽的晚風。我依偎在他的懷中找到一個最舒適的位置,便抬起頭看星星。
  「潔允,妳應該知道我和你信仰是不一樣的吧?」
  「恩,我知道阿。」當時只認為他沒頭沒腦的,提起這件剛開始交往時就知道的事情不曉得要幹麻?現在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有徵兆的。
  「妳也知道上帝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吧?」
  我將目光轉向他的臉,「我知道阿,怎麼了嗎?」
  「如果我希望妳能跟隨我的信仰,妳願意嗎?」他的眼神始終沒看向我,一直望著對面的堤岸。
  「這……」我思考了一下,「可是你也知道我們家是信仰道教的,如果我突然跟我媽說要跟你信,這麼說好了,就算我要跟你信,我爸還有我奶奶他們都很古板,我覺得不太可能。」我想一想又覺得好像不對,急忙補上:「我可以跟你上教會也可以信仰你的上帝,但可能沒辦法像你一樣很虔誠,什麼事情都做到,這樣可以嗎?」
  感覺到我的急切,他輕拍我的頭兩下,「別著急,我知道妳的意思,真的。」
  隨著晚風輕拂,他漸漸把話題帶遠,沒有在回到信仰上過。
  一直以來,因為工作的不同,我們的生活上有一半的時間是分開的,唯有下班的時候才可以聚在一起,到了晚上偶爾各自回到家中,偶爾志祥會來到我的租屋處過夜,然後隔天一起吃完早餐,載我去上班後他才去上班。
  雖然相聚的時間總是感到很短暫,但這樣的甜蜜持續了很多年,朋友們都一直看好我們,我自己也覺得我們會是最早結婚的一對!不過我們彼此都沒有提起結婚這件事情,畢竟現在還想為事業做一點打拼,將來生小孩的時候,才會有更多的保障,我也才能確定我們能過的很幸福。
  大約快下班的時候,一通電話打來。
  - 志祥媽媽 -
  「阿姨,妳好!」
  「潔允阿,我想問妳今天下班有空嗎?阿姨想請妳吃個飯。」
  「有空唷!不用啦,阿姨我請妳就好,那今天在你們家對街上的那間家庭餐廳晚上六點好嗎?」
  「好,那不打擾妳工作了,妳先忙。」
  「好,阿姨再見。」
  掛上電話,看了一下牆上的挂鐘,離下班還有半小時,回家洗個澡再趕去還來得及。
  快速將手中的文件整理好,我在辦公桌前開始等下班。
  *******
   一進餐廳,就看到阿姨在一個靠內的位置向我招手。
  「阿姨~」
  「潔允,先看看要吃什麼,先點。」
  「好唷!阿姨也是,不要客氣,這一餐我請客。」
  「呵呵,怎麼好意思。」
  「不會,這是應該的阿,志祥對我很好,所以我對您好也是應該的。」 我點了菜單上較為爽口清淡的小菜和一些比較健康的菜餚。
  「潔允真貼心!還替阿姨的健康著想。」阿姨輕拍我放在桌上的手,微笑看著我。
  「應該的、應該的。」
  大約過了四十多分鐘過去,進食的差不多了,阿姨請服務生將桌上的餐點都收走,過了一會,她看了看時間對我說。
  「其實,今天找妳吃飯是有件事情想和妳說。」
  「恩?什麼事?」
  阿姨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下一口水後緩慢的說:「是關於妳和志祥的事。」深吸一口氣,她說:「妳也知道我們家是很虔誠的基督徒,一直以來很多難關都是神在默默中幫助我們渡過的。其實我ㄧ直都有和志祥提過,只是每次提起難免會有些小爭吵,而這些爭吵的主因其實……」阿姨默默看向我。
  咽了口水,我輕聲:「是因為我?」
  「哀。」阿姨收回她的眼神,語氣中帶著些許無奈:「他也到了該成家的時候,我ㄧ直都希望他能和有同樣信仰的女孩結婚,我知道這樣說有點太過於,可是我想他應該心裡也是這樣想的。潔允,阿姨不是想為難妳,只是我希望妳能想想應該怎麼做,才能對妳也對志祥好。會來找妳,也是因為志祥沒辦法開口對妳說這件事情,阿姨知道妳是個聰明的女孩,一定能想到對妳和他都好的方式。」
  其實,我大概知道阿姨想表達什麼,只是她沒說白我也就先選擇迴避。
  「我知道,我會好好想想在和志翔討論。」
  阿姨起身離開座位:「好,那阿姨先走了,晚一點還有教友的聚會。」
  「好,阿姨再見。」
  離開之前,阿姨輕輕的擁抱我。
  也在確定她離開前,我不敢背過身,不敢沉重的、無力的坐下。
  信仰嗎?
  怎麼會……
  *******
  幾天後,我向公司請了幾天假回到老家。
  看似一切都好的生活,我ㄧ直思考阿姨說的事情,我們家能接受嗎?
  房門外,媽媽輕喚我的名字:「潔允?」
  「哦,媽進來吧!」接過她的手,我和她一起坐在床邊。
  「媽媽看妳這麼晚還沒睡,所以進來看看,怎麼了嗎?」
  我無奈ㄧ笑,不愧是母女,媽總是第一個能夠察覺我的想法。
  「媽,如果我改變信仰,妳能接受嗎?」 
  「什麼?」媽看起來有些訝異,她眉頭輕皺一下:「是因為志祥的關係嗎?」
  我點頭:「妳也知道他們家很信奉他們的主,前幾天阿姨有找過我談這件事情,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很愛他,可是想到我們家……」
  媽跟著點頭,她拍拍我放在膝上的手:「我知道,我是認為只要妳好就好。可是妳也知道爸爸和妳奶奶都很傳統,他們認為那是外來的教,而且如果妳真的跟著信……難為妳了。」
  「我在想想好了。」
  「不管怎麼樣,我都支持妳,妳幸福快樂就好。」媽媽將我輕輕抱入懷中,瞬間一股心酸湧上,眼淚在眼眶不停打轉,我真的好愛媽媽!回抱著她,我ㄧ句話都說不出口,她和以前一樣溫柔、一樣以我好為第一,讓她輕拍著背,我再也忍不住這些天的壓力,讓自己無聲的哭泣。
  謝謝、謝謝。
  回程的火車上,我ㄧ直在思考到底該不該跟隨志祥的信仰?從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志祥對於他的神很依賴,只要遇到不順遂的事情就會上教堂禱告,祈求神能給他一點的指引,好讓他找到方向,繼續向前行。可是對於從小就接觸道教、佛教這些信仰的我,要從沒拿著香到只能雙手膜拜,甚至是連廟都儘可能的不要去,我真的覺得有點過於誇張。何況,就我信仰上的神來說,我也很依賴觀音菩薩,從另一個名義上我也是媽祖的乾女兒,就像志祥是上帝的孩子一樣!想起以前多少事情也是有祈求神明幫助的時候,現在說改變信仰就改變,突然對自己的神有點罪惡感。
  撇除這些不說好了,想到老爸和奶奶要是知道我改信仰後,他們大概會氣到瘋了吧。
  一路上到回家之後,我還是在思考這個問題,最後我想蔡智祥應該也能體諒我吧?可是志祥媽媽那邊,又該怎麼辦?假裝不知道?這樣我們相愛還會開心嗎?
  *******
  隔日下班後,志祥來載我去我租屋外的小商圈吃晚餐。
  對於阿姨曾經來找過我的這個問題,我選擇隱瞞不說,因為我認為說出來對誰都沒有太大的好處,弄不好還會因此產生嫌隙。我不希望這樣導致將來可能會遇上的各種衝突。
  吃過飯後,我們照往常都會去附近的運動公園散散步、聊聊天,我決定趁現在和他討論有關於信仰的話題。 
   「志祥,關於你之前說過信仰的問題,你現在還是會很希望我跟著你一起信嗎?」在路燈旁,我選擇停下腳步,問著距離一步外的他。
  「妳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不是過去很久了嗎?」他轉過身用不解的眼神看向我。
  「我知道,可是我想知道如果我們要繼續走下去,未來在信仰上會不會成為我們受阻的關鍵?」莫名的,一陣心酸湧上,我不曉得為什麼,一種感覺很不安、很恐懼,是一種女人野性的直覺。
  他低頭沉默。
  此時此刻,空氣中的氣溫隨著他的沉默慢慢的下降,一陣刺骨的風吹來,不再和往常一般的溫煦。
  「志祥?」
  「妳要我怎麼說才能讓妳感到滿意?」他抬起頭,用難過的眼神望著我,裡頭的悲傷我從來不曾見過。
  我的心突然落了一拍。
  不曉得為什麼想起阿姨曾經說過的話,『我ㄧ直都希望他能和有同樣信仰的女孩結婚。』
  好難過,難過的不曉得應該怎麼辦,太無力了。
  沉默,是我今天得到的答案,一個最壞也是最好的答案。除了沉默以外,我害怕其他的答案。
  事情不像我想的平順發展,也不樂觀,這些年我們從來沒有去正視宗教問題,只是覺得過的好就好,可是一旦面臨婚姻、家庭,好像就單單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牽扯到的是兩個家庭,我的家和他的家,要怎麼樣才能適應的剛剛好。
  我知道社會上也有很多人是兩個宗教和平共處,可事實上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碰觸的地方,如果可以同樣信仰是在好也不過,如果不能也只能互相尊重,只是我和他,以及他和祂,如果要論順位我是贏不過祂的,在他的心目中,祂永遠是第一、其二是阿姨、其三是我。
  我還要爭什麼?我什麼也爭不過,又想妄想著和祂爭些什麼?我的想法會不會太可笑,我的忌妒、我的忿怒、我所有的情緒根本無處可去。  
  我還能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既然這樣就認了吧!」我的好朋友采妮,是第一個就發現我們遲早會因為宗教的問題而有爭執的人。 她從很久以前就曾經假設過很多問題告訴我,只是那時候我ㄧ直認為應該不會走到那樣,宗教應該不可能會成為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但現在她所說的每一個問題都命中了我們之間。
  「我不想這樣,可是前陣子阿姨特地來找我,她說……」
  不等我講完,采妮直接說:「說希望妳能不能信同一個宗教,不然就是希望妳有自知之明?」
  「妳!!」
  「八九不離十。」說完她就聳聳肩,攤手表示無奈。
  「哀。」我望著香濃的咖啡卻一口都喝不下。
  「看妳怎麼想,要不妳就捨棄妳的宗教,要不妳就去取得一個平衡,要不就分開!我個人是認為志祥不可能會放棄他的信仰,所以我給妳的建議就只有這樣。但是,我猜想中間的平衡也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就只剩下二選一。」
  「我知道,但我不想做決定,兩個我都不想要!而且我最近覺得志祥好像越來越奇怪了。」 
  「嗯?」
  「他好像……我也不會說,就是一種直覺,感覺他好像在躲我,可是又好像沒有,因為他還是會來找我,什麼都很正常,但就是因為這樣我反而覺得更不正常。哀,我到底在說什麼阿我!」超煩的,到底想說什麼,可是我真的很不安,好想把不安給驅散,煩死了!
  「潔允。」采妮拍拍我的手,「放輕鬆一點,如果妳真的這麼不安,妳就去和志祥說阿,你們本來就是男女朋友,很多事情都是要靠溝通才能解決的,如果妳單方面的隱藏自己的不安,到最後很容易會爆發的。不要總是將問題讓沉默給帶過,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幫妳才算好,我能做的就只有聽妳講話,稍微給點建議,但真正要做出決定的還是妳自己。」
  采尼關心的神情,有點崩潰了我的內心,有點想哭,有好朋友真好!
  我深吸一口氣,搖搖頭:「我可以的。謝謝妳,有妳真好!」
  「白痴噢,幹麻這麼肉麻!我會不習慣拉!」采妮不自覺縮了一下脖子。
  看著采尼突然害羞的樣子,我不自覺笑開來,好久沒有打從心裡開心的笑出來了,真好。
     *******
  我和他冷靜了一段時間,在這段期間裡,我們很有默契的斷了聯繫,誰都不曾先聯絡誰,我想這樣也好,好讓我有空間思考接下來我們應該如何繼續下去。
  冷靜的過程中,我越想越覺得害怕。
  害怕我終究會輸給你心中的信仰,但我不想一拖再拖,我們和祂之間必須有個結果,儘管這結果會讓彼此受到傷害。
  儘管。
  這一次,我不想在逃避,我想打破沉默面對。
  「我還是想問你,如果要和你在一起,我必須完全離開我的宗教嗎?」
  坐在對面的他先是吃驚的望著我,後來避開我的眼神像是下定決心。
  「是。潔允,我很抱歉,是我耽誤妳。」他不停摸著桌上咖啡杯的把手,「上次回去後我真的想了很久,不瞞妳說近兩年我在教會裡認識了一個女孩,她很喜歡我,我的母親、阿姨都認為我應該跟相同宗教的女生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選擇。可是……」
  他望著咖啡杯,不再說話。
  「可是什麼?」聽到他說的話,我出乎意料之外的冷靜,「你可以繼續說。」
  「我還是希望能跟妳在一起,只是最近越來越覺得我們已經不可能了。」他收回了手,望著我,「我禱告過了,上帝給我的指示這個女孩是適合,……」
  「夠了!」我慌張的抓起包包站起身子,「今天、今天就先到這裡,我們改天再談。」
  我逃開他接下來想說的每一句話,我還是選擇逃避,我害怕結果,應該說我已經知道結果了。
  只是我不懂,為什麼只憑禱告就知道誰才是最適合他的?我更不懂,自己的愛情為什麼要被左右。
  我根本不曉得我是怎樣回到家的,我只知道如果可以我現在最想要躲進棉被裡隱藏自己,不願被任何人找到,甚至是自己。
  我怕那個愛逞強的自己,因為一時賭氣而下決定。
  我不要也不想就這樣結束。
  「潔允!開門!」是采尼,她怎麼會來?
  打開門,我望著她一臉茫然。
  「妳這幾天怎麼了,我打電話給妳都沒有接,問志祥也說有一段時間沒見妳了,你們兩個吵架了嗎?」她擔心的看著我。
  「采尼……」看到最好的朋友,我再也忍不住哭出來!「志祥他好像要跟我分手了,嗚阿~」
  這一刻,我選擇放聲大哭。
  選擇用淚水沖刷這段時間來的害怕以及難過,面對愛情我ㄧ點也不堅強,我只是假裝自己很好,直到窩藏的自己被發現,才明白現在的我只是個需要安慰的小孩。
***
  「志祥真的這樣跟你說?」采尼吃驚的望著我,她從廚房拿了杯水走出來遞給我。
  「恩,他好像要跟神指示的女孩在一起。」
  「這什麼歪理阿?神指示的女孩,那他這些年是在玩弄你的感情嗎!」她氣憤的看著我。
  我安靜了一會:「他只是在等我能改變自己吧,只是他一直都等不到。」
  「話也不能這麼說。」她嘆了一口氣,「如果要一個家裡是傳統道教家庭的小孩突然篤信基督,誰都會有所困擾,何況信仰也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的。」
  我苦笑了一下,「我們好像真的走到結尾了。」
  「妳還好嗎?」
  我搖頭。
  「不好,一點都不好。我想要挽救,可是我連該從哪裡挽救起都不曉得。」我難過的抱著頭。
  「這不是妳的錯阿!」她將手輕放在我的肩膀上。
  「可會走到這種地步,我還是有一定的錯誤吧。如果我可以改變自己的想法,說服我爸、我奶奶讓我跟隨他的信仰,或許不會走到這裡,是我沒有為這段感情努力過,是我沒注意到他的堅持、忍耐和他的等待。」
  「妳不要好像都把錯攬到自己身上,照你這樣說志祥也沒有努力過阿!他沒有努力去說服阿姨和他自己為了妳稍微放鬆一下自己的信仰,不要堅持很虔誠也不會這樣阿。」采尼推著我:「妳很好,真的。愛情和宗教本就不該混為一談,只是你們談的是婚姻、是未來。」
  望著采尼,我們互相在無奈中安慰。
  她讓我開手機,說是志祥這些天也在打電話找我,讓我回復他的電話。
  采尼告訴我,她會在客廳等我,不論電話裡志祥說了什麼,她都會在一旁陪伴我。
  「我知道,我可以的。」
  我走進房間帶起門鎖,在黑暗中撥了通電話給志祥。
  「潔允!」
  「恩。」電話那頭的他,聽起來有點滄桑。
  「聽說你在找我。」我緊握著手機,忍住心中不斷湧起的悲傷情緒。我彷彿可以知道接下來他會說什麼、做什麼。
  「恩。」他遲疑了一下,「妳最近還好嗎?」
  「好,也不好。」
  「允……」
  不要那樣叫我,你不是已經選擇你的神了?
  「你能不能把你想說的話說出來,不要總是讓我先替你說出口。」
  電話那頭的他深吸了一口氣,像是下足了決心。
  「潔允,妳也知道我和妳之間一直有一層阻礙,所以我想……」電話那頭的他,沒敢說完接下來的話。
  「想怎樣?」
  我無奈卻不知該從何生氣,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愛到最後的希望不大,但我仍執著於那一丁點愛的可能性,會讓我們走到最後。
  「如果我現在願意陪你信基督呢?」
  他嘆了口氣,接著開口:「我想算了,已經來不及了。我們……」
  「我輸了嗎?」沒等他說完分手兩個字,我問。
  電話那頭的他沉默著,用無聲的言語刺向我的心,直到它鮮血淋漓。 
  「那就分手吧。」說完這句話,我掛上電話,讓嘟聲打斷一半的寂靜──
 
  我打開房門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抱著我最喜歡的抱枕,紅著眼眶看著坐在對面正用心疼眼神看著我的采尼。
  「我們分手了。」
  「恩。」
  「我只是不懂。」望著她,我的眼神漸漸變的空洞。
  「恩?」
  「他為什麼不也把我當成是神給的女孩呢……」 
  「潔允……」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只是我還想在反抗一下下,我還想掙扎一下下。
   「我問他,我現在願意陪你信基督教。可是他說來不及了。」像是行屍走肉般,我感覺不到任何真實感,靈魂像是被抽空的不斷說著。
  「我想他只會和神認為的女生在一起,而那個人永遠不會是我。」
  「夠了……」
  我繼續說著:「我想要他,可是他不再會是我的了,所以我也只能放手。我不想祝福他,祝福這種話我真的說不出口。」
  「都退到這一步,也不是妳的問題了!」
  「我不會恨他。我忘了問他,上帝有叫你跟我分手嗎?」
  「妳能不能停止你對神的問句!」她繼生氣又心疼的看著我。
望著她,忍不住眼眶中淚水,不停的哭著。
  「采尼,我的靈魂好像被抽走了……」
  她走到我身邊,抱住我:「可以了,真的可以了!不是妳不好,真的。」
  這一夜,我抱著采尼不斷的哭泣,我為這些年付出的感情而哭。
  為我自己哭,也為了志祥哭。
  我們走到今天這裡,已經很不容易,只是很多事情都來不及了。
  我會放手,會繼續往前走。可是請你原諒我,我無法祝福你;祝福兩個字我真的說不出口。
  我不會恨你,我從以前就知道你心中的排位順序。
  我只是不知道該將我心中的難過寄託在哪裡,我甚至很混亂,或許時間久了,我就可以整理好。
  現在,就讓我痛哭一場。
  也許之後的日子裡,我還是會躲在棉被裡偷偷哭泣,但我會告訴自己,我是為了自己的付出而哭,不再是為了你。
  THE END.  
      BY   七魂  2013.8.20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