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不愛我

你不愛我
  ***
  你…不愛我了,我…還能怎麼辦?  
  你曾經在交往前對我這麼說過:『如果有天我不再愛妳了,那麼在那ㄧ天之前我會狠狠的愛妳,之後在永遠的離開妳。』  
  那時候,我微笑著對你說:「那麼在那ㄧ天之前我會深深的愛你,之後再發狂的找你。」你伸手摟住我的腰,而在你懷中的我錯過你眼中唯一的閃爍。
  *******
 
  「我愛他阿!愛他愛到我都可以不是我自己!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就離開我!告訴我阿!告訴我阿…告訴…告訴我阿…」從瘋狂的訴說自己有多愛他到現在崩潰著在酒吧前醉倒在自己的眼淚裡。
  『他如果一聲不響就離開那就表示他根本沒有想和妳再次連絡。』酒吧的老闆是唯一見證我們之間愛情的人,也是我多年的好友。
   我無助的抓著她的手,「我真的找過、真的發過狂的找過…可是、就是找不到他,他去哪裡了、去哪裡了、恩?妳說阿!」流著眼淚,和他分開距今已經半年多…我也想過他在初交往前說過的話…永遠的離開…去哪?
 「到底去哪!可以帶我ㄧ起去的阿!」
  『夠了沒有阿…』她無助的看著我再一次的在店裡發狂似的痛哭、崩潰、再如死去般的睡去。
  『該回家了。』
   我就像隻小貓般由多年的好友撐起身子漸漸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在失去真正意識之前,我依稀聽到有男子痛哭的聲音。
 
  我說過,會發了狂似的找尋你的身影。
  我真的、真的找過,我發誓我真的找過…可是你去哪裡了呢?去哪裡…到哪裡去了?
  我找不到你,我真的找不到你…
  快出來、快回到我身邊!
   沒有你的我什麼都不是…我是像小孩子,我承認我像小孩,我承認我ㄧ定要有你!我不能沒有你…
  我真的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心真的痛死了、好痛、好痛!真的好痛、我真的真的真的很痛!
   能不能快點讓我找到你!你能不能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深深的愛過你…我不要突然的失去你…
  你也曾經狠狠的愛我不是嗎?
  怎麼能、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離開我!
  *******
 
  「赫!」又再一次,我又從自己的夢中醒來。
   那是一個毫無生氣的黑色平原…在那裡的我看見自己流著血色的眼淚、
  在左胸口上缺了一口,血淋淋的心臟還在不停的跳動!
   突然──
   心和動脈絞再一起!看著自己的我、好痛好痛!痛到無法再動彈…
  就在快死去的那時,我被ㄧ個像他的聲音喚醒…
  是他、將我喚醒的。  
  「為什麼都快一年了,我還是無法忘記他…我的心…還是好痛好痛。」
  「這是愛阿…我把什麼都給了你,全部都給了你…也認定你是我唯一ㄧ輩子的男人…是我的男人!男人…可是你、」哽咽的聲音,我無法再一次將自己如啾啾般嗚鳴的聲音傳到自己的耳裡。
  『對不起…』
  「我要的不是對不起阿!」
  我激動的喊著這句話!重複的、不停的在這空盪的房間裡不停的迴響。
  可是…是誰說的這句話…
  是誰在對我說的這句對不起…說的我心酸、說的我心痛。
  *******

  『妳說妳又做了惡夢,醒來後還常有幻聽?』她看著我,眼神裡有著許多的疑惑。彷彿就像我神經太過敏感而崩裂,我也這麼覺得我自己,大概是因為他吧…
  『我說…妳也差不多該走出來了吧?』
  「做不到。」
  『欸、妳到底知不知道妳只是在浪費妳自己的時間!都已經這麼久了,妳還希望能找到他嗎?』她看著我落寞的眼神,生氣的說著『五年了!都已經過去五年了!妳在我這也哭了五年!妳難不成還要每次來我這喝醉然後我在每晚扛妳回家!妳不累我都累了!』她帶著難過的語氣說著『我不是個母親的角色、我只是個朋友…』
  後來…我獨自一個人帶著濃厚的酒味走著回家的路。
  她說的對…她是我朋友、不是我媽…
  我坐在路邊,手裡拿著去便利商店又買來的罐裝啤酒。又是一陣痛飲…這些年、這些愛、這些淚…都在酒的麻醉中度過…
  可是妳知道嗎?「我從來沒醉過…我只是…裝醉而已。」
  我無奈的笑著,「只是裝醉而已阿…」遮住月色的手掌覆蓋著我的雙眼,我只能哭、不斷的哭、然後…還是哭。
 
  在沉睡中…
  我看見自己…「又是ㄧ場噩夢。」而這次、我再也醒不過來。
  我痛、也沒感覺。
  這些年走走停停這麼多年,所有的人、事、物都在麻痹中度過。來來去去的,我只記得這個夢和夢醒後的聲音。
  這麼久…我的痛已經不再痛了。
 
  『醒來!』我獨自一個人繞過夢中的自己,蹲在這片黑暗平原中的角落。
  又是相同的聲音,和他ㄧ模一樣的聲音。
   『我讓妳醒過來!』
  「……」我漸漸的放空雙眼,此刻我覺得有點輕鬆身體彷彿隨時都可以飛起。
  『叫妳醒來沒聽到嗎!』
  「……」我看見夢中的自己,第一次站起身子朝我走來,那眼神彷彿十分哀傷又帶著解脫的神情。
  是阿…這場夢也該走向終點了。
   『魏夢琳!我讓妳醒過來沒聽到嗎!』我顫抖著身子,這真的是他的聲音、是他每次生氣時才會叫我全名的聲音。
  「你在哪裡?在哪裡?我找了你五年了!你在哪裡!」我站起身子,逃開朝我走來的自己身邊,我不停的再這片黑暗中尋找他的聲音。
  『魏夢琳!醒過來…快醒過來…』
  「你在哪裡?我說過我會找到你的…我說過的…」我看不清眼前的路,眼淚一直不停的掉落又再充斥我的眼框、又掉落。
  『魏夢琳…我已經離開妳了…』
  「不會的、不會的、你不可能會離開我的!你狠狠的愛著我不是嗎!」我感覺有股黑暗將我不停的萎縮,那恐懼是我第一次嘗到。
  『我離開妳…』
  「為什麼離開我!為什麼為什麼!」我看見夢中的自己朝我走來,那眼神中充滿著激動、我不害怕…因為那是我,我知道我為什麼而激動。
  『魏夢琳!如果妳只是想知道我愛不愛妳,那我告訴妳我離開妳我還是很愛很愛妳…這樣可不可以!拜託妳快點醒過來…在晚就來不及了。』
  「我不要!我不要!」黑暗不停的崩垮,我看見夢中的自己跌入黑暗落下的瓦礫中,我的腳下還尚未崩潰。
  『魏夢琳!我愛妳我愛妳!所以快點醒來…』
  「讓我找到你!我這五年就是要實現我當初所說過的話!我ㄧ定要找到你!」
  『……』
  他不再說話…沉默彷彿停止了平原的崩潰。黑暗不再崩塌,停止的時間有點漫長。
   『魏夢琳…』隨著他的出聲,我的身軀被莫名的力量往後拉隨即撞上一堵溫暖的牆?
  *******
 
  在睜開眼,我已經躺在醫院中的加護病房裡。
  我無法開口說話,我的眼神只能隨著她而移動…  
  『妳在白癡什麼!』我看著她的眼裡有著泛紅的血絲,眼角還有未乾的淚水…
  我想開口說話卻不能。
  『妳知不知道妳已經死了一分鐘!一分鐘欸!在久ㄧ點,妳就永遠不用醒來啦!妳到底再耍什麼任性!居然連自己酒精中毒都不曉得!』她的語氣是那麼的凶狠,而我卻感覺溫暖。
  我勉強的微笑著。
  『還笑!』
  她握著我的手…『幸好,幸好妳還活著。』
  我無助的哭了…是的,我還活著。
  『要活著…』是他告訴我的。
 
  抬起頭,我看見他出現在我面前…

  「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緊緊的抱著他,我害怕下ㄧ秒醒來。
  『夢琳…離開我…我求妳離開我…』他語氣哽咽,在他胸懷裡我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我搖著頭,「做不到。」
  『妳一定得做到!』他抱緊著我,那力道讓我難以呼吸。
  「我、好難呼吸。」
  『夢琳!』他用力的搖著我,『夢琳不可以!』黑暗中又開始崩塌,我彷彿感覺不到他了。
  「我好難呼吸…」
  『夢琳!夢琳!我跟妳說我已經死了!所以妳不可以死!不可以死!』
  我瞪大著雙眼,我無法置性也無法開口說話,空氣彷彿一點一點的削落。
  『我不會離開,我不會再離開了。我會一直一直在妳身邊!我向妳保證,我愛妳夢琳,所以妳要活著、活下去!』他哭了,他說過他這輩子絕對不會爲誰而哭的…
  『天殺的,如果不是妳我原本不會那麼幸福的渡過最後的生活…如果不是妳我怎麼可能撐到現在…所以夢琳…給我勇氣,也給妳自己勇氣,要活著!活著…』他無助的哭著,我伸出手卻撫摸不到他的臉龐。
  『活下去阿~!!!!』他哭吼著。
  我的淚也無法停止…我是該選擇什麼?
  所以…我現在是在死亡的邊緣嗎?
  我掉落黑暗中…在瓦礫堆裡我不停的向下墜跌,我看到了夢中的自己。
  她和我ㄧ樣在掉落──
 
  可是這次她的表情卻不再悲傷──
  幸福?
  是我唯一可以聯想到的字眼。  
  因為…
  我能感覺我與他有著相同的頻率。  
  所以…  
   『我活著。』
  「我活著!」  
 
   文  七魂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不要不愛我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