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愛人類、也恨人類。

  「你在等什麼?」
  「我在等我爸爸。」
  「不用等了,你爸爸不會再來了。」
  「不會,我爸爸肯定會來!」我走開了,因為不想聽見他說的話。靜靜的,我看著窗外,外頭的玻璃門開開關關,但就是不見我爸爸。 
  自從那一天,爸爸和媽媽吵架後,我的世界彷彿就變了。晚上,媽媽把我裝進籠子裡,騎著摩托車不曉得往哪裡去,我有點不安,特別是夜晚冷風颼颼,感覺到更多的寒意。
  不曉得過了多久,透過籠子的氣窗,我聞到了爸爸的味道。阿……原來是來找爸爸,大概他們合好了吧!真好。當時我心裡是這麼想著的。
  可是……
  「這隻貓還你,當初交往時你送給我的,現在分手了,理所當然應該還給你,我再也沒有照顧牠的責任了!」媽媽說完後,一語不發的走了,留下爸爸一個人站在門外。
  我叫了幾聲,不曉得他有沒有聽懂,我試圖想安慰他的。
  「別叫了,能不能讓我省點心!」爸爸的怒吼,讓我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我不懂,他們總是這樣吵吵鬧鬧的,每當這種時候,只要我叫個幾聲,他們就會和好了,這次,好像不一樣了?
  隔個幾天,爸爸又把我裝進籠子裡,開著車,不曉得往哪裡去?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的冷風換成的冷氣,低溫的吹來,像是沒有預料的寒意,冷的直打顫。
  下了車,爸爸提著我交給一個男人。
  「我想把它放在這裡,需要什麼程序嗎?」
  一個男人走了過來,將他稍微帶離,說:「你確定了嗎?如果十二天內沒有人認養,牠就會被安樂噢!」
  「沒關係。」說完話,爸爸就離開了,他沒有再看我ㄧ眼,他生氣了嗎?
  我對著爸爸離開的方向叫了幾聲,那個和爸爸說話的男人走了過來:「可憐,又一個沒人要的孩子。」
  我低吼,「我才不是沒人要!」
  「不可以這麼兇!你要乖一點,這樣如果有人想要領養貓,你的機率會大一點。」
  「我才不需要!我要等我爸爸,他會來帶我回家!」
  他走了,沒聽懂我說的話,只嘆著氣、搖著頭離開。
  「還沒想通嗎?」他又走過來。
  「想通什麼?沒什麼好想通的,我爸爸會來接我。」別開眼,我繼續望著窗外,玻璃門始終沒有打開。
  「你應該轉頭看看,其他籠子裡的孩子。」他在我旁邊找了個位子坐下,「他們也都是有爸爸和媽媽的,當初來的時候也是和你一樣的神情、一樣的語氣,後來,每個孩子的眼神都成了孤獨的絕望,他們放棄了等待。」
  順著他指的方向,我望了過去。
  好可怕的眼神!
  「不會的,不會那樣的!」
  「孩子,你還有十二天可以這樣等待,而我只剩下今天了。」
  「什麼意思!?」
  他趴在籠子前,懶懶的不帶任何生氣,絕望中又像看透一切的眼神望著遠方。
  「你還有十二天的等待,等待其他好心的人帶你回家的希望,但我只有今天,今天過完,明天我就會死去。」
  「你會死!」我驚訝的看著他,他將這一切說的沒大不了,生命彷彿雲淡風輕。
  「不用驚訝,沒什麼好驚訝的。你也會、我也會,他們通通都會,只是誰幸運、誰不幸運而已。你還年輕,還有活力!我勸你放棄你爸爸,他肯定是不會回來了。」
  「我不要……」像是心裡不願承認的事情被戳破了,我開始流淚。
  「早點看透、早點釋懷吧。」他像是已經看透了,靜靜的睡去,安穩的、沉沉的。
  我看清了現實,我被扔到了一個收容所,這裡全都是和我ㄧ樣在等待的同類,也有像他一樣早早釋懷的。我們都看清了,也同樣接受這樣的真實。
  我只是不懂,為什麼我用全部的愛對待人類,最後我不但沒有得到回報,還被人類丟到這個籠子裡等待死亡!
  對,一開始我看清的時候,真的充滿了恨和憤怒!可是、可是每當我想起以前快樂的日子,我又好愛人類,我只是不懂,為什麼這樣的愛可以輕易被割捨……
  昨天他走了,那個男人抓走了他,他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我剩下十天,這十天裡,我又能釋懷多少……。
*****************
   我很難過,這個孩子是真實存在的。
   他在2012/11/5被主人送進收容所。
   下方是他的聯絡資料,如果你願意,請和徐小姐聯絡。
  他,英姿煥發,自信滿滿,是個曾經被人疼愛的孩子,卻出現在昏暗的收容所裡。
  因為主人和女友分手了,這孩子的生命也隨著愛情的結束而被宣判終結!
  收容所人員告訴主人:「進來12天沒人認養,就要安樂死喔?」
  主人竟一臉不在乎的說:「沒關係!」 
  這孩子,張著驚慌的眼神,不停的望著籠外,靜靜的等著,是以為主人會來帶他回家吧~
  他很乖很穩定,就是頻頻用著急的神情望著籠外, 
  若你想認養他,但需要協助,歡迎與我聯絡:0935295946 徐小姐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渴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