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的方式

(一)自我介紹
  許雅寧,今年二十七歲,一生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討厭自己討厭的,只吃喜歡的食物、不吃討厭的食物。 
  很簡單的一個人,是吧?(微笑) 
  很簡單的一個我。 
  咳咳、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許雅寧,今年剛剛滿二十七歲,不懂事的時間總共有二十六年,扣掉我記憶模糊的童年之後,仍有長達十六年的不懂事。
  談戀愛的次數不多,五根手指頭正好數完。
  ******** 
(二)二十六歲的尾聲
  「許雅寧,今天中午吃什麼?」躺在沙發上悠哉的舉高雙手翻閱今天的報紙,嘴裡叫著我本名的人,他是「我的男人,蔡翔益。」。
  「隨便,吃什麼都可以,你買什麼我就吃什麼,可是我今天不想吃太多。」盯著電腦螢幕,手指不停的在鍵盤上來回敲打,面對一堆的工作報告,我甚至連個轉頭的空檔都沒有。
  「又是隨便,又不想吃太多,真的是……」
  又是一連串的雜唸,這樣的現象在我們兩個之間已經司空見慣,我們兩個似乎和平常人的戀愛有點不一樣,我們跳過了熱戀期、冷漠期,直接跳到了專家口中說的:親人期。
  所有的戀愛時期都經歷過後,進入的另外一個領域的階段:將對方互相視為親人,打嗝、放屁、挖鼻屎等舉動都可以互相呈現出來。
  當然在一開始的時候還不可能這樣做啦~
  總之,身邊很多朋友總說我們兩個不像在戀愛中的戀人,反而像是在一起很久的老夫老妻。這個問題我也思考過,但是由於上司派的工作量實在太大,我真的沒太多閒暇的時間可以用來思考這件事情,所以我也沒想過這樣會有什麼不好,甚至覺得這樣挺好的!我們甚至避免掉許多無謂的戀愛衝突和爭吵,也省去了浪漫約會搞心思的時間。
  不過,這不代表我不是個不稱職的女友噢!我也有問過蔡翔益阿,他也說:這樣挺好的,省去許多爭吵和花心思談戀愛的時間。或許,這也算是我們戀愛的模式吧,每個人都有不同,只是我們比起一般人特殊了一點。
  吃中餐的空檔是我唯一可以離開電腦以及被我坐的熱呼呼的電腦椅,蔡翔益捧著他的便當看著電視重播昨天的奧運比賽。廣告的空閒他問我:欸!許雅寧,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有一次的假日不用在家裡當宅男、腐女出去約會阿?
  恩。
  蔡翔益這個問題問的很好,放下手中的便當我騰出左手翻閱桌上的記事本。
  「這個月都不行欸,被我排的很滿了。」快速看過筆記本上充滿著藍色墨水的筆跡後,這是我唯一能下的結論。唉,每每翻開筆記本看見滿檔我就頭疼。
  闔上要命的筆記本,我繼續吃著中飯,吃完飯待會還要繼續趕工呢!
  「是噢,……」蔡翔益又開始他的默語術,他總是習慣說話不發出聲音,用急快速的嘴型說著他想說的話。
  這也代表著他現在說的話都是一些負面的話語,才會用這種方式帶過。
  看到他這樣,我輕嘆一口氣不理會他的默語,低頭繼續扒我的飯。
(三)愛情真難懂 
  出了社會以後,回家的次數真的越來越少。尤其當年紀越來越長,回家總會被問起的其中一個問題不外乎是:你和翔益打算什麼時候結婚阿?
  「……」同樣的話題回答久了,有話都回到變成沒話了。只能用無言抵父母的千言萬語了~
  再來,第二個問題總是:那你們感情最近好嗎?妳不要總是把工作排第一,這樣翔益很可憐阿!
  「!!」相似的第二題,總是會讓我露出驚訝的神情,我真的不懂,為什麼許家二老總認為是我虧待翔益,而不是翔益可能虧待我呢?到底,是我做人太差勁了嗎~(嘆)
  每回歸程的路上,我心裡總惦記著許家二老說過的話,儘管我每次都用逃避面對他們的問題。
  我在意的是為什麼他們總會認為我怎麼了,而不是翔益怎麼了?每回如此,我心裡總會產生一些小疙瘩,在這段感情中,真是我虧欠翔益的比較多嗎?
  但是,我工作為的不也是我們的未來嗎?沒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又怎麼可能建築的起往後的未來呢。愛情和麵包,總是缺一不可,有了麵包,愛情才能幸福的持續著。
  好吧(攤手),我承認我現在麵包是足夠了,但我總認為我還缺少了些什麼,這就是我為什麼回答不出許家二老的第一個問題。
  我的心,仍有個地方是有缺陷的,有種陷下去無止盡的感覺,不停的糾纏著,好像如果不滿足它,在感情上我什麼事情也做不了。
  回到家裡、洗完澡後,我走到廚房開冰箱拿罐飲料、走回客廳拿遙控器打開電視,看著電視螢幕不停的跳轉,腦袋裡盡是剛剛許家二老問的第二個問題,我越想越覺得難捱,像有股氣衝上來非得找人談談不可!這個人,非蔡翔益不可。
  「蔡翔益!你現在在幹麻?」話說出口有點後悔,因為深更半夜的打給他,想然也是睡夢中,我傻個什麼,唉。
  「睡覺阿,還能幹麻。」他用低沉的嗓音,慵懶的語氣慢慢的回答我的問題。
  「欸,媽今天又問我什麼時候才要和你結婚?」
  「喔,你怎麼回?」
  換個姿勢,我把抱枕抓到胸前靠著,側著頭:「就點點點阿。」
  「呵。」
  「問你:你會認為我跟你談戀愛很敷衍嗎?」
  「會阿。」
  靠!不到一秒。蔡翔益你也回答太快了吧,少說思考一下!
  「怎麼會!哪裡敷衍,你說。」
  「唉噢,明天說不行嗎?」
  「不行!」
  看樣子今日老天是有意讓老娘整夜與蔡翔益促「電話」長談了,哼!老娘頂著黑眼圈跟你拼了。不然這心裡的疙瘩卡的我難受阿。   
  「欸,我是沒關係啦,可是妳明天還要上班、開會做簡報,不怕黑眼圈、睡臉又被上司釘包噢。」
  「呃……」該死,都忘了明天還要上台做簡報。
  「呃什麼呃,快睡拉,我們明天再談拉,嗯?」
  「好吧,今天先放你一馬,這事容往後再議,幫我記著噢!」
  「好、好、好~快睡吧。」
  「恩,晚安。」
  「晚安。」
  掛掉電話,我從客廳走回臥室躺到床上。
  冷靜思考起,蔡翔益真的對我無微不至,而我對蔡翔益……
  唉,得了吧,腳趾想也知道,肯定是棄他於身後,工作擺在前了。
  唉~還是睡吧。
(四)戀人的爭吵?
  八月,一連串的颱風天。
  繼昨天的編號颱風第十一號正式攻陸,我只有一句話:BULL SHIT!
  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裡等著蔡翔益開車來載我,外面刮風又大雨的搞的我心情有點沉悶。
  很厭煩阿,夏天。
  「小姐,請問還需要水嗎?」服務生拿著水壺貼心的問著。
  可惜,我不需要,在喝下去我會變蟋蟀。
  「不用了,可以麻煩在幫我上一杯拿鐵咖啡嗎?」
  「好的,請稍等。」
  等服務生將桌上的咖啡杯收走後,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距離上一通打給蔡翔益電話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了!蔡翔益人居然還沒出現!
  就算是颱風天也不應該這麼晚來吧,氣死我了!最討厭不守時的人了。
  好,就算颱風天路況不好,那既然知道颱風天路況不好,為什麼不提早出門,明知道一定要來接我下班的!我都已經續杯三杯了欸,再續杯下去我是不是晚上就不用睡覺了。
  等等蔡翔益來我ㄧ定要罵他!
  「雅寧。」
  「欸,你很奇怪欸!幹麻這麼晚來。」真是受不了欸。
  「颱風天阿,路況很差,所以開慢一點呀。」他坐下來伸手拍掉夾克上的水滴。
  「既然你知道路況差,不會早一點出門噢!」
  「欸,許雅寧。我只不過是晚到一點而已,沒必要生氣吧。」
  「什麼叫一點,半小時欸!我最討厭人家遲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幹麻觸犯我的底限。今天換作是我遲到,你不會生氣嗎?」話一說完,馬上給蔡翔益一個白眼,讓他知道我現在心情指數實在是爆低的!
  「噢,好啦,是我不好。下次我早一點出門不就行了,恩?」
  「哼。」
  「欸~不要這樣嘛。」他伸手輕拉我靠在桌上的左手。
  「嘖。走開拉!」
  啪、拍掉他的手,我側過頭看著窗外的風和雨。 
  哼,偶爾就是要這樣耍任性一下,他才會知道我是會生氣的,不然總是忘記我的底限在哪裡,要讓他記住才行!嗯~不過今天雨勢是真的很大欸,我這樣做是不是過火了一點?
  嗯?
  ……
  蔡翔益怎麼不說話了?
  「欸,你幹麻不說話?」才一轉頭,就看見他沉著一張臉。
  不會吧,生氣了噢。
  「欸,蔡翔益!」我伸手推了他手臂一把。
  「許雅寧,妳不覺得妳有時候真的很過份嗎?」蔡翔益生氣的看著我,第一次聽見他用這種質問的語氣對我說話。
  「什麼拉,你生氣了噢!」
  「不是我生不生氣的問題。是妳、妳有沒有試圖想過我?」不等我回答,他馬上接著繼續說,手指還激動的敲了敲桌面,「就拿我今天颱風天遲到這件事情來說好了,妳都不會想說不定我這麼晚來可能是路上出了什麼狀況,妳都用站在妳的角度去想,所以妳今天只在乎我遲到了三十分鐘,而不是這三十分鐘裡我是不是平安!」
  他喝了一口服務生剛遞上來的咖啡。
  「妳真的很自私欸。」
  嚇、嚇我ㄧ跳,哼。
  「什麼拉!所以你是想說我平常都不夠替你想囉?我做的不夠多囉!你現在是在說我不好囉!」
  「妳!」他嘆了一口氣,「算了,不想跟妳說了。」
  他起身拿走我桌上的帳單走到櫃檯結帳,隨即就轉身朝大門走去了。
  被莫名奇妙罵一頓的我,也只能屁顛、屁顛跟在她身後了,誰讓今天開車的人是他不是我。
  奇怪欸,突然的這是怎麼了。
(五)我要提分手!
   自從上次莫名奇妙的被蔡翔益罵了一頓,我心裡一直認為我們兩個變的有點怪怪的。為了消除尷尬,我特地排出兩天的假期要和蔡翔益出去玩,順便彌補他前月假日都只能在家裡陪我趕工作。
  這樣蔡翔益知道我對他有多好了吧!兩天欸,我都安排好要去哪裡玩了,連飯店都訂好了。呵呵,他一定會很開心!
  「可以吃飯了噢!」蔡翔益從廚房端出最後一道菜。
  我蹦蹦跳跳的跑到飯桌,迫不及待的想給他一個驚喜!
  「矮唷,今天心情特別好噢。」他微笑的坐在我對面。
  「對阿,因為我有一個驚喜要給你!」
  「什麼驚喜?」
  「就是~我已經排好下星期三和四的假期要和你出去玩囉,我連飯店都訂好了!怎樣、快吧~」我驕傲的仰起嘴角,這可是我第一次將全部的旅遊歸劃好呢。
  「什麼!?」
  嗯?居然回我什麼。
  「怎樣,你不喜歡噢?」
  「不是阿,我不是跟妳說我下禮拜要去台北出差!妳該不會忘了吧?」
  「哪有!你什麼時候跟我說的,我怎麼不記得有這件事情。」
  「有阿,就上次妳跟我通電話的時候說了阿。」
  「哪有!我就不記得。」
  「真的有。」
  什麼阿,我連飯店都訂好了欸!
  「騙人~如果我忘記了,你不會再提醒我一次噢!這樣該怎麼辦,我飯店都訂好了欸。」
  「只能取消了吧。」蔡翔益拿起飯碗和筷子,「先吃飯吧。」
  「誰還有心情吃阿,難得的假日欸,虧我都想好要去哪裡玩了。」
  「好啦,別鬧脾氣了,下次再去不就好了?」
  「下次,哪還有下次!我好不容易才排出兩天的假期欸,你以為我那麼閒噢,我可是熬夜一個禮拜才把工作提前趕完欸,現在不能去了,那我那兩天要幹麻?在家看DVD吃爆米花阿!」
  「雅寧……」
  「不管啦,你找別人幫你去出差不行嗎?你不一定要自己去吧,別人也可以吧。」
  「可是這是我的案子,怎麼可以請同事幫我去。」
  「那上次你同事不是也請你幫他出差嗎!為什麼你這次就不能請他幫你?」
  「因為我在家裡無聊也是陪妳熬夜趕工作阿,剛好同事想去一趟家族旅遊,反正我又沒事情做,就做個人情幫他去阿。」
  「這次你有事了阿!你要去情人旅遊阿,請他幫你不成嗎?」
  「別鬧了,雅寧。」
  「我哪有鬧阿,一人一次很合理的阿,你幫過他,現在他也要幫你阿。」
  「他也要工作阿。」他放下碗筷,輕撫著額頭說:「許雅寧妳最近真的越來越無理取鬧了噢。」
  「我哪有,我ㄧ直都這樣,是你才奇怪吧,變的不太想理我,還一直抱怨我這裡、那裡的,如果你煩了可以說阿。」
  「許雅寧!」
  「幹麻這麼兇!蔡翔益你真的變了啦,變的愛對我發脾氣、還一直抱怨我,如果跟我在一起讓你有這麼多不便的話,我們可以分手沒關係阿,我也不用一直想方法想討你開心,還要被你罵。」
  「許雅寧!剛剛那個話妳再說一次試試看!」
  「說、說就說阿!你以為我會怕噢,如果你真的這麼煩,我們可以分手沒關係阿!」哼,我才不怕你呢!
  「夠了!」
  蔡翔益推開椅子,抓起西裝外套就往大門走去,連看我ㄧ眼都沒有。
  「你幹麻阿!」我從飯廳追到門口,看見他穿好鞋子後站起來。
  『既然妳想分手,我尊重妳的選擇。』
(六)是最後了嗎? 
  第幾天了?我已經第幾天沒去上班了?蔡翔益又第幾天沒來找我,甚至連通電話也沒有。他真的想和我分手嗎?我只是隨便說說的,不是認真的,他應該知道吧。
  我們怎麼變的這麼奇怪?平常不是都不吵架的嗎?蔡翔益真的不理我了嗎?
  他一定是在跟我玩,他一定是想讓我嘗嘗苦頭,就像我平常對他那樣,他一定是想學我,讓我怕,我才不會輕易上當。我也不理他,等到他發現的時候,肯定會比我更緊張,到時候他不求我個幾天,我絕對不會氣消的!
  「媽……」真的受不了了,電話才一接通,除了這兩字之外的話,我都說不出來,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妹妹?怎麼了這是?」
  「……」
  「哀,翔益不理妳了是嗎?」
  「……」電話這頭的我除了點頭,就再也做不出其他的事情了。
  「妹妹阿,不是媽媽愛說妳,妳難道忘了為什麼妳每次回家媽媽都會問妳:最近感情好嗎?其實媽媽早就看出來,妳和翔益一定會走到這一天的。」
  老媽未卜先知?
  「妳阿妳,妳總是不會替翔益多想一些,妳都先思考到自己,才去顧慮到翔益。妳要知道,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不是妳自己一個人單打獨鬥就能維持的,妳不是和妳自己在談戀愛,明白嗎?」
  「嗯?」
  「翔益在妳身邊也算久了,你們之間從不吵架才不是進入親人期。親人期是要像我和你老爸相愛久了,彼此能互相包容,知道對方想要和不想要什麼,一種心靈上的昇華。你口中所謂的親人期,只是翔益一直容忍、退讓,不然依妳那種個性誰受的了阿。」
  「可是……」
  「可是什麼!妳自己好好想想,是妳付出的多,還是翔益付出的多?翔益總把妳把在第一個位置,那你呢?妳把翔益擺在哪?總是在工作之後不是嗎?愛情,不應該是這樣子的,就算妳擁有在多的麵包,失去了愛情,妳就等同於失去了全部,空有麵包的人生,是幸福不起來的。」
  後來,老媽還說了什麼我已經記不起來了。
  但是,我好像知道什麼了,好像知道我為什麼心裡會空空的原因了。
  可是我哪還有臉去求翔益回來,他一定覺得我很煩、不要我了。
  「許雅寧~」
  現在,就算我明白在多的道理,改變在多的事情,蔡翔益也不會回來了啦!
  「許雅寧,把門打開~」
  嗯?蔡翔益?
  「蔡翔益!是你嗎!」應該沒有人像我現在這麼衰,從踩到床單摔下床、走路踩到自己拖鞋跌倒、沒開燈撞到桌腳吧,不過總算讓我摸到門把了。
  「蔡翔益……」
  「媽有打給我了,她說妳……」捂著他的嘴巴,這次我還是要先講完我想要說的話,任性最後一次應該沒關係吧。
  「對不起,先聽我說:我以後一定會把你擺在第一位,我不敢再隨便耍任性。對不起我總是沒有顧慮到你、對不起我總是這麼自私、對不起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ㄧ定會改的。」
  他伸手將我拉到懷裡,我才聞到他身上的酒氣,抬頭才看見他長出的的小鬍渣。蔡翔益,你也和我一樣嗎?
  「沒關係,還有以後、以後,還有很長的時間,只是以後一定要把我擺在工作前面才行噢。」
  還是一樣溫柔的語氣,怎麼我都濫用你的溫柔呢。
  蔡翔益,我決定以後要跟你結婚才行,這輩子,也只有你會對我這麼好了。
  「好,一定。」
  「恩。」
  「蔡翔益。」
  「嗯?」
  「我們以後結婚好嗎?」
  「!!」
  「媽剛剛又問我第一個問題。」
  「所以呢?」
  「我跟她說:如果蔡翔益回來我身邊,我今年底就跟他結婚。」
  「妳噢~」
  「呵呵。」
(七)自我介紹
  我叫許雅寧,今年二十七歲,喜歡吃喜歡的食物,討厭吃討厭的食物、喜歡做有利於家庭美好的事情,討厭偶爾會忘記而亂任性的自己。
  今年二十七歲,剛結婚不久,壞脾氣我還在改,現在已經不熬夜工作,下個月打算選個幾天好天氣出去家族旅遊。
  扣掉過去不懂事的二十六年,未來的一輩子,我會慢慢改進。
  戀愛次數雖然不多,但就停在這對的第五次,未來還有很長的路等著我去走,呃、是兩個人一起走!
  我還是一樣很簡單。
  對了,現在我的心裡的那個空洞被填滿了,沒有下陷了的感覺了(笑)。
  「許雅寧,快來吃飯。」蔡翔益卸下圍裙,煮了一桌子的菜。
  噢,我該吃飯囉。
  那麼,以後有機會再讓你認識我們新婚生活囉!掰掰(揮手)。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