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玫瑰刺 中

3
  最近這些日子,大家都忙碌於校慶的準備,莒向芸算是班上的領導人物。
  可是身為領導人物的她,時常因為不通變故而得罪班上許多人,原本是一片好意的心思,也時常被當作刻意找碴,搞的她脾氣越來越暴躁,忍不住就想發牢騷。也幸虧在這個時候,韓萱和葉子謙都在身旁陪著她,聽她說話、抱怨。
  「氣死我了!我不想當主辦人了,每次都無緣無故被推去當主辦人,班上是沒有人才了嗎!」莒向芸躺在活動中心的地板上,長長的頭髮隨意散佈在週遭,葉子謙小心的將她的頭髮整理好,擺在莒向芸的肩上。
  「地上很髒欸,還有長頭髮很難整理,不要讓它變髒好不好!」葉子謙心疼的看著這些長髮。
  「我可以剪掉阿!又沒差。」莒向芸對著葉子謙翻白眼。
  「欸!別,我可沒說讓妳剪噢!」
  「別又吵架了你們,每次聚在一起就是吵!」韓萱心裡明白,他們之間的吵鬧其實是出於關懷,就是因為了解,所以韓萱更怕一旦向芸成了習慣,也許會喜歡上這種感覺,甚至喜歡子謙。
  「是他每次都要找我吵的好不好,我才沒有想要和他吵的意思。」莒向芸一臉埋怨的看像韓萱,就像是和她說做錯事情的小孩不是我,別冤枉我。
  韓萱無奈的把眼光從向芸身上看移向葉子謙。
  在這一刻,她又看見子謙對向芸溺愛的眼神,葉子謙又伸手撥弄莒向芸滑落的髮絲,無疑又是再她身上補上一刀。在那一瞬間,韓萱腦海裡浮過一絲壞念,她希望莒向芸能從這世界上消失,然而發現有這樣想法的自己,又再下一瞬間感到錯愕和自責。
  韓萱輕晃腦袋試圖搖醒自己,她在心裡不斷暗自唸著:向芸是朋友:向芸是我的好朋友。
  但她卻不曉得嫉妒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情感,會在妳不知不覺得的時候,悄悄侵入妳的心裡,在妳心中佇紮等待恰當的時機來臨,在一舉蒙蔽妳的雙眼和心眼,控制妳的想法,迫使妳做出違心之舉卻渾然不知,在妳清醒過來反悔之際,一切都已經來不及挽回,因為傷害已經造成了!
  這……就是嫉妒!
  最近莒向芸總是在不知不覺當中和葉子謙走的相當近,就連她自己都開始發覺自己好像和葉子謙太過親近,校慶結束後,她開始的和葉子謙保持距離,以免被班上一些三姑六婆當成八卦好消遣她。
  莒向芸才剛從教室裡逃到戶外的籃球場上,努力清靜自己腦袋的雜亂想法想做出整理,沒想到葉子謙又出現在她的眼前,一臉笑嘻嘻的迎上自己的雙眼,頓時間心思又開始混亂。
  「幹嘛拉!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可以一個人清靜一下,你這跟屁蟲又跟來做什麼!」莒向芸瞪了一眼葉子謙後,從圍牆上一縱而下,平穩的踩踏在地上,隨即轉身,讓一頭長髮面對葉子謙逐漸轉變的眼神。
  「來問妳事情。」
  莒向芸似乎想避開周遭經過的同學異樣的眼光,一個人往學校較隱密的c棟大樓走去,葉子謙隨即跟上。
4
  走到c棟大樓,莒向芸像是很熟這裡小徑一直找到一棵大樹做遮避物才停下,不再用烏黑的長髮面對葉子謙,而是迎上他的眼睛。
  「想問什麼?」
  「妳最近好像在躲我?」葉子謙忍住想更靠近莒向芸的情緒,他怕因為自己一時太過心急,而嚇壞莒向芸。
  他看見莒向芸抿緊嘴唇不語,似乎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閃躲他。
  關於這,葉子謙也是最近才察覺莒向芸奇怪的舉動,尤其是每次他稍微靠近莒向芸,她便會馬上跑走或者是藉故離開教室。
  起初,他還以為是自己是不是在無意中做錯什麼事情而得罪莒向芸,所以她才會一直避開,後來他在和女同學的談話間發現當女生如果沒有任何理由原因下意識迴避身旁的男性友人時,大致上只有兩個原因:一、是女生突然覺得男生很讓人反感。二、女生在不知不覺當中喜歡上男生,想要拉開彼此距離,讓自己心中異樣的想法有冷靜思考的空間。
  當然,在他觀察一段時間,終於確認莒向芸是屬於後面的原因。等待愛情許久的他,才不想因為莒向芸的石頭腦袋而錯失良機,今天,他要把握良機誘導莒向芸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沒有……」這聲沒有回答的既小聲又心虛,正落著葉子謙的心思,他立刻趁勝追擊。
  「沒有?怎麼可能!妳是不是討厭我,還是我做錯什麼讓妳生氣,妳都可以明說,用不著這樣避開我,讓人感到心寒!」葉子謙努力將自己的情緒推向高處,一方面還得抑住心裡的激動,因為他幾乎可以確定向芸就是喜歡自己的。
  「不是因為你的錯!」一時的心急,讓莒向芸脫口而出這句曖昧的話語。
  「那是為什麼?妳要躲我?妳難道不知道我這樣很難過嗎?何況我連自己哪裡不好都不曉得!」
  他認真的眼神讓莒向芸開始不知所措,她張口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
  她怕葉子謙誤會,又找不到為什麼躲他的理由,因為就連理由她都不曉得阿!這次莒向芸是真的急壞了,心裡開始不停的翻騰,面對葉子謙急迫的眼神,她鼻頭一酸,竟是哭了出來。
  平常不輕易掉眼淚的她,就連自己為什麼哭都不曉得,她只知道自己心裡很難過,可是又說不出來,她真的變得好奇怪!為什麼自己會突然變成這樣,好討厭。
  沒預料到莒向芸會哭的葉子謙,在心裡咒罵無數次逼她的自己,他無措的看著莒向芸一直用手擦去眼角的淚水,又低著頭不斷的哭泣。
  該死!
  他不管會不會嚇到莒向芸,快步走到她面前然後一把將她拉往自己的懷裡,用最溫柔的聲音:「別哭了,妳這樣我都快瘋了!」
  懷裡的莒向芸哭了一段時間,然後在葉子謙不斷的溫柔安撫下停止哭泣的抽泣聲,他稍微推開莒向芸讓自己好看見她的眼睛。
  「看!都哭的又紅又腫,待會午休結束後要怎麼回去上課?」葉子謙伸手撫去莒向芸臉上殘留的淚珠,溫柔的望著還在自己懷裡的向芸。
  莒向芸愣愣的看著葉子謙的舉動,自己則像個木頭人一動也不動就賴在他的懷中,哭泣過後取而代之的是不規則的心跳聲和兩頰不斷提升的溫度。
  「怎麼?都哭成這樣還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了嗎?」葉子謙雖然早就知道莒向芸的腦袋像石頭一樣,但他絕沒想到她不是石頭,而是化石!他在訝異又無奈之餘,用自己能善能辯的口才輕聲細語的對懷裡的人兒說:「小傻瓜,妳喜歡上我了!」
  「喜歡?」終於聽進一個詞語的莒向芸,也在聽懂的瞬間大力推開葉子謙,「喜歡!我、我嗎?我喜歡你?」
  這下子,葉子謙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該笑還是該哭了。
  罷了、罷了,反正都喜歡莒向芸這麼久的時間,沒差在花兩分鐘的時間幫她釐清她自己心底的想法。
  「對!不然妳心裡還有更好的詞,可以解釋妳剛剛的行為嗎?」他將距離一步的莒向芸重新拉回自己懷裡,他輕撫她的髮絲,在感受到懷裡的人呆滯僵硬的時候,他知道要更前進一步,還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
  「從這一秒開始,妳就成為我的女朋友了!沒有任何反悔的空間,也沒有任何能反駁我的話。」他強硬的說完這些話後,又溫柔的說:「妳還是可以像以前一樣做妳自己,不需要為了我而去做任何改變,知道嗎?」
  感受到懷裡的人僵硬的點點頭,葉子謙終於露出明朗的笑容,將莒向芸摟的更緊。
  他們兩個幸福的同時,絕對沒想到正巧被老師指派到c棟整理資料的韓萱就站在五樓窗口前,同樣紅著眼框將眼底下所發生的事深刻的烙在心中。
  緊握拳頭的指尖變得慘白,韓萱讓嫉妒給找到最恰當的時機,侵入她的心,開始操控她的心思。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