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能不能不消失?

能不能不消失
  如果時間能重來一次,我會多和你說一些話;如果能夠在看你一眼,我希望能抱著你,感受你的體溫。
  告訴我,你不會消失!
  就當是我求你,你能不能不要那麼溫柔、能不能不要消失!
1   
  時間發生在二零零八年寒冷的十二月,我永遠記得那一天發生的事。
  星期三晚上,我從補習班和朋友道過再見後離開。記得那天夜晚溫度驟降,站在路口我雙手環抱著胸,等待家裡的人來接我。
  張望的同時,也看見你騎著摩托車由遠至近,慢慢的停在我面前。
  「嘿!要不要和我ㄧ起出去玩?我載妳!」你隔著安全帽戴著口罩,仍遮不住你清澈的眼神及明亮的聲音。
  「不行啦!我還要等我爸來載我。」我縮著脖子,改將雙手插進口袋裡。輕皺著眉頭,拒絕了你盛情的邀約。
  「是噢!」你惋惜的語氣感染了我,一絲遺憾入侵我的心。
  「下次拉,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出去。」
  「好吧。」看你提起精神,我也跟著開心。你再次發動摩托車,隔著安全帽和我說再見,我伸出藏在口袋裡的右手和你道別。望著你離去的身影直到沒入黑夜,我才轉頭望著家裡的方向,等待。
  然而,我永遠不曉得,就在我轉頭的那剎──
  遠方那聲喇叭怒吼和尖銳的煞車聲,響遍了你最後所在的黑夜。而我萬萬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2
  我習慣睡覺時將手機放在桌上不關機,為了以防漏接任何一通電話。直到今天凌晨,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強烈的希望,我能漏接!
  半夜裡,我朦朧中聽見手機鈴聲不斷的響起,半睡半醒間,我接起電話。
  「喂?」
  「廷彥……」濃濃的睡意,使我ㄧ時之間聽不清楚對方說的話語。我起身坐在床上,輕晃腦袋,並要求對方再說一次剛剛說過的話。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廷彥死了。」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對方凝重的語氣讓我不敢再開口問一次,我怕這不是開玩笑。這個消息來的太突然,隔著電話,我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反應,只能任由對方一直說。
  我的情緒從空白轉為錯愕、從錯愕轉向震驚、從震驚慢慢轉為生氣!對方的話,我ㄧ句也沒有聽進去。
  隔著電話,我對他大吼:「你有沒有搞錯!開玩笑也不是這樣,他那天晚上還約我出去玩!怎麼可能!」混亂間,我掛掉了電話。氣憤的將手機摔回桌上,我躲到棉被內,試圖讓方才的睡意繼續回籠、試圖讓自己沉入夢鄉,讓所有都當作一場夢。
  我緊閉雙眼,越想讓自己陷入夢境,眉頭就皺的越緊。我變得慌張、害怕,我再次翻起身,坐在床頭邊看著鬧鐘。時間指示凌晨三點鐘。
  這通未能漏接的電話,讓我盯著鬧鐘一直到天亮。
  在我換衣服準備上學的這段期間裡,我不停的回想起深夜裡的那通電話,不安漸漸開始在我心裡蔓延。我只能在心裡暗自祈禱:這是一通玩笑電話而已。 
3
  我跟著人群一起下了校車,迷迷糊糊當中找到自己的班級和座位。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在意別人開的玩笑,第一次。
  但這也僅此於玩笑而已,對吧?不可能是真的,也不能是真的,對吧?沒有人回答我,就連我自己都不敢肯定這是一個玩笑話。
  早自修的時間,我看著同學在準備今天下午美術課需要的材料,他們正努力的撕著報紙。我在混亂當中拿起剪刀,蹲在班級的角落對著無辜的紙張,一張、一張的剪碎。
  我希望能藉由忙碌來趕跑那通電話內容,我不想要想起那通電話,我更不想要記起來昨天。
  就在我ㄧ個人安靜剪紙的同時,班上傳來一陣吵鬧聲。
  我放下手中的剪刀,轉頭想要藉由管秩序這個理由,來宣洩心中的不安,卻聽到身旁的人比我先開口喝止。
  重新拿起放在地上的剪刀,我的頭壓的更低:為什麼不讓我宣洩,這樣電話就能確定是開玩笑了!
  這句話,我將它放在心中沒有說出口。也許是因為我的理性已經默認了這個事實,可是情感上仍不願意承認。
  下午,我找到一個空閒時間,獨自一個人拿起手機,看著昨夜裡接通的那組電話號碼,遲疑著要不要撥通。老實說,我真的很害怕,當天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出游的人,怎麼會突然間就……   
  心頭猛然一狠,我非要親自再確認一次才行!說不定就只是個無聊的玩笑。
  「……,那天晚上在那個十字路口,有輛車迎面而來衝撞他的摩托車,他當場倒地死亡,……」對方帶著凝重的語氣,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對我說:廷彥真的死了。
  「就在補習班再過去的那個十字路口,是嘛……」我顫抖的聲音詢問,我開始有點討厭自己,是不是我多和你說兩句話,你就不會這樣?是不是我答應你的邀約,你就不會出事?是不是只要我多拖住你一點時間、多賴皮一點,你是不是就不會離開?是我錯過能救你的機會嗎,是我嗎……
  我在心裡不斷的吶喊你的名字,我想要你回來,回來再用明朗的聲音問我要不要一起出遊。我是不是太慢了?我是再也沒機會了,對吧!好痛,失去你真的讓我好痛。
4
  我和他們約好了,今天一早到你的靈堂前為你捻香。在到你家之前,我們私底下先約定過了,約定好大家都不能哭。聽說世間上的朋友和親人過於傷心、留戀你,你會捨不得離開。
  在這段期間,我ㄧ直強忍著眼淚,沒有讓它落下。
  為你捻香後,我看見你的母親便得好憔悴,我好想替你安慰她,可是我又好怕,我怕我會忍不住掉下眼淚。我怕打破大家的約定,也怕害你的母親更難過。
  我沒有走過去,我和大家一起站到一旁。我的目光始終停留在你身上,直到你母親朝我走過來,手中還拿著一個精緻包裝的盒子。
  「這是我收拾廷彥東西時,發現他要給妳的生日禮物。」我從你的母親手中接過這一份禮物,我不停的壓抑、不停的哽住自己即將崩潰的哭聲。
  可是、可是;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你好傻;你真的真的好傻!你將我通訊上的帳號數字誤以為成生日,我好想跟你說我的生日不是十二月二十三日,可是我有機會嗎;我還有機會嗎?廷彥……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忍不住,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廷彥……
  我真的好捨不得你,我真的沒辦法停止眼淚不斷從我眼框潰堤,我是那麼樣的想制止,我想要讓你好好離開的,可是、可是我真的;真的對不起、對不起!
  我不想讓你看見我這樣子!
  廷彥,我能不能要求你醒來?我能不能再大家面前耍任性要你回來!我不要、我真的不想這樣,我不要這個禮物是從你母親的手中接過來,這太沉重、太痛!可不可以你親手交給我;我可不可以聽你跟我說聲生日快樂;我可不可以大笑著罵你是笨蛋、傻瓜,記錯我生日了!我可不可以再看見你一次;看著你親手交給我這個美麗的誤會。
  我在大家面前沒能遵守好約定,因為我毀約,大家也跟著我ㄧ起哭。我們真的很捨不得你,你是那麼溫柔、又是那麼開朗的一個人,老天爺怎麼捨得讓你這麼快就離開我們。
  我走到你的棺木旁,靜靜的站在黃色布簾外。我沒有勇氣掀開看你最後一面,你爸爸也對我們說你是:「當場碎裂。」
  碎裂,這兩個字回盪在我腦海裡好久,我不敢想像你遭受了多大的撞擊力,我更不敢想像你的模樣。
  原諒我,我真的沒有勇氣。我沒有勇氣去掀開看你最後一面,我怕我承受不了打擊,我更怕你最後停留在我腦海裡的映像不是完整、不是有明朗笑容的你。我不要你碎裂的模樣停留在我腦海裡,我要將你帥氣的模樣記下來!要永永遠遠把它印在我心海中,永遠。
  這樣的我,你會生氣、會討厭嗎?
  朋友安慰的對我說:有哪個人願意自己死後的樣子被朋友看見。
  我可以拿他說的話當做藉口嗎?當作我的理由嗎?我可以這樣做嗎?
  廷彥,你是不是不希望我掀開簾子?你不回答,我就當作你是默認這個答案。
5
  今天晚上,有人問我:妳覺得朋友能當多久?
  我並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她也沒有再問,她似乎有自己的心事,我卻無暇能幫上忙。
  我滿腦子都在惦記你。
  她說的也是,朋友能夠當多久呢?像我和你這樣真的不算久。
  那又有哪些人能真正的算久?不會有答案的,對不對,廷彥。
  廷彥,不曉得你有沒有聽見?我和大家一直都很想你,可是又聽說如果太想你,你會走不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廷彥!我無法不去想你。可是我答應你,你還沒來得及過的未來,我會替你好好活下去,會連你的份一起微笑,所以如果你聽見了,聽見我說的每一句話,請你安心離開,不要掛念我們。
  這是我最後一次向你道別,再見了,廷彥。
  再見。
#死亡  #友情  #車禍  #單篇小說  #真人真事 
分類:藝文

我是Seven七魂,喜歡創作故事、閱讀、手作、繪畫,一個什麼都想學的女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