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我與這些男孩們的故事 (3) I 這樣花心嗎?

感情 同志 男孩

Photo by Raphael Lovaski on Unsplash

近期在回顧喜歡黑哥的那段過往的時候,赫然想起在當時,我似乎也同時對另一位學長有好感。
這樣算是花心嗎?
這位學長,我就稱他為翔哥吧!翔哥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從外觀來看,他並不算太高,大概165左右。論長相,我當時覺得挺帥的,加上他有在刻意打扮,所以很加分。重點是,他除了是學校的糾察隊之外,也是戲劇社和舞蹈社的主力。
有才華又會打扮,完全抵銷掉他身高不高的致命傷。而有才華這回事,確實是我的罩門之一。
因為他參加的都是表演性質的社團,所以在學校舉辦的很多慶典,都必定能夠見到他的身影。尤其有一次,他獲得了全國舞蹈大賽的最佳舞蹈員的殊榮,光是這件事,就被校方一直拿來炫耀。這要低調恐怕也很難。
他跟黑哥是同班同學,但跟黑哥似乎不屬同一圈子的。翔哥異性緣比較好,身邊都圍繞著很多女生,尤其是學妹們,也很常跟我班上的某些女同學混在一起。我記得當時候學校有舉辦英文週的舞蹈比賽(雖然我不理解英文週跟舞蹈比賽的關聯性是什麼),班上的女同學也都找他來編舞。
我跟翔哥基本上也沒有什麼接觸,跟黑哥一樣。但因為翔哥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很常被提及,也很常出現在各種表演的場合,加上糾察隊又很常在學校到處竄動,又愛跟我班的女生混,比起黑哥,我更容易看到翔哥。
若要說,我對這兩人在感受上的差異是什麼。黑哥比較是純喜歡的對象;而翔哥是「幻想」的對象。當然,國中的我很單純,所謂的「幻想」,並非是「性行為」的幻想,而是一種跟他可以有親密接觸的幻想。
我記得國中時期,不知哪來的臉皮厚,曾幻想自己可以成為一名演員。因為翔哥是戲劇社的,所以我就會幻想自己跟翔哥上演各種很親密的戲碼。但早期並不流行BL劇,所以頂多幻想我們是「兄弟」或「朋友」關係。至於詳細的劇本我也忘得差不多,但大概就如同很多異性戀偶像劇中的戲碼那樣,女主角在脆弱之際碰到男主角的到來,然後就上演各種女主角被保護、被拯救等灑狗血的劇情。當然我是把自己放在「被保護」的角色。(幹,畫面在腦海中浮現的時候覺得還好,化為文字突然覺得好噁心!)
打到這裡,赫然發現:既然黑哥是我當時覺得很適合結婚的對象,哪怎麼還會對翔哥有幻想?我確實忘了這樣的感覺實際上是怎麼來的,但現在回頭來看,簡單來說,他倆身上各自都有我喜歡的特質。雖然黑哥很鄰家,但當時在我看來,翔哥身上是散發出一種可以保護另一半的霸氣感。
而當時我也只是國中生嘛,就如同小孩子做選擇般,全都要。而且既然當時也只是默默幻想,默默喜歡,不犯法,也就放縱自己的情感,同時對兩個人都產生好感了。所以回到我一開始的問題:這算是花心嗎?
如同有夫之婦迷戀帥氣的巨星,甚至幻想跟他們在一起那樣。從情感投入的層面上,或許是如此;但如果從行為層面上,我最終根本也沒跟任何一方在一起,所以從這層面來看,或許也算不上是花心。
撇除他來我班跟女生們混在一起打鬧的時候,我印象中似乎也沒跟他有過什麼近距離的接觸。然後跟黑哥一樣,就這樣默默「幻想」到他畢業離開校園。雖然我跟他是臉書好友,但在那個臉書剛盛行的時代,很多人加好友,都不一定是加「真正」的好友。很可能就只是見過你一面,知道你是同校的,就順手加了,但也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然後臉書的運算可能也發現彼此沒有太多的交集,因此他發的任何動態,也會被過濾掉。
要不是近期回顧自己荒謬的人生,我可能已經快忘掉這一號人物了。
#感情  #同志  #男孩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我與這些男孩們的故事 (2) I 我們沒有任何交集卻對你有好感
  • 下一篇
  • 我與這些男孩們的故事 (4) I 莫名的一次心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