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轉哲

  
  在家鄉某間不甚認同的大學裡讀將就的科系之中,得過且過也唸到了三年級,期間經過一次轉學失敗後曾決心要定下來。然而,在每天沉悶消極的課堂氣氛還有總覺得自己與環境格格不入的壓迫下,終於再次按耐不住。去年的二二八連假,在數日的痛定思痛與家人的拉鋸下,我毅然決然與原校好友告別,再次發起革命,於求學路上轉折,踏上這條將更加蜿蜒曲折的漫漫長路。
  回憶過去,打從升高中開始,就曾因一開始選錯志願,賭一口氣要回到與自己成績相符的原點,就這樣從私立五專一口氣拼回公立高中,三年讀三所學校。然而升大學時卻被疾病纏身,不僅強制面臨重考,連重考後都得因為疾病的因素不得不留在家鄉。無法像其他同儕去外地獨立自主,享受真正嚮往的大學生活。只得懷著不平的心態屈就進了本地大學,志同道合的朋友們有能力的都在一升二時的暑假轉走了,表面上我很開心的祝福他們,但轉學失敗不能一起離開,不得不留下來的心情其實更加難堪。如今,雖然要承受至少再晚兩年畢業的後果,我仍決意投入這場於暑假盛大舉辦的壯烈會戰——「一升二中文系暑轉」。
  然而參與轉學考也是有它的哲學,在過去的求學過程中我體悟到,自己雖然資質不錯,但是既懶惰又不上進、上課不做筆記、考前堅決不念超過一遍,所以便選擇了補習班的線上函授,它能幫你抓好重點、隨點隨看、免通勤,我就每天固定走進度就好。至於有一次的失敗經驗,這次就知道要一次多報考幾間,即便對自己的實力很有把握,也都要有備案。雖然這樣會使大半個暑假泡湯,但是能夠換來一個夢寐以求的求學環境及科系在這時對我來說,可能比什麼都還來的重要。此外,藉由參與五場轉學考,最南抵屏東,最北至台北,我還可以遊歷台灣拜訪三五好友,其實也不壞!
  連假結束,我即辦了休學,正式備戰。除了每天走進度,我還參與了朋友學校每週一次的成長營,算是不要間斷與年輕人的互動,同時也得到心靈的成長,透過與他們互動我也得到在原校所沒有的滋潤。同時剛好兄長退伍、我休學,趁著端午連假,一家人也短暫的在沖繩享受假期,然而在飯店我做了個夢,當時我的第一志願是中山中文,然後我夢到我在余光中教授的課堂昏昏欲睡,他突然叫了我,他沒有很生氣,他只是告訴我,叫我如果要走中文這條路要少看日本動漫。雖然夢醒之後有些猶豫,但是日本動漫陪我長大,如今也仍是我重要的休閒之一,所以即便後來回國在準備考試間,我還是沒有聽他老人家的話。就這樣,日子緩緩接近六月,頭兩場考試就要迎來。
  頭一場考試是書面審查,雖然有我國小恩師的全力相助交出不錯的讀書計畫,仍然無法負荷我那慘澹的大學在校成績審查,直接慘遭滑鐵盧。第二所只考國文跟作文,我在擅長的作文拿了高分,國文卻因題目簡單,普遍高分造成我在錄取兩名中只拿到備取十二的幾乎落榜。除了收到一紙幾乎沒可能錄取的備取等候通知書,同時又傳來了中山這次不招收中文系轉學生的噩耗,一度很失望。然而在我參加那場聯招才體悟到,其實我完全是杞人憂天,憑我這種用功程度也敢妄想考上那種理想殿堂,寫申論題時,別人的答案卷是滿滿的原子筆墨水,我掏盡心肺、絞盡腦汁,騰在紙上卻總不過三、四行。會不會錄取,早在步出試場前心已了然。我突然很後悔沒有聽夢裡他老人家的忠告,或像其他考生在大考前對一些娛樂事項禁欲,而後的北伐一役也有相同的挫敗感。正當我覺得有可能就如此徹底挫敗後選擇自主退學去工作之際,一所報名截止日較晚的學校成了我的最後救贖,巍巍聳立於大肚山腰的知識聖殿——東海大學。
  其實戰到後來已經感覺疲乏,不曉得究竟是好或壞,揮灑出去的黑藍筆墨在紙上所刻劃的諸多是非也大都是臨場判斷。文史哲聯招釋出的名額雖然較多,但是輪到我的備取名次已無法直接錄取中文系,雖然可以選擇登記備取,但所要背負的風險就是可能一無所有,與家人的討論後,最終屈就選擇有現成名額的哲學系就讀,於是就成了「轉哲」。當下雖然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壞,但是至少我知道,東海是一所我可以打從心底認同的學校,而且以我現在的身心狀態,是可以離開家鄉過真正獨立自主的大學生活的,還有比起原本就讀的商學,哲學領域總是更靠近所嚮往的文學了。
  來到東海有了些改變,從以前看轉學生聚在一起變成自己是轉學生,與轉學生們互相關照,不管是資源教室老師還是諮商老師都給了我莫大的精神食糧,使我更加堅強。透過與共同信仰的人在團契交流,我也變得比以前更有溫度、在其他社團也結交到共同興趣的好友,深深感受到東海在藝文方面的薰陶與造福。相形之下,我覺得我的大學生活在原校恐怕是黑白的,一學期過來,在這裡我卻是如同沐浴在玫瑰色的校園氛圍當中,悠然自得。學習一學期的哲學雖然還只算是在其表面探索,卻不乏一些樂趣與收穫。發覺自己無論是思考與邏輯似乎都變得更加理性,口語表達上也更加清晰有條,部分上課內容既有哲理也具有文學價值,使我開始產生了猶豫。且與哲學相互認識的這學期中,我也認識了形形色色的「哲人」,課本上西方的至理哲人、東方的古聖先賢,現實中因為考試分數屈就來就讀的同學、也有本來就以哲學為第一志願,很用功甚至能教會我、鼓勵我的學長姊,大多數人都不錯,在人生觀上都帶給我不少啟示,甚至他們都在我因考差期中想放棄這學期時,不約而同的給了我勇氣。我該堅持初衷透過校內轉系到中文還是就此安定下來?我一時半會沒有結論,倘若我就此倉促轉系,似乎對哲學這門學問也不公平,畢竟它不像中文那般,是我們很早就接觸的一門學問。為此,我將之放在禱告中,寄託於信仰,靜候答覆,同時也寫作不輟。
  奇蹟並沒有發生。白紙黑字的成績單鐵錚錚的呈現出了付出多少努力,就得到多少回報的殘酷事實。在這個適應中的學期我出席率不穩定、作業缺東缺西、考試及格邊緣,如此多重的不佳表現當然無法受到老師們的正向肯定。雖然在結果揭曉前我仍是那麼的癡心妄想我那與中文系一息尚存的緣分。
  起初我大感失落,但在情緒回穩之後,我從緩慢的思考中逐漸回過神來。「不管結果如何,這不正是上天給我的回應嗎?」,細細數算,許多著名的作家筆者並非出自中文系,而本身除了寫又身懷其他專業,這不也是個不錯的出發點呢?我在這學期的哲學成績雖不甚理想但也有不少收穫,我能想像自己在學習上漸入佳境後,可以將所學的知識融會貫通,在未來透過文章同時傳遞哲思與奇想給普羅大眾。那個畫面似乎很美好,且是具可行性的。從小有個夢想,就是要成為一個有改變世界力量的人,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曾對法國皇帝拿破崙說過:「我的筆尖,能夠到達你劍尖所不能及之處。」說的就是文學的影響力將勝過屈人的武力。相信不停的操練、數十年的閱歷之後,不久將來我也能立不朽之言,成為我想成為的那個模樣!
  雖然轉換跑道的事在「轉哲」後就告一段落了,但未來仍會有更多未知的轉折。不過有一點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選擇;既然做出這個選擇,就讓它成為無悔的選擇。靜靜地,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此刻是多麼美好。相信在一番奮鬥後所呈現的未來也亦然,短暫的幾秒光陰中,我彷彿在幽深黑暗中看見了光明未來中仍振筆疾書的自己。
#屏東  #中山  #東海  #轉學考  #中文系 
分類:心靈

喜歡4度C的開水,因為密度最大,有綿密口感;也喜歡7度C的開水,因為是幸運7雖然很老派。更喜歡4+7=11度的開水,因為它將兩者兼容並蓄。4、7、11,三個座號承載了我國中、小的青澀回憶,那是個閉上眼、深吸一口氣,不禁令人神往的過去。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