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桌球武士

  
咚!答、答、答……,賽璐璐製的小橘球自桌面掉落下來,在地上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響,象徵著我又輸掉了這一局。與同學一同騎車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想著哪天我可以勝過這些死黨們,雖然桌球是項有趣的運動,但老是輸也是會覺得悶的。與國中死黨一同度過的假日是我開始打桌球的契機,殊不知這項半路殺出的運動,竟會在往後人生常伴我左右,為我許多空閒時間的安排「拍板定案」。
起初接觸時我是拿直板握法,技巧不純熟的我面對對手的猛烈攻勢只能「擋、擋、擋」的,到頭來老是被打得抱頭鼠竄,只能期待對手偶爾的失誤或自己的僥倖得分。但屢戰屢敗的我沒有因此輕易揚棄這個打法或是放棄桌球,仍在有機會與人對打時專注的全力以赴,努力求勝並累積經驗。如此斷斷續續的戰鬥下來,我也開始洗刷了自己那懸殊的勝敗比,即便如此還是敗多於勝,我學著切出旋球、壓低發球跟加快回擊,但在周遭沒有直板啟蒙老師的情況下,進步很有限。裹足不前苦惱之際,某天我突然主動向拿刀板很厲害的朋友請求指導——既然大家都拿刀板,我豈有學不來的道理?說不定比起直板我其實還更適合拿刀板,這可能是在一開始的一個選擇問題。於是從大一開始,我在銘勳的指導下,重新擺出了不同的架式在同一張桌子兩頭你來我往,既是休閒,也寓教於樂,我們透過桌球有很充實快樂的時光,而改拿刀板,也讓桌球的武士魂也悄悄的在我心中萌芽。
升上二年級,雖然銘勳轉走了,但我們假日都還是會相約打球,而我也陰錯陽差地選上桌球當體育必修,其實正好作為學習的檢驗。期末考老師要我們打分組循環賽,經過大一整年跟大二前半學期的鍛鍊,我感覺我右手緊握的刀拍,就像一把新發於硎、能確實殺敵的武士刀,而我的心,也隨時做好了求勝的準備。
第一個對手的流派居然是少見的直板!就跟過去的我一樣,懷著當作是消滅過去的自己的幻影來打的心態,我從容的發出第一球。「咻〜咚、答!」第一球出奇招所切出的旋球竟然掛網了,有夠丟臉的!丟失了第一分,第二球我改打保險牌,從容而平實的發球過網,對手似乎很勉強的才接到,從他有些奇葩的姿勢跟慣性動作看來,應該不會太難對付。起初面對他怪異的回擊,還錯覺是他高深莫測,然而吃了幾球悶虧後,我穩下性子沉著以對,放棄任何使炫技耍花招的打法。因為幾球下來,我觀察出他的穩定度比我差,只要一球一球磨,自然不攻自破!果不出其然,靠著蠶食鯨吞的戰法,漂亮的獲取首勝。
一路下來我大都能跟對手打個五五波,勝負結果大概是贏稍多一點。大學生的運動程度很兩極,有些人外強中乾,發球時就自曝其短了,有些人倒是強的跟校隊沒兩樣。像是我們同組的致聖,他是我們系上的桌球高手,他擔任我最後一個對手,可說是名副其實的大魔王,課餘的練習時間他都會讓分跟我們幾個同學打且還大都是他贏。兩人隔著桌子,他用游刃有餘的笑容面對我,而我卻是渾身的不寒而慄。
「開始囉!」他輕鬆寫意的發出一記又低又快的攻擊。我及時趕上,模樣大概就跟第一場那個拿直板的同學一樣狼狽,球返回的路徑只要稍高,他就毫不留情地斬殺過來,用他手上那柄「魔劍」,正確的來說,因為是在他手上,那支球拍才會被稱為「魔劍」。三戰兩勝的賽事我很快就輸掉了第一局,在短暫的休息時間中我仍緊握著我手中的「武士刀」。明明知道我們的實力懸殊,我卻仍想贏!換邊發球,第二回合正式開始。
我切出在這一連串循環賽幾乎都施展失敗的旋球,他用力的撈了一下,球奇蹟似的出界了!我忍不住左手握拳叫好,他僅是撇了撇嘴,面無表情。食髓知味的我故技重施,這次卻沒得逞,他以反手打到斜對角,我伸手手臂及時攔截,他又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直攻我非持拍手,一切完全在他掌握之中。發球權回到他身上,又是低猛的發球加上快速的抽擊,我彷彿又回到了初學桌球的時候,只能憋屈的擋、擋、擋,然後被硬生生殺球,被殺的時候還要跳開以免被打到,如此這般往復,很快的這場武士刀對魔劍的大戰就提前收場了。雖然我是戰敗的武士,但這一仗反而使我更想精進在桌球上的修為,我徹底的感受到自己在強者面前的無力,也清楚明白自己想要的不只是這樣,我的桌球武士道精神不斷地在心中自我期許,絲毫不因全面潰敗就灰心喪志。
升三年級的暑假,我前去美國遊學,就好似清末、幕末的志士有機會出國見習。在美國的語言學校裡學生除了上課之外,也常透過許多運動來社交,看到桌球器材也被安放在室內,我心裡著實高興。首先我們舉行了內戰,由我們同團比較要好的幾個男生來分出高下,沒想到我一路順利過關斬將當上衛冕者,讓他們全部輪替上來打了好幾回才以些微差距嘗到敗績,可說是被磨累了才輸掉。我萬萬沒想到在經過桌球課大敗給致聖後也不過一個月,我竟然在這裡可以稱雄?正當我還沉醉在這般美好之中時,來了兩三個高大的洋人,看不出是哪一國的,只用簡單的英文跟我們說他們也要加入。
「哇〜好慘阿!」學弟看到我得分只有外國人的一半不禁嘆息,畢竟我是我們之中的代表了,如果連我都輸成這樣,那我們整團應該是沒戲唱了。
「換我!」老杜欲奮勇上前代替我跟這名壯漢較勁,但是他們卻說要先自己玩了。
「你去只會輸更慘啦,我們走吧。」我們一行人沒好氣的逃離現場,爾後由東方武士對上西洋騎士的戰役也幾乎是全盤皆輸,我想這跟他們國家普遍的運動風氣應該有很大關係。
除了洋人,那裏也有其他亞洲人。我因著打網球認識了吉田,相較於那些洋人,我認為吉田給我的感覺要來得親切許多,他也喜歡打桌球、看動漫,我們常一起打球,雖然我的刀板也從沒贏過他,但是他不會像洋人一樣嫌棄我,反而是循序漸進的鼓勵我。我想或許他也是名武士吧,兩名桌球武士透過桌球互相傳遞信念、滋長友誼。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彼此卻惺惺相惜。離別那天我們都很依依不捨,並相約再見面時要真正的決勝負。遇上吉田,不外乎是給了我心中燃燒的武士魂加了柴薪,訂定一個長遠的目標,推動我持續不斷的在桌球技術中砥礪向上。
「咻〜咚……」他似乎有點訝異地扶正了眼鏡,我瞬間加速了回擊,破解了他一球黏一球的作戰,球滾到他身後的地上。
「可以跟你練一下嗎?」依照朋友所描述的,傍晚獨自來到禮堂下的桌球場,場地只有兩人在,有些失望。我喚了在練球的那位,帶著黑框眼鏡綁馬尾的男生,他微微頷首。此刻的我殊不知此人正是現任桌球隊隊長。
「開始吧!」我語畢,他發出平淡的一球,球是他帶的。我穩當的回擊,他也沒有加快,兩人就這樣在底線對抽一直到某一方不小心掛網或出界。起先我得手幾球,但他也馬上追趕回來,我們雖然沒有計分,但從球落地跟掛網的頻率都大概能感知。大約六四比時,我為了突破劣勢,便開始使起小球,由下往上刷拍、袈裟、逆袈裟切球。然而他只中招兩三次,之後便很快地把球抽回底線,打回原形。回想到與直板男的對決,我就是這樣一球磨一球打敗他的,前面的數十球過招一定讓這位高手知道我的穩度不如他,因此我採取了頑強抵抗。
「……」他重新發球,這球雖然平常,但速度也提升了,有點類似致聖所發的那種刁鑽球。
「啪!」我再次用「武士刀」施展居合,速度、力道、準頭都對上,在空中劃出一道俐落的軌跡,惡狠狠地一拍得分,飛出去的小球就好似被迅猛斬落的項上人頭。我也不知道哪來的潛力,以前從未打出這種回擊的,當下我似乎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陰暗地下室悶濕的空氣、對手的呼吸、自己的汗水,一切細微的事物都變得好清楚。
「啪!」他又發出一球,我故技重施,重重斬出!然而事不過三,球沒碰到桌子就噴飛了。他的應對動作益發精巧迅速,好似日本劍豪佐佐木小次郎的絕技——「燕返」,在他發球手收回時我的「居合」回擊幾乎是同時斬出,然而他藉由把動作變快以反射應對我那只有三成概率打中桌面的絕地反擊,是他技高一籌,而我已然無計可施。往復數十次,我便失去了戰意。
「你打得還不錯,有空常來啊。」
「謝謝你,受教了。」雖然戰敗,但是心裡卻很踏實,因為又有一位可以挑戰的對手了。
「你居然有贏我,進步了喔!」假期中與銘勳久別重逢,我們在社區的活動中心打球,雖然我三戰只有一勝,他還是開口讚美我,。
「托你的福,讓我能夠領略到身為桌球武士的樂趣,以後還請多指教,等我打敗你!」
「呵〜」他意味深長地笑了。
我相信桌球仍會陪伴著我度過許多美好時光,與桌球一同度過的這一切就好似一個小人生的縮影。從一開始姑且選擇直板且飽嘗敗績,到後來上手刀板充分享受打球的樂趣,就如同一開始不瞭解自己,透過摸索、與人碰撞產生的軌跡與火花,逐漸地圍繞身邊的黑暗被照亮,而自己也更清楚該往哪走去。
一來一回,小橘球不斷的飛躍網子的兩端,即使中斷了,仍能輕易地再重新開始,任何興趣不也是嗎?只要願意。
#美國  #武士魂  #刀拍  #桌球  #遊學 
分類:運動

喜歡4度C的開水,因為密度最大,有綿密口感;也喜歡7度C的開水,因為是幸運7雖然很老派。更喜歡4+7=11度的開水,因為它將兩者兼容並蓄。4、7、11,三個座號承載了我國中、小的青澀回憶,那是個閉上眼、深吸一口氣,不禁令人神往的過去。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