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小說·午時三刻】-第九章 責難來襲

午時三刻 奇幻小說 異世界小說 推理小說 原創
宗佑似乎已經完成了今日的工作,慢悠悠地走向我和離歌,他一開始看到我出現在這裡並不覺得奇怪,也許跟離歌一樣,都知道我是因為工作的關係,為了調查而來。不過馬上,見到我這位熟人的歡樂情緒馬上就沒了,他發覺到我和離歌之間正聊得火光迸濺。
「你們…怎麼這樣怪怪的?」宗佑問,有些緊張地抓了抓後腦勺。
「別提了!剛剛珞珞竟然也懷疑我們信使竄改死亡名單,我們哪有這麼閒去做這種無聊的事。」離歌嘟著嘴和宗佑告狀。
不會吧,我才第一天和這位寶貝鄰居見面,就把她得罪了,早知道就不要用強硬試探犯人的那招了。
「對不起阿…」
「不好意思阿…」
沒想到我和宗佑同時道歉,宗佑深吸口氣,點點頭後示意我先說。
「真的對不起,我只是覺得信使工作長時間接觸名單比較有機會,所以嚴肅地對她問話,讓她覺得受傷了。」我轉頭向離歌微微鞠躬道歉。
「這沒什麼,畢竟我們信使還被一堆神明懷疑呢…」宗佑無奈地說,一旁的離歌撇過頭哼了一聲。
我想到之前和蘇煥討論到訪問閻王時,閻王對這件事的態度,似乎也表明了神明從來不認為自己工作時會出包,可能自然就會懷疑底下的信使了吧。
「我們這些外來的人幫忙他們工作、順便修行而已,還被他們上面的人懷疑,當然非常生氣了。不過,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好多信使都因此鬧著、要趕著投胎,離開這個鬼地方,那個其實離歌…我們也不該對姊姊太兇,她剛來不知道我們的情況。」宗佑對我解釋後,又轉向離歌幫忙我緩頰說道。
「好、吧。」離歌一字一字用力地說。
這絕對是記仇了!我覺得好嚇人啊,哭,我再也不敢了。
「這部分沒調查清楚也是我的失職,不過,我希望信使能提出一些證據證明你們沒有竄改的可能性,不然我也沒辦法向上頭報告為你們辯解阿。」我再試著跟離歌講道理說。
「哼,也是…」離歌說完又重重地嘆口氣,又表示:
「證據其實很明顯,需要閻王使用的特殊筆才能在名單上寫字和修改,除了閻王本人有機會不小心記錯,或我懷疑的某人偷改,我真的想不到其他人會這麼做。」
原來名單一定要特別的筆才能修改,那沒有那支筆的信使當然不可能了,難怪信使們被懷疑都氣不過了。
還有,你懷疑的某人就是蘇大大吧…這理由到底是?
「我知道了,我會回去跟蘇煥說的…」我試探地說。
我話剛說完,反倒是宗佑立刻想到了什麼,趕緊接著說:
「你一定要小心蘇煥,我們信使都懷疑是他監守自盜,是他自己做的…」
宗佑的真心警告也不是第一次了,因為我上次沒有聽他的話,所以才會被離魂樹重傷昏迷,那次的經驗告訴我…我還是好好聽他講講吧。
「為什麼你們懷疑蘇煥,他也是事件被害者之一阿?而且在他前面還有一個人受害不是嗎?」我問宗佑。
「沒錯,我一開始也是沒想到這個可能,但這幾天以來我覺得他的行為確實不對,我才懷疑他的。」宗佑皺著眉又接下去說:
「我其實也很煩惱不知道跟誰說…老實講,我們信使只剩珞珞姊你能依靠了,蘇煥之前訪問閻王時,就曾經進去過他的閻羅殿,甚至聽他說他還進了放置全部名單的檔案室查看過,我想他是不是藉口說要確認看看內部有沒有其他可疑人士,然後趁機偷取特殊筆對名單先做了手腳,之後發生一連串事件他便有了不在場證明…」
得到意外情報的我十分吃驚,還有這種事!?
「沒錯,他訪問當天就有過閻王筆失蹤的事情,雖然最後當天好像有找到了,但是他一定有機會之後進去檔案室偷改名單!」離歌也搶著告訴我。
大家似乎都深怕我信了他。不過,這也很好的解釋了他被大家排擠的原因了,似乎不只是毒舌這麼單純,原來信使早懷疑是蘇煥做的。
閻王筆是被誰偷過?只有閻王筆能改名單?離歌妳剛剛怎麼不告訴我這個懷疑蘇煥的重點…
「那你們知道比蘇煥還有更早第一個受害者,還有蘇煥本人也是被改命的吧,這總不會是蘇煥本人做的吧…」我又強調了一遍說。
「其實…我和離歌都比蘇煥早來鬼世工作當信使,我們的確聽說名單上之前有被竄改命簿的人,但我認為更早發生的可能是隨機的事件也說不定。重點是,蘇煥來工作進入閻王殿之後,受害者每天都會有一兩個,出事的頻率明顯上升很多,甚至還發生了午時三刻的悲劇,也許他有自己的做案動機。」宗佑說。
離歌比蘇煥早來鬼世工作?她不是說她是在蘇煥之後才來的,所以不了解蘇煥也是被害者嗎?她騙了我?
我盯著離歌看她的反應,但她卻一臉異常鎮定、面無表情…好吧。
那以後我只能相信自己了吧,對那位毒舌大大蘇煥也是,我還是保留一些資訊吧,千萬別被發現我在懷疑他了。
如果他真是兇手我必死無疑,他若不是…我又要被他罵是沒腦子的人了。
總之,先把離歌說謊的理由擺一邊,我之後調查重點應該要放在是否修改名單的時機是在蘇煥在檔案室的那段時間了,若真是他動機又是為何,還有閻王筆失蹤一天也很可疑。
「先謝謝你們…」
沒料到,我還沒來得及感謝他們給我新資訊,門口卻傳來巨大動靜,小芍碰碰撞撞、慌張地跑了進來。
「小芍?」
「妳別再調查了,別多說,快點跟我走!出事了!」小芍邊說,邊拉緊我的衣袖、還伸手轉被要施展轉移陣術。
「又出現名單被竄改了?」我皺眉趕緊問。
「是更糟糕的情況了,今天一次出現兩個午時三刻非自然死亡的受害者了!他們靈魂完全消散了…」小芍眼眶泛淚,又哭喊道:
「嗚嗚…神明、神明大家都在指責妳還有蘇煥,認為你們沒有辦好事反而更嚴重,現在受害人數已達八人,若達九人被改命整個鬼世都會遭難,所以你們要被迫停職,修行的功德全取消就算了,他們現在還要把你們帶去強制投胎去!」
蛤?拜託,我才工作第一天就失業是怎樣?還強制投胎…
什麼鬼邏輯,沒了調查員,地府豈不是更慘?
「我才剛剛有調查新發現…」我氣著咬牙說道。
「快跟我走吧,蘇煥已經被我帶走了,若我不把你馬上帶去擺渡港口投胎的話也會被懲罰的,他們神明大人們竟然這樣用枷鎖逼我…我明明才跟你們開始準備當好朋友嗚…」小芍面露慘白,十分痛苦地說。
我注意到她另一隻手緊抓的衣服口袋裡放著兩罐藥水,而她的脖子上竟浮現一圈血痕,隱約有隱形的鎖鏈正掐住她的喉嚨,使她呼吸困難。
一想就知道她可能曾試圖保護蘇煥遭到的處罰,而這懲罰簡直慘無人道。
「可惡…」
我只能搭上她的手,讓她帶我走了。
搭上手的瞬間,她脖子上的鎖鏈終於微微鬆開了些,轉移的風漸漸從腳下升起,視線模糊前我焦急地回頭胡亂向宗佑他們交代說:
「接下來只能交給你們了…」
「沒關係,珞珞放心吧,事件我們再想辦法…」宗佑難過地說。
「才不用。蘇煥這罪犯去投胎…這事件就解決了吧,只可惜珞珞妳了,要陪著他走了…」離歌對我不屑地說。
就這樣直到最後,他們的話消失在風聲之中,轉移陣已完全開啟。而我感到不甘心又慌亂…我將被帶到什麼未知的地方?事情又要如何解決?難道真的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嗎?
一瞬間,我胸口倏地冒出刺眼白光,陣陣暈眩感襲來,耳邊聽到小芍發出了尖叫:
「轉移軸偏了,偏了!不要阿…」
天啊,有比我更倒楣的人嗎?
#午時三刻  #奇幻小說  #異世界小說  #推理小說  #原創 
分類:藝文

又是想潛入NASA的一天...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