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流與變:打開故事的老街溪〉溪邊遊訪

  去了〈流與變〉的新書發表會,向老師和石老師導讀的,走訪老街溪的活動。有些問題在腦海裡繞一繞,就會浮現出答案。我和向老師提到,在聯合報上看到他的文章,他問我有什麼感想,我說是上課沒有提及過的事情,「對呀,是比較私密的事」。也是,我也是,書寫嘴上說不出口的話,這不是鮮而易見的?我怎麼沒有想到。
  我騎腳踏車到中壢車站,再走路到集合點。轉過一個街口就是中壢教會,向老師指著我和石老師談著。我走向前示意一下,石老師一開始不記得,後來想起我是問河岸水池問題的學生;他問我是不是對生態很有興趣,我說我這個人比較無聊一點,上了很多不同的課(言下之意,是對什麼都有興趣)。我說我媽媽是學環境工程的,有聽過石老師的名字;他很驚訝,說自己很資淺。
  全場只有我這麼一個年輕人(還有一個四年級的妹妹)。我甚是冷靜,不緊張也不尷尬,連腦裡在思考些什麼都不清。沿途經過一些歷史具意義的建築(日式宿舍、中壢國小等等),再緣溪行,忘路之遠近。老街溪比我想像的還大條,差不多與汐止的基隆河等寬,有非常多鳥,白鷺鷥及夜鷺蹲踞在旁,真有那麼多好吃的?
老街溪 流與變

石栢岡老師,年輕又帥

老街溪 流與變

老街溪

老街溪 流與變

河裡防沖刷的石頭

老街溪 流與變

步道很寬,走起來很舒服

老街溪 流與變

興南堰

老街溪 流與變

很多水鳥

  走到盡頭,領了有些失望的餐盒,還以為是便當的,結果只是些精緻澱粉。市長鄭文燦上台說話,與外表不同的是,本人的聲音很好聽,說話也是文謅謅的、令人舒服的語調。難怪能選上市長,我也有點喜歡上他。
老街溪 流與變

文燦

  領了〈流與變〉這本書,裡頭詳盡介紹老街溪的歷史,包含開蓋老街溪的影像紀錄,原來以前的「封起老街溪」,真的是直接且暴力的樣子。
  結束後,和兩位老師一起走回去。向老師請我吃菜包,後來又一起吃客家粄條。老師沒有向我收錢,我也不好意思拿百鈔給他找,顯得老師不夠大氣,於是就默默吃了不用錢的午餐。跟兩個男老師吃飯,我又閑靜少言,是沒有經歷過的事情。
  石老師說他是「大三」——來學校僅第三個學期;我建議他可以多問學生問題(奇怪的角色,學生建議老師?),舉曾老師的方式為例:他把麥克風伸到學生面前,縱使有些尷尬,學生也會願意回答;他說他下學期會試著安排問學生問題。我問他,會不會覺得不同學校的學生有差異;他說他大學念中興(高中是成功),研究所考到台大,在碩班也有跟大學部一起的課,他花了一個學期才適應——第二名從中興畢業的他,要很努力才能跟上,這些非常優秀的台大學弟妹。
  總之,聊了一些,我也不是很擅長說話的人,談一些無關大雅的事。石老師夾肉到我的盤子裡,他怕我不好意思(很close的舉動)。走回車站,揮手道別各自回家。
#老街溪  #流與變 
分類:旅遊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