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分享

  我是阿皓,出生在一個鄉下家庭裡,小時候和阿嬤、媽媽、妹妹、阿祖住在一塊,家門口出去有稻田,後院和其他鄰居共用一個類似小廣場的空間,在後院的後方有一條河,我和鄰居常常在那裏玩水,一個小村落,沒有過多的喧囂,狗叫著、我們在田裡玩著,那時候真的很純真。
  

爸媽在我有記憶以來就已經離婚了。

小二那年,爸爸喝酒發了酒瘋,在半夜兩點鐘,開車到我們家把我和妹妹載走,媽媽奮力的上了車,空氣中只剩爸媽吵架的聲音和媽媽的啜泣聲,車開到了爸爸的居住地,把我和妹妹安頓好後,爸爸把媽媽丟在她上班的檳榔攤,從小二開始,我踏上了憎恨爸爸的道路,因為那時候覺得爸爸像是一個陌生人,莫名其妙的就闖入了我們家。
後來我們搬到了另一個地方,租了一間屋子和爸爸住在一起,前方做檳榔攤店面,後方做我們的家。爸爸因為以前好賭,在外積欠上百萬的債務,也愛喝酒、抽菸、嚼檳榔,幾乎可以說是一個父親界中的壞榜樣冠軍。甚至有一次我和妹妹不小心弄壞電視,他就把我們丟在火車站,認真的要把我們丟掉。
時間來到小五,早上的六點三十分,我和妹妹在睡夢中被叫醒,坐在客廳,看著爸爸發酒瘋,拿著球棒敲打自己的手,跟我們說如果我們不聽話就會像這樣被打,也拿籃子丟向媽媽,最後甚至跑到廚房要拿菜刀,嘴裡喊著要跟我們同歸於盡。媽媽拉著我和妹妹跑了出來,妹妹受到驚嚇嘔吐,我卻異常的冷靜,媽媽安撫著妹妹,鄰居紛紛出來幫忙報警。警察來了,我爸卻裝得像個無辜的人,跟警察說:「沒事啦沒事」,然後警察就離開了,沒錯,警察離開了。
整件事情直到親戚幾乎全數動員才平息下來,此時已是早上九點四十分,媽媽帶著我們進屋收拾準備上學,放學回家時爸爸已經睡著。後來我才知道,爸爸會喝酒是因為媽媽不給他錢買K他命,事情發生以前,爸爸很常坐在後院,桌上有盤子、卡片,他會把磨成粉末的K他命裝到香菸裡抽,那味道我到現在還是揮之不去,我也很天真的問學校老師:「K仔(台語發音)是什麼?」間接的告訴老師爸爸有在吸毒。
一個月後,爸爸在另一間房間裡,房間傳出燒炭的味道,爸爸吃了安眠藥準備和死神見上一面。媽媽很緊張,最後踢開了門才把爸爸救出來,當時的我產生了很不應該的想法:為甚麼要把爸爸救出來。
接下來到了國二,有天爸媽在房間裡吵架,爸爸掐著媽媽的脖子,我不斷敲著鎖住的門,嘗試踹開、撬開,最後哭著求爸爸開門,他才鬆手,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後來媽媽被爸爸逼到得了憂鬱症,跑去朋友家住了兩個禮拜。在那期間,我唯有上學能夠感到快樂,在家裡只能看爸爸的臉色生活,他的心情好壞決定了我們的晚餐、我們的自由。後來爸爸找不到媽媽,把我們送到社會局,要以此和媽媽交換條件,又過了兩天,媽媽回來了,他和爸爸達成了協議,爸爸出去自己居住,媽媽跟我和妹妹一起住在檳榔攤。正當我心想終於可以過上好日子的時候,我錯了。
事件結束後到高三的期間,爸爸像不定時炸彈一樣,不定時的會爆炸,可能喝了酒說要來砸店,可能打給媽媽吵架叫囂,可能打給妹妹說一些很想我們之類的話,有次因為我在社群軟體上宣洩情緒,被他從不知道哪裡發現,衝過來家裡,拿著拉鐵門的桿子踹開了我的房門,把我打醒,一下一下的,像是在虐待小狗一樣。後來就很少來找我,因為他知道我很恨他,我們之間的父子關係已經惡化。而我也沒有想關心爸爸的生活,我只想好好孝順媽媽。
去年十一月,某天的凌晨兩點,媽媽把我叫了起來,聲音哽咽地說:「你爸出事了」。我們被載到醫院,看見姑姑、阿嬤、阿伯做在椅子上,泛淚的泛淚,痛哭的痛哭,如此憎恨爸爸的我,這時候應該要開心地覺得終於不用再被打擾了,可我卻不知道該難過還是開心。在爸爸告別式的過程中,本來就很難落下眼淚的我,很不孝的,我只是面無表情,直到幫爸爸蓋上蓮花被,我才泛了幾滴淚水。
跟爸爸的回憶,要說開心的其實也有,小時候開車帶我們環島、去遊樂園玩、搭船出去看海等等,只是爸爸很沒耐心,每次吃飯只要菜上的太慢,他就會直接去櫃檯問說為甚麼那麼慢,口氣不是很好,甚至會跟店家說後面的菜不用上了,直接付完錢走人。後來才知道,爸爸之後有在改過,戒毒了,在漁港很努力的工作,只是愛喝酒的習慣改不掉,喝太多酒、生活太憂鬱、心事不解而淤積成病,心肌梗塞離開了。
  

39歲的人生,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

爸爸頭腦聰明、會樂器、為人正義、長得帥氣(據說年少時期一堆女生追求過他)、做飯好吃,媽媽因為他的一次英雄救美,愛上了爸爸,會決定要結婚居然是因為已經懷了我,但一開始看似幸福的生活,直到交了壞朋友,爸爸走上了不歸路。
我們最後跟阿嬤和姑姑住在一個小漁港內,因為他們希望有人出事時,可以第一時間被發現。而因為他在漁港認真的工作,漁會董事長幫忙把債務一筆勾消了,我很替媽媽感到開心,也很謝謝生命中有那麼多貴人幫助。媽媽把檳榔攤收了起來,我後來才知道,檳榔攤是償還債務的押金,是在告訴債主:「只要檳榔攤不倒,我們一定會還錢」。
爸爸留給我的不多,只有一顆聰明的頭腦和幾件衣服 ,以及我現在最愛用的沐浴乳,因為那個味道算是爸爸對我唯一的溫柔,是小時候幫我洗澡的時候用的沐浴乳。
#父親  #爸爸 
分類:親子

這裡是泡泡老哥,一隻18歲的台灣鴨子。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