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記得你

男低音 焦急 伯爵紅茶
有些人的聲音辦視度極高,聽過一兩次,就能讓人牢牢將姓名,臉孔,和這聲音永久存放在記憶匣中。
所以當我站在松青超市的茶飲咖啡貨架前,比較不同品牌大吉嶺紅茶的差異,我聽見了那低沉略帶沙啞的男低音:「……確定沒有塑化劑?不要喝了段時間又爆出問題來。」
我本能的轉過頭去,是他,果然是他,沒有錯。
歲月對某些人還是會手下留情,他沒有變胖,有白髮但不是白在鬢邊,三成白髮夾雜黑髮中,黑白交雜的很自然好看。
我又把視線轉回紅茶上,突然害怕他會認出我,那時候要怎辦呢?假裝不認識,說他認錯人。如果他喊我,我回答了,禮貌寒暄後,接下來大概就會問起個人私事,想著這些年來經歷過的人和事,唉,如煙往事,偏又不知從何說起。
照實說我鐵定會流淚,瞎掰扯謊矇混過去…以我的「功夫」不出三句,就結巴立即被拆穿,更丟臉。
不過,我記得他的為人,妳不回答的事,他也不會不停追問。
嚴格說起來他並不是我的朋友,是朋友的上司。很多事與他無關,他還是插手,不該告訴我的事,他也說了。因為他的「多嘴」,才知道自己長久以來都被矇騙。
我還記得那個午後,從高速公路北上看到圓山飯店,就知道台北到了。從車窗看著建築在小山坡上的中國宮殿式建築,朱紅色下閃著金玉光輝,耀眼萬丈光芒。我隱忍著的淚水還是控制不住,淚流滿面。
「有一種人,總是傷害到別人,雖然他們並不是故意的。」他幽幽說出這句話。
我以為他睡著了,卻沒有,而且還看見我不爭氣的眼淚。
當年的我,不是真的如他們所想的那麼傻。
年輕的我,不知為什麼焦急著長大,焦急著被看見,被愛。等到明白愛情的殘忍殘酷,看見愛情不是單純一加一,竟是加二或者加三,年輕的心像被人緊緊狠狠的擰絞著,痛得喘不過氣來。
眼淚不能解決事情。爭執時,真的找不到繼續愛下去的理由,我的努力到了極限。說愛,好可笑,卻是我努力生活的唯一理由,為了愛一個人而努力。
在猶豫,惶惶然時,他對我說:「如果我是妳,一定放棄。這麼年輕幹嘛跟他們瞎攪和。再說,妳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不懂人情世故,被欺負只會乾瞪眼生悶氣,吵架先結巴,被罵只會回家哭。」
用現在的話來說,我是標準的俗辣!
他說得都是事實,我卻聽了刺耳,生氣,轉身走開,再也不要見到這兩人。
料想不到,十幾年時間就這樣走過。我發現他不見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趕緊把伯爵紅茶放回去,推著洗衣精去結帳,快到收銀機前,
有個人攔在前面,很想說:「喂,別插隊好嗎?」
那人咧開嘴笑:「奶娃妹妹,我記得妳。」
這……這,要有禮貌,「呵……呵,我也記得你,蘇處長。」我說。
#男低音  #焦急  #伯爵紅茶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