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3

分享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1>

  
職業
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簡單到Dcard隨便逛一圈就能找到的類似題材,簡單到我以為我選擇的職業不會讓我遇到,結果,我遇到了,事發過去近六年,都要邁入第七個年頭的我,還在為當時的天真買單,而加害者呢,看上去過的異常滋潤.
這是我心中埋藏的最深的潘朵拉之盒,一般而言,沒有什麼契機是不會被輕易撬開的,被撬開通常是不是自願的,而一旦洩漏一絲半點,總要花費我好幾天甚至幾周的時間將之完整合上,
這應該是我第一次,主動窺視這個盒子,以防萬一寫三篇就好,不然我擔心再次落入怒火中無法自拔.
話說從頭,總要先一點簡單的背景交代,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我們是新創運動教學公司,成員之間怎麼認識的呢?初代成員基本上都曾經是老闆親手教出來的學生,在我們的學生時代,老闆擔任我們的老師,帶著我們的社團課程.
而離開學生身分後,大家就開始一起為了喜歡的產業努力著,我們到處教學,表演,追尋著我們想要的目標,那段時間過的是十分愉快,大家的相處也十分融洽,那時的我真心的認為,在這樣的職場上對夥伴推心置腹,沒有任何的問題.
因此,種下了無法挽回的種子…
原來在某些人眼中,只要與利益掛勾,與權力有關,任何人事物都可以陷害,什麼人都是他前行的墊腳石與絆腳石.
那些年我們公司火速發展,不到三年,有了自己的倉庫,教學教室,在職人數更一度達到近50人次,以一個新創公司來說,算是一個還可以的成就.
然而就是因為這樣,需要出現所謂的新任職管理層,如同我方才提到的,我們是新創公司,所以所謂的遊戲規則,都是以老闆馬首是瞻,而老闆也是第一次創業,那時的商業課程資訊並不多,更不會有人教你如何當老闆,所以當時的老闆,我們曾經的老師,也是帶著我們跌跌撞撞的走來,也是犯了不少錯誤或失誤.
第一個空出來的職缺是新任團長,是一個當時連我在內有三個候選人能角逐的職位,但是其中一位候選人因為感情方面有點一言難盡,被踢出了角逐大位的隊伍,而我,打一開始就對這個職位沒有任何興趣,所以我根本沒有積極去爭取,也不太在意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但有感受到一絲絲的違和感以及窒礙難行的感覺,但是就正是因為我沒有要角逐大位的意思,所以也從來沒有放在心上.
一直到新任團長走馬上任,身旁的同事以及在我團隊內的後輩,才漸漸的找到機會告訴我,他們雙眼所看到的,以及從中感受到的,我才發現,原來我感受到的違和感與窒礙難行的感覺,全都是被新任團長在角逐時期的針對與落井下石的結果.
例如在老闆面前一定會想盡辦法貶低我來表現他的厲害之處.
例如在所有人都在的情況下指揮東指揮西,對著我指氣頤使.
例如在交談的過程,三不五時就開嗆或開酸,口沒遮攔,得饒人處絕不饒人.

『也只有你,才會蠢到認為當時的他所作所為是一場玩笑.』
這句話,是我多年後和一個離職同事聚餐聊天,無意中聊起當年的腥風血雨,他所下的註解.
『你心地太過善良了,太容易相信人了,看看你現在,光背債就兩百萬了吧?你才幾歲?才要30吧?20歲入行,扛了這麼多年,輸在小人暗算,十年存摺一場空啊!』
無意搶奪團長職位那年,我22歲.距今已幾乎超過十個年頭.
我的存摺怎麼空的?
22歲當作前言已交代完畢
24歲…
27歲……
29歲………
那幾年間又發生過什麼?
累了…需要分心力壓制潘朵拉的盒子,我們明天再續前緣,好嗎?
當我再次拿起麥克風說書時,大家還會在嗎?
#職業 
分類:職場

找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只留下自己的文字,構築一個世外桃源,是有人欣賞也好,孤芳自賞也罷,放下世俗的煩憂,只為讓自己的心靈,獲得片刻寧靜.我是Yii,七年級中後段的小中二,來者皆是客,歡迎光臨裡面請,喝杯茶休息一下,如何?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我的老師和吸血鬼打過架<2>
  • 下一篇
  •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