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1

分享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2>

  
一覺醒來,見到昨晚的文章有人觀看留言和喜歡,內心十分愉快,與女友分享了這個話題,
『我好不支持喔XD』
Line的文字,透露了她的一絲苦笑,我明白的,她不喜歡我想起當年往事,她陪著我一路走來,看盡一切,所有事情她幾乎都看在眼裡,然後選擇默默的支持我,是的,從那時起,我就知道,我想牽她的手走一輩子。
<<你陪我走過八年風雨,我伴妳走過八十年歲月>>

但是坑已開,填坑是作者基本義務,所以讓我們打開盒子,再看下去吧……
昨天說到我無意角逐團長大位,但是並沒有訴說緣由,其實原因很簡單,我知道我的擅長領域並不在此,團長大位不是單純行政職務,而是要有很高的身體素質去支撐各種技術操練以及轉化教導,我很清楚我的身體素質有問題,所以打一開始我就沒興趣。
但是!
團長以外的編制主管中,還有所謂的團隊領導人,每個領導人都必須成為被自己的後輩尊為師傅的角色,組建自己的小組,帶著自己的愛徒們打天下,這!就是我喜歡而且擅長的領域,自豪的說,只要接觸過現實中的我,基本上每個人的結論都是一樣的:Yii是個非常為他人著想的好人,一個絕對值得結交的朋友
我的個性,讓我在擔任Yii組領導人的時候,還算順風順水。
我常自嘲說自己是劉備,沒有強大的武力,沒有過人的智慧,單獨拉出來輸曹魏、孫吳至少百條街,但是我不玩心機,真誠待人,所以得老天疼愛,Yii組裡五虎將、諸葛亮從來不缺。
也因如此,當時公司的業務量,至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是由我的團隊打下了的
招眾人羨慕嗎?其實不然。
遭某人忌妒眼紅嗎?肯定的。
針對我而來的風暴,逐漸醞釀。
而那時候的我,完全沒有防備,來自內部的攻擊與破壞,因為希望只寫三章,所以我挑大事件來說……

一輩子記得,那天是周二晚間,訓練前接到母親的電話,問我能不能現在回家,母親不會沒來由叫我翹班回家,當下二話不說,東西收拾立刻返家。
心裡不安感油然而生。
到家,被告知,母親診斷出婦科癌症。
嗯……………………寫到這裡我筆停了半小時,相信如果有同樣遭遇的讀者,一定也能了解當時我內心的波瀾和晴天霹靂,以及那是一種那是何其龐大的靈魂崩塌?
《所幸經過治療,母親已恢復正常,雖然不可能痊癒,但是是能期望吃到九十歲一百歲,讓身為人子的我盡孝道的》
思緒稍微正常後,第一件事情就是交代工作,打開團隊領導人line群組,訴說了問題,並且告訴其他領導人,除了正常教學以外,我要請假至少兩周,包含固定訓練,領導人會議等等的內部事務。
『沒問題,你放心處理家裡,公司一切有我們挺住!處理好再回來,我們等你.』
猜猜看,是誰說了這麼溫暖人心的話語?
聰明的各位一定猜到了對吧?
是的!
開口的是那位【偉大的團長先生】
當下我是認真感動,天啊!以前發生的一切一定都是誤會,一筆勾銷吧!
嗯……事實證明,我太天真了。
感動的我,開始了一段焦頭爛額的日子,上班結束就回家處理家事,然後就跑醫院,然後回家。周而復始
這樣的日子持續到了隔週五晚上,我在醫院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翻起一看,團長打來的?
我找了個安靜的角落接起來,有趣的事情發生了,一接起來就開始針對我的公司內務缺席一連串的大罵!
『你多久沒出席團練了?』
『有時間教課沒時間團練?』
『你這樣消失,那個誰誰誰都能成立新組織了你還不自知。』
『你知不知道這禮拜天專班團練,剩我一個老師啊!』
幹!給少爺打住!我打斷了他,切入核心的問了一句:『所以你的意思是說,這禮拜天你需要幫忙是不是?』
在醫院,所以我不想吵架,草草的結束了電話,基本結論就是這周日我會去幫忙,課程從中午十二點到兩點半,我提前一點半離開,再趕去醫院忙。
掛上電話,我在走廊稍微坐了一下……壓抑我已滿溢而出的熊熊怒火.
翻開手機月曆,兩個禮拜的假,滿打滿算到今天也還沒到十天,
一頓謾罵最後才說你要幫忙?難道好聲好氣的說我會不答應嗎?
以上都不要算,請問當初是誰告訴我:沒問題,你放心處理家裡,公司一切有我們挺住的.漂.亮.話.?

  
周日.
我按時赴約,課程順利的展開,但是到了一點半我要離開的時候,我發現團長有招架不住的感覺,於是我犯了個錯誤:心軟
是的,我留下來了,直到兩點半一到,我東西一背轉身就走,
『跑這麼快幹什麼?不用幫忙打掃教室嗎?』團長在我的背後叫住我,當所有學生面前"極為大聲的"質問著
『我一點半就該走了,現在兩點半,你好意思嗎?』我沒好氣地說了回去,我沒有用吼的,畢竟所有學生都還在.
走到門口的那一刻,更加讓我哭笑不得的事情發生了,老闆居然在這個時刻進教室?這是多麼天大的巧合啊?
老闆一看到我急匆匆的要走,下意識的也是問道:『這麼急著走?不幫忙打掃環境一下嗎?』
老闆不知道前因後果,所以我正準備解釋,
但團長搶在我開口前,正面開了我一槍,他居然直接大聲的對著老闆喊
『對啊老闆你看,事情都留給我做,Yii就這樣跑掉了!』
哇靠!你認真的嗎?我不可置信的回頭看了團長一眼,接著老闆不等我解釋也把話接了下去:『喔好啦,那沒關係,下禮拜的清掃主持就交給Yii處理好了,團長你也偷懶一次.』
語畢,我知道說什麼都是屁了,我背包揹著,說了聲收到後轉頭離開.
我心軟挺你到兩點半,也就是說我如果一點半就走,今天這一切是不是不會發生?
當下我知道我一定要離開,因為我如果不離開現場,我跟團長注定有一個人要進醫院,最輕最輕也是斷手斷腳,而我當下的唯一殺意是:我拚著斷手斷腳的傷害,也要讓你絕子絕孫,重踹20下應該就夠!
或許遭遇過的人才懂,當下要訴諸暴力是多麼的容易,所以我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離開了現場,還記得,走去停車場找到自己的車子上車之前,我仰天狂嘯,我覺得該足足有個一兩分鐘,我知道路人都看著我,也知道當下沒有任何路人敢靠近我,甚至我覺得我好像看到有人手機拿起來報警,但是我不發洩,我沒有辦法支撐到醫院,我怕我飆車飆一個出重大意外,
隔週
所謂我負責打掃當下,不用懷疑,百般刁難,用盡一切辦法在所有人面前刷我的臉,那張面孔,我絕對不會忘記,不過礙於篇幅,不詳述.
那段時間還發生了另一件事情,我們Yii家在南部是個不小的家族,整個家族只有我們一家四口在台北生活,而那年,跟我同輩的二妹要嫁人了,是我們家族天大的喜事,但是因為母親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全家當時只有我能夠當代表回去南部參加.
於是我硬著頭皮必須跟團長接觸,表達了我要請假的需求.
但是各位記得嗎,事情發生在同一段時間,所以我的請假已經是兩個禮拜起跳了,團長當時只非常輕蔑的給我一句:『請假喔?最近你請這麼多的假你覺得你還能請嗎?不然這樣好了,自己想出一個補償代價,我覺得可以,我就准假.』
是的,我基本沒在聽,當下只想著不要踢斷他的命根.
因為他的百般刁難,讓我一直無法給南部一個肯定的答覆,而不知道是不是血緣關係的心有靈犀,兩個姑姑分別在不同時間連絡上了我,跟我說:沒關係,如果真的請不了假回鄉,就算了,南部還有我們在,別擔心.
在這之前,我沒有將發生的遭遇吐露給第二個人知道,為什麼姑姑們會感應到些什麼?當下,我真的無言以對,寬心?羞愧?難過?辛酸?
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後來,我真的沒有返鄉,得知此事的團長一臉詫異的問我:你沒有要回去喔?
他的臉,我已分不出是真的詫異,還是陰謀得逞的笑意.
  
無意搶奪團長職位那年,我22歲.距今已幾乎超過十個年頭.
母親罹患癌症那年,我24歲,距今也快十個年頭
我的存摺怎麼空的?
22歲當作前言已交代完畢
24歲受到精神傷害也交代完畢
27歲……
29歲………
那幾年間又發生過什麼?
累了…今天的火氣更大.需要更用力的壓制潘朵拉的盒子,我們過兩天再續前緣,好嗎?
當我再次拿起麥克風說書時,大家還會在嗎?
分類:職場

找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只留下自己的文字,構築一個世外桃源,是有人欣賞也好,孤芳自賞也罷,放下世俗的煩憂,只為讓自己的心靈,獲得片刻寧靜.我是Yii,七年級中後段的小中二,來者皆是客,歡迎光臨裡面請,喝杯茶休息一下,如何?

評論
上一篇
  •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1>
  • 下一篇
  • 把你當兄弟 你捅我不遺餘力<3-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