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音樂記憶

  小時候家裡沒有跟我年紀相仿的親戚,也因為我的家庭樹並不是很壯大,所以我過著「簡單」的生活。我不擅長跟人交際,不太懂孔融讓梨這個兄友弟恭的美德,聽說小時候我的話很多,在那個年紀話多的小孩會被認為聰明,直到在大話多就變成是一種缺點,「那是什麼?」「是玉米嗎?是黃色的玉米還是白色的玉米?」「我有吃過,你有嗎?」後來有一天我的問題得不到答案,只剩下:「小孩子不要有那麼多問題,吃就好」一次兩次三次,終於有一天我不再提出疑問,我沒有聲音了,不只沒有疑問,也不喜歡說出我的想法,我開始接受大人給予的一切,一切是這麼多的順其自然,毫無疑問,從聰明這個形容詞變成文靜,好像都是這麼地剛好也很美好。
  慢慢地我不喜歡出現在大人面前,匆匆問候一句好我就想離開他們的視線,那是大人的世界,小孩最好不要多說話,但是要有禮貌、要打招呼當他們問話回答是或不是就好。後來連大人們的誇獎我都無所適從,只要對我講出正面的形容詞我會覺得羞赧,更快離開現場。而幸好我一直不是最出眾的那個,所以為數不多的幾次上台領獎經驗我是能躲就躲,關上廁所門,瑟縮在沒有目光的世界靜靜希望頒獎的時間走快一點。那盞熠熠的鎂光燈對我來說是X射線吧,活在背後與背光的環境下我才能覺得真正的安心與自如。
  但是我還是有朋友。
  只是剛好我的朋友跟我一樣自由。我們都有各自的世界,進行各自的活動。有的也跟我一樣「躲藏」。有一個朋友跟我說他不喜歡打招呼,遠遠看到鄰居往自己方向走來她會暫時躲起來等他們走過,如果知道這個時間走這條路會遇到他們,他會選擇走別條路。嗯,跟我的狀況挺像的,當我等電梯的時候如果知道會有人下來,我會先到樓梯間等他們下一樓,聽到關門的聲音確定電梯裡的人都離開後我才出來搭電梯。現在覺得自己有點變態,但是當時這樣做是會讓我覺得輕鬆自在。
  唸書的時候我習慣配上音樂,好像戴上耳機可以隔絕社會,沈浸自我的世界,那裡很安全。那時隨身聽是主流,要準備好CD、耳機跟電池,然後就擁有一段不被打擾的時光。對大人來說聽音樂比看電視好,電視有輻射對眼睛不好,聽音樂好像沒被報導失聰。我媽曾經對我唸書要聽音樂感到懷疑,直到有人說他女兒唸書也會聽音樂,而且人家也是上不錯的學校,他才對唸書聽音樂沒有意見。可是隨身聽畢竟不是這麼方便,後來MP3、MP4的出現正式讓我走向哪裡都要有戴耳機的習慣。沒有音樂的日子大概就跟癮君子沒有煙抽的日子一樣讓我不自在,那時的我基本上我離不開它了。
  別人紀錄日子用日記,我用音樂。
  

Alessia Cara - Here 讓我想起那段國外跟人疏離的記憶。我就是不能融入他們,我想,但是我真的無法,我是這麼的庸俗,這麼多的聲光卻把我的世界照得更黯淡。

Charli XCX - Boom Clap 生命中美好的缺憾主題曲,記起我一個人搭長途飛機在暗暗的機艙看的那部電影。
BANKS - Beggin For Thread  聽到這首歌我想起在紐約的日子。歌聽起來很流暢卻有一種壓抑的感覺。
 
Enrique Iglesias - Bailando 讓我知道中南美洲的人有多愛聽歌唱歌跳舞,那段時間這首在大街小巷播放,真的是聽到爛掉!但是我個人尤其喜歡葡萄牙的版本,聽起來多了一點優雅的感覺,喜歡!
 我的歌單不豐富,每個時期愛聽的都會變動,但是每首歌都有屬於自己當時的記憶點,我自己覺得很好。也感謝這些歌讓我不孤單了,我也愛哼個幾句,對釋放壓力有一定的幫助,每每當音樂響起那些記憶又重新回溯,不管好的或壞的,畢竟都是青春。
#小時候  #音樂  #記憶  #生活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致:那些過往的青春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