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05年的點點滴滴(19)-二分之一的心情

這個週休二日
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情 
在我的心裡交錯的衝擊著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生活總是過的跟連續劇一樣

當兵也是
甚至連現在進到職場裡也是
只是要一個在單純不過的日子就好了
為什麼
總是要給我如連續劇般的生活考驗
來挑戰自己的對生活的能耐與反應呢??
為什麼
總是要給我如連續劇般的生活考驗

星期六 起了很早
因為答應自己要去一趟九份
雖然腳還是痛的很
但是是自己既定的安排
一定要完成

我不知道
我只要每次心情超不好的時候
只要看到山 或著是海的時候
整個人心情就會變得很開朗
現在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常往郊外跑
因為我可以得到屬於自己最大的寧靜感
也可以藉著去郊外的空檔
背著相機找到屬於最像自己的角落

不過好心情卻沒有持續很久

我不懂
接到媽的電話
她突然講了一大堆讓我很錯愕的話
我不懂
為什麼妳就是這樣一直沒有辦法學會放下呢


之前 我因為開刀之後 整個人都已經學著樂天 學著樂觀 
努力的活著來報答曾經幫助過我的每個人
學會放下過去 
學著怎樣重新開始人生的新頁
我也花了好一陣子才讓自己放棄過往的行為模式與生活型態
變成現在一個很讚的自己

只是 從大學以來 讓我最難過的事情 
竟然就是 "家"這個名詞

我現在終於發現 
讓我自己從大學以來變了本性的最大元兇竟然也是"家"
有時候 我多希望自己是個孤兒
我就不用被這些很複雜的東西搞的讓我沒有辦法好好生活

其實自己真的很不想講
大學的時候 真的很想把直系親屬關係給消滅掉
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活的很好
每一次跟之前的女朋友們關係很好的時候
我總是會恐懼不前
我都在心理考量要不要帶回家給媽妳看

之前 自己也有在blog裡頭寫到
父母是當子女的 永遠不能選擇與放棄的關係
就算是百年之後 這層關係也不會改變

從高中畢業 我跟母親的關係就其實出現過很多次裂痕
也許 我就是恨她 我恨她 給了我跟哥一個跟別人家都不同的家庭環境 
我不恨我爸 因為對我來說 他只是個陌生人 一個不熟的陌生人

18歲的那一年 我很刻意的逃離了台南
就跟我自己說 我要靠自己的雙手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不管他人怎樣看我 我就是我自己 是一個獨立沒有親屬的獨立個體

也許 哥太早就知道我們家的親屬關係很奇怪
所以15歲就離家了
早早就來了台北
也許 我真的獨立了太久
心腸也已經從很容易相信人變成了很嚴苛與不信人性
君子之交淡如水這是我目前最大的處世原則

沒有經歷過曾經被出賣的感覺是不會知道 
原來在世界上 死的最快的人 竟然是相信人性本善的人
我曾經很天真的以為 人應該是善良的 是純真的
只是 也許剛好都讓我看到人性的黑暗面
每個人都是善中摻惡 只是有些人很明顯 有些人很會偽裝

哥之前就跟我說過 

能夠不理家裡的事情就不要理吧
那是他們上一代的事情
原來哥早就經歷過這些事情
只是他比較冷靜
我想應該也是看開了吧

也許真的是我不孝吧
說句老實話
已經被這樣的關係害慘了自己好幾次
說句老實話
我真的受夠了
還要在玩幾次壓
真是夠了

最近出車禍就已經不爽到258萬了
現在又來這個東西
是要怎樣

如果可以選擇放棄
我選擇放棄當妳的孩子

因為真的
被妳的精神折磨比肉體上的傷更痛

我累了
真的累了
我不管哥怎麼想
未來
那是你家的事情

不孝也好
落人口實也罷
我真的受夠了

一個從東北角試新車回來的好心情
被一通這樣的電話給擾亂
真的很不爽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