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德勒心理學講義之部分憂鬱症解說

阿德勒 憂鬱 憂鬱症 心理學

Photo by Ravi Roshan on Unsplash

 
我的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chch1919
在觀看《阿德勒心理學講義》這本書,裡面第四課人生風格的對於憂鬱症有一番的解說,我「個人」是滿不認同的。例如阿德勒說「一個人會不會罹患憂鬱症,在其人生早期階段就可見端睨。」
先說明,這只是就我個人的經驗去評論,早期的我本來是一個沉默寡言、木訥、害羞,但到了小學高年級的時候,我變得開始很活潑,國中時確實有一段自卑感,這是大家青春期都是會遇到的事情,高中就是一個充滿理想和幹勁的夢想者,基本上我國高中都活躍的,到了大學不用說,考上第一志願和科系,開啟了白天工作晚上讀書的習性,而且我非常能有抗壓性,不管轉換跑道或者需要面對困難,我都樂於挑戰,到了大二更當上系學會副會長和總編輯角色,所以大學生活也是多彩多姿。基本上早期的我,連作夢都想不出來日後是一個會得憂鬱症的人。
我並非心理學研究者,但看了《阿德勒心理學講義》,和看了《被討厭的勇氣》兩部曲,一個是阿德勒撰寫,一個是由日本研究阿德勒心理學學者寫的,我只能說給我的感受和體會非常不一樣,然而誠如我說,我並非專業心理學研究者,我只能說明我的經驗,如果您想真正了解阿德勒心理學在說什麼,建議去看《阿德勒心理學講義》亦或者更多阿德勒本人的出版書籍,千萬不要去看藉由他人之手所寫的阿德勒心理學,因為部分觀點真的很不一樣,他人寫得不代表阿德勒心理學所強調的部分,或者是他的心理學本質或本源,藉由他人寫的只是局部放大一個重點而「延伸」出來的其他想法和觀點,從閱讀完《被討厭的勇氣》兩部曲中就可以得知,阿德勒心理學並非只是那麼的簡易或對部分人的感觸那麼的強大。我甚至開始懷疑《被討厭的勇氣》兩部曲,有一部分並非阿德勒心理學的本源。
另外阿德勒提到,「憂鬱症本身就是一種軟弱表現」,我也不認同,憂鬱症本身是一種心理疾病,是大腦神經傳導物質出了問題,為什麼我們可以允許任何器官出問題,就是大腦不行?得了憂鬱症,並非軟弱的表現,相反的,它可以是我們更上一步、選擇「愛回自己」的「勇敢」表現。我生病初期,曾經告訴我的精神科主治醫生:怎麼樣才算勇敢?當時我的主治醫生回:「像你這樣的人活著,就是勇敢。」
阿德勒又說:愛抱怨、總是訴說自己弱點想要控制別人,亦或者人生被寵壞,才導致憂鬱症。我認為以上並非是一個必要條件,頂多只是一個充分條件,每個人都有抱怨的時刻,有些人特別愛抱怨,但事實上,他/她的人生模式就是這樣,他/她的抒發管道就是這樣,他/她可以改變愛抱怨個性/改變抒發管道,但不可以說愛抱怨的人都會得憂鬱症,自卑的人也並非都是會得憂鬱症,阿德勒自己也承認自卑感有時候是一種人生幫助的基石,就好比,下雨天地上都會濕,但地上濕並不代表今天就是下雨天。
但不管如何,看了阿德勒心理學講義,我才知道其實阿德勒也是人,在他那個人們對於心理學探討還不那麼進步時,會有這些觀念是正常的,對於現代而言有些舊有觀念是被淘汰的,甚至並非各個都適用,我想說的是,這就是心理學,人的心理很奧妙,心理學中,沒有絕對的錯與對,也許您可以說我是斷章取義,但只有您相不相信它以及如何實踐它罷了。
分類:心靈

一名憂鬱、思覺失調症患者,同時也是一名同志。努力活在這個不被接受的世界中。喜歡研究歷史和性別議題,興趣是畫畫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