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聽陳珊妮與鍾明軒,知道你「自己」的厲害

這個月《聯合文學》請來青峰的大學教授癸雲,以文學專訪的格局,為青峰做了長達兩萬字的大篇幅訪談。不過在首首如詩的歌詞賞析、豐富的側寫花絮裡,資深音樂人陳珊妮聊青峰的段落不長,其中幾句話卻讓我反芻良久。
陳珊妮:「努力迎合時代潮流的人很多,最難的是像自己。」
「做自己」竟然是一種挑戰
──想要做自己,好像是想要跟全世界宣戰
前不久陳珊妮為年輕網紅鍾明軒製作的單曲〈當我說真話的時候我感到自由〉,就曾經讓我印象深刻。陳珊妮身為華語圈最重要的女性音樂人,親自為年輕網紅製作單曲,這件事本身就極具媒體重量。而我反覆聽,一是因為詞曲旋律,二是希望將其中的靈魂呼喊聽得更清晰,三是想確認我的身體裡,應該有些什麼正在共鳴。
「你要做自己」這句話耳熟到泛濫,但有趣的是,它其實很不合邏輯。
你就是自己,可是你不是自己,才會被提醒──為什麼?因為有諸多外部因素,讓我們不能說真話、不敢表現真實的自己。我們為了評價、為了生存,不得不用謊言或敷衍去掩蓋真實。
我先生K就一直在糾舉我這個「人格缺陷」,只差沒說我是雙面人。(但他沒有惡意,我們很好,不用擔心,哈哈哈)
我每次被抓到就很生氣啊,你可能也會跟我一樣,覺得他教書教到「社會化不完全」:怎麼可以跟婆婆說實話,想被罵還是找架吵?跟客戶說實話還得了,是不想賺錢了嗎?
人生真的難。誠實是一種美德,但我們為了生活的和平與順遂,竟然發展出「善意的謊言」。想要「做自己」,好像是想要跟全世界宣戰。
陳珊妮跟呂士軒共同創作的〈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裡,也用歌詞「成為個夾心學著說謊/外面再塗上他們喜歡的果醬」描述這樣的現象,並體察青少年心境唱道:
「總有天我會打破那扇窗戶的/反正從來不屑他們的大拇哥/總有天當我脫下紗布了/誰都別想別想再掐住了」(陳珊妮&呂士軒〈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
因為想寫這篇文章,我翻出這首歌,聽著呂士軒的嗓音唸著Rap,然後身體裡真的有東西醒了。
 撞破「不想活」的玻璃
──當我活出「自己」,才感受到生命有意義
我大概有二十年的時間,每次覺得壓力大、無力的時候,就會想要直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確實就是認為「死掉還比活著好」的狀態。因此我完全能夠理解,那種困在軀殼裡卻無力改變,帶著憤怒想要破繭而出的感覺。
對當時的我來說,活著一點意思都沒有。
為了生存,結果每一天都在不斷迎合生活周遭其他「上級」的要求,博取他們正向的評價,藉以換取微薄的收入維持生活所需。
我覺得這樣的人(就是我本人)就只是為了要吃飯,跟行屍走肉沒有兩樣。
一直到認識K,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接受我「不想當老師」、「不想考公務員」、「不想當一個樂於加班的好員工」,到最後才體會到「我寫作的理由,不應該只是為了工作」。
說服我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知道非常多人非常辛苦,可能困在先天的生理機能不全,或是後天的家庭環境障礙裡,即使身不由己還是非常努力要讓自己活下去。但這都不足以讓我接受自己「必須」忍受一切,只為了活著。
就算有什麼證據證明人死後不會消失,我也覺得「痛苦地活著」跟「死亡的痛苦狀態」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甚至因為內在的碰撞與撕裂產生更多更激烈的反應,(最高的代價是撞破我家一扇玻璃窗,用頭。)才慢慢體會到為什麼要「為了自己而活」。這很難三言兩語說清,做得到,甚至有這麼做的機會,都很不容易。
但我想要告訴你的是,當我把自己訓練到可以理所當然的說「不想做什麼」,就可以讓我覺得生活起來更有動力,更容易充滿能量,當然就更能往理想的生活邁進。
如果你覺得很低潮,是不是生活裡「不能說不想」的事情太多了?
那就可能是你真正的自我,被這些「其實不想但不能拒絕的事」埋住了。它不只會讓你喘不過氣,其實就是讓你漸漸失去生活動力的原因。
就算「做自己」又怎樣?
──看鍾明軒示範「做自己」如何變強大
 「做自己」說穿了就是要從生活周遭的鳥人鳥事鳥評價裡脫身,但我們可能沒有辦法更換工作或生活環境、沒有辦法斷絕不喜歡的社交關係,那我們要怎麼「做自己」?就算「做自己」又能改變什麼?
在觀察鍾明軒的時候,我發現他算是一個滿全面的範例。因為公眾人物沒有辦法選擇觀眾,不可能說不讓哪些人看到他、不讓哪些人對他下評論。他們必須跟評價共處,必須不斷處理外部評價。不只是公關上的處理,更要從心理上去調適收到評論的感受。
而鍾明軒不僅需要在性向上對抗過去的強勢價值,更同時也是一個時常發表觀點的人,所以經常處理反對意見,可以作為我們「想反對卻不能反對」時的參考。
所以我觀察了一下鍾明軒的處世態度,以及對負面評價的處理方式,歸納出幾個重點:
一、 無論別人說什麼,他都對自己的美麗深信不疑; 
二、 對於不合理的評價,他會予以反擊;
三、 對那些喜歡批評的人,他的態度是「不爽不要看」。
陳珊妮在前文提到的同一次談話裡,也說了這樣的話:
「要去定義你認為有價值的東西,要去定義成功,否則你會讓擁有最多財富、擁有最多知識的人,變得更加傲慢、自私。」(20200201陳珊妮 in 臺北永豐Legacy
以鍾明軒的自信為例,當他自己去定義「美麗」的標準,那麼這件事就不會因為別人說的話而有所改變。而這也確實不是一件真的需要別人付錢或用其他代價去證明的事,只要他喜歡就行。
而一個正直的人,沒有犯罪、沒有惡意傷害他人,言行舉止的標準,本來就是「問心無愧」。所以反擊也好、不反擊也好,其實你只需要對自己的心負責,當旁人的曲解、誤會或評價影響到生活,再去決定要不要處理就好。
所以鍾明軒身為一個公眾人物,一定會去處理不合理的評價,但不管自己做什麼都要批評的人,他就直說「不喜歡你不要看」。
其實不只是他,近年有越來越多的網紅名人都明確表現出這樣的態度,誠然他們不需要在意,二來如果要去在意,他們的痛苦指數應該高到無法想像的地步。
會以鍾明軒為例,當然也是因為他從唱歌難聽到上新聞的「煎熬弟」,走到今天成為單曲MV Youtube觀看數高達246萬,頻道訂閱106萬的高流量網紅。著實為我們證明「做自己」,能夠為生命凝聚多麼強大的力量。
當你明白自己是正確的,不需要因為別人說什麼,去隱藏自己認為對的事,為人生邁出的每一步就更加堅定,自然能夠爬得更高、走得更遠。
--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沒辦法啊,批評我的人是老闆/主管/公婆/父母/前輩……」
這很正常。
其實就是這樣,如何恰當的反擊才會發展成一門學問,就是所謂的表達與溝通技巧。
我沒有要建議大家使用鍾明軒的反擊方式,之後也會再試著寫下從心理層面改變的方式。希望在太多剛性需求阻撓我們「做自己」的時候,跟大家一起先從可以改變的地方著手,一起慢慢提高生活裡有所熱愛的比例。
最後還是想用陳珊妮那次談話給聽眾的鼓勵下結語。
「讓我們一起,變成一個更厲害的普通人。」
延伸閱讀
Kono電子雜誌《聯合文學》2020年11月號訂閱《聯合文學》雜誌
Shopping Design訪音樂人陳珊妮:想要打破框架,先整理自己的知識與技術
女人迷專訪陳珊妮:花時間習慣自己的長相,你會成為自己的專家
分類:藝文

賽跑的時候大睡特睡的一隻老兔,獨自落後地醒在都市叢林。是不來的東風,是不飛的柳絮,是經過你身邊的達達馬蹄。嘗試用文字找回自己的聲音,找回奔馳原野、挑戰蒼鷹、讓世界看見自己的勇氣。已經快要忘記自己寫多久的長廣編撰述者。如果有需要,請來信至[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