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電影] 2019.08.16《阿拉丁》

迪士尼 阿拉丁 茉莉公主 阿拉伯 wrenyi-watch
電影版的故事大綱,和當年沒什麼不同,但在茉莉公主上的細節刻劃增加了很多,尤其是關於女性話語權的問題,茉莉公主忿怒地唱「無言以對(Speechless)」的時候,覺得蠻感動的。一個影評人說:迪士尼公主的共通主線就是,眼前有一條被鋪好的道路,但是她們決定另闢蹊徑。
我反思了一下以前的認知,曾經開玩笑地批評睡美人躺著等待王子的吻、白雪公主等待王子的救援、小美人魚為了男人捨棄一切自我。
延伸閱讀:A Day Magazine -《當童話故事淪為生活夢魘:「小美人魚」配音員坦言多年來收到死亡威脅》
但十九、二十世紀大部分女子能做的最大抗爭,或許就只是自由戀愛,找一個可以接受她叛逆個性的男子來結婚,讓她的後半輩子少點主流束縛。
1992年的茉莉公主,需要一位阿里王子來繼承王國主權,允許她走出高牆。2019年版本,歐洲價值觀下的茉莉公主,可以自己成為蘇丹,不再需要男人擁有王子頭銜,她可以單純地喜歡善良的街頭阿拉丁。
實際上,根據多數阿拉伯地區法律,女性至今不論結婚、出遊、看醫生,都需要男性監護人同意和陪同。
1977年,一名19歲沙特公主因與情人私奔被處以石刑砸死。
延伸閱讀:kknews -《「黃金籠」中的沙特公主》。但疑似是杜撰故事,查不到史實紀錄和新聞
杜拜的薩曼莎公主和拉法蒂公主姊妹被監禁數年,分別在2000年和2018年逃亡失敗。
延伸閱讀:地球圖輯隊 -《逃不了黃金牢籠被抓回 阿聯釋出杜拜公主近照》
沙特國王阿卜杜拉與前妻生的四個女兒--薩哈爾、瑪哈、哈拉、賈瓦哈,和新版的茉莉公主一樣受過高等教育、對國家的未來有所抱負理想,卻沒有那麼好的待遇和結果,2014年據傳已被監禁13年,若加上之後沒有音訊的年份,至今已19年過去。
延伸閱讀:轉角國際 udn Global -《沙烏地的公主們:浮華宮廷的「血色童話」》
這些現實中的公主都不是靜靜地等待著,她們抗爭的力氣如此單薄,確實需要能幫她們遠走高飛的「阿里王子」。
許多微不足道的叛逆,負擔的都是千萬個、堆疊起來足以殺人的議論,做自己真的沒那麼容易。男女有別,但社會化在其中又把我們分開了幾米?或許根本的差異要比我們所想的要渺小許多。


  

延伸閱讀:【索引】影視欣賞 2011-2020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