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3

分享

攝影是眼睛,書寫則建構了我個人的全面性

夕陽,球場(2019/11/16)

  因為功課的關係,翻起了過去的照片,有許多有意思的畫面,也掀起了過往的回憶。覺得超級有趣的,好想和她做朋友,搞一些瘋狂的勾當(從學校走三個半小時路回家、五點出門騎腳踏車上學、練倒立、跑步、打壘球、睡學校)。的確上大學後,我變得無趣多了,世故些了。
  有些畫面遺失了,可能在家裡的電腦中,希望能找回來。攝影是眼睛,書寫則建構了我個人的全面性。我不願失去想起來的能力。 

評圖(2019/10/28)

恩慈宿舍(2019/12/10)

教學大樓與良善宿舍(2019/12/10)

體育課(2019/12/20)

  再來是一些更久以前的照片,「懷念」兩個字已經不足以緬懷那段時光了。攝影技巧或許不高明,卻是對我有很大意義的照片們:

高中拍過最美的天空(2016/12/20)(高一,居然是高一呀,好久以前的感覺了)

高一下的教室,門口在黑板兩側,很特別、特別詩意。這棟是學校的古蹟,窗戶都是上掀的,真的很漂亮噢!(2017/4/8)(她是禮盒魚,「節節敗退守著自己最後的自尊心」這篇有提到一點她的故事,我們是班排的夥伴)

  我還有很多故事很想說,荒誕的、絕妙的、悲傷的、歡快的。我其實很容易忘記自己,過去成就了我嗎?我什麼都記不得了。如果有機會,我該把這些經歷寫下來的。(打排球的經驗、高中悖逆的生活、走路到中原的故事,再畫個大餅)

下雨天,於是赤腳的班上同學(2017/6/3)

學校排球隊,剪影好像哪種BOSS似的(2017/6/8)

電影、動畫會出現的光圈。還是在球場旁,很久以前就很愛打排球了。(2017/9/4)

大概不是我拍的,打球,林敏註解「興奮到模糊」。這是誰我看不出來,左一是方彥文(帶我們打球的公民老師)、左二是學妹、右一是曾(簡排一員)。拍照時間未知,應該是我高二的時候。

我們學校打排球到走火入魔。雨天夜裡的敏求廣場,碰個球都要佔場的學校,我想並不是很多見。(2017/12/7)

高二校慶,這是我,所以不是我拍的。狂妄地吃便當,這件外套現在還在穿、脖子上掛的相機已經不在了(2017/12/9)

聖誕節前夕,班上辦了小天使小主人的活動,我抽到林敏。她嚇到,但大概有猜到吧。(右邊的是短髮時的我)(2017/12/22)

畢旅,波波與她影中之人。畢旅的事大概也可以談很久,我還記得的話(2018/3/30)

跌進田裡,老師口中的警惕、代代的傳說就是在指我。波波拍的,這種時候,拍照和大笑是比拯救夥伴更為重要的。(2018/3/31)

我們的物理老師——敏媽,本名已經忘記了。左邊第二排第一個是林敏、她後面的是波波,是我高中非常重要的朋友之二。(在〈週日打球確幸〉〈意象性的人格分裂〉中有提及到林敏,波波則還沒有向大家說過)(2018/5/30)

  如果是向老師、石老師、陶、維霆這些人,我總不會特別提他們在哪一篇出現過,因為他們會一直出現著,是在我身旁的人。
  之所以寫她們存在記憶中的哪一部分,我其實是怕承認,她們已經成為回憶了。

這張就單純是漂漂亮亮的。題外話,這張有被我選進學測面試的作品集,我命它為〈天蒼蒼夜茫茫哪個孩子沒回家〉。面試官(好像是劉時詠老師?)說:「進室設系可能會天天不能回家噢。」我真該當真的。(2018/11/5)

畫質不是很好。之所以會放這張,因為它有股魅力,她要走了,光明的那頭。(她是林芝,我跟她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談,是高三班上的好朋友)(2019/5/15)

  大概就是這些了,說這些話可能摻雜很多我自己的記憶,若是不太明白我也能理解。
  我看見以前的我,笑是發自內心的呀。看得出那不一樣了,不一樣了。
  不知不覺也半夜兩點了。我簡短帶過今天。
  十點起床寫《夜市深處》,搞東搞西,我可以看自己寫的文章過一整天。一點去吃午餐、寫區域文明史的讀書心得,三點去上日文課。今天考試,我知道,但我還是去了。幫老師發考卷。我帶著家當到教室外,繼續寫我的心得報告。日文課的組員在考試後稍稍討論了一下,所以決定報告羅蘭了嗎?我是很感興趣的,但似乎沒有個適切的結論,決定週末電話聊。
  我們這個小組對報告非常投入,大家都是能言善道的人,討論起來很帶勁。結束後,居然一起去打排球了,只是通識課認識的人欸,莫名地合得來。
  〈自己的問題,其實是社會結構的問題〉這一篇裡提到的,很可愛的會計系女孩子,意料之外地會打球!高中是校隊的,完全不像她外表的文弱,負責大砲的位置。其他兩個就不太會打。
  大概五點多,剩下我跟胡晉嘉,我教了他一點,主要是肢體的不協調,與敏銳的反應機制(球感)還沒建構起來。其實我不太會教男生,因為男生女生在排球上遇到的困擾是差很多的——男生的力氣大,扣球的問題是頻頻out ball;女生則是沒力氣,或是跳不高、過不了網。高手對於男生是比較簡單的(甚至比低手簡單);女生則會因為力氣不夠,球推不出去或吃蘿蔔。
  所以我不太能以我自己的經驗,去告訴他該怎麼打,因為他也許在某方面的能力(力氣之類的)比我還好。
  總之打了一陣子,我幫他舉球、他練習攻擊,六點就各自散了。他喝了我的水,我借給他兩張OK繃(手磨到地板,血染濕了整片OK繃的紗布)。排球真不是一天兩天能練起來的,至少要一兩年才能勉強有個樣子。跨不過時間磨練的,就站不到耀眼的場上。有個朋友一起策勵進步是很需要的。
  晚上系排練球,打得還可以,舉球不錯噢!(我的上手終於有能看的一天,以前我都只敢低手舉)再來就是背舉了,會背舉真的帥,場上「哇~」一聲的那種。虛榮感哪。
  結束後跟維霆、珮臻吃火鍋,真是打擾他們小倆口了。吃完後我就先回家了,洗澡打這些又臭又長的東西。快三點了,明天要回台北看牙,晚安。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