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秋天的花(一)

咖啡 南開 台北 小說 像極了愛情
深夜的警局,警方破了個大毒窟開記者會,各家電視台都來了
攝影記者忙著拍攝畫面,文字記者了解完案情做完筆記彼此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今天穿了新鞋跟有點高,一早到現在,腳痠心累,韓云隨意挑了張警員辦公椅坐下,在桌下悄悄把高跟鞋給踢了,負責新聞聯絡的秦更走來遞了瓶咖啡給她:累了?
韓云點點頭一副你懂的表情不說話光是輕輕的點點頭
真的很累,一早九點的省政會議記者會,下午的省議會總質詢,再接著晚上的小夜值班,今天已經上班遠遠超過12小時,真不知道沒有熱情怎麼撐下去這工作
秦更看了一眼地上的高跟鞋,笑著:累還穿這麼高的鞋子折騰自己?
韓云抬頭看了身高180幾的秦更一眼:最好你們高個的人懂我們矮個的辛酸
秦更:不懂,說真的,我真不懂你們女人幹嘛老穿這麼高的鞋子折磨自己
韓云懶得跟他長篇大論,簡短的說了句:為了美
只見秦更把臉湊到跟前,眼眸亮晶晶的,看定韓云緩緩地說:夠美了
故意把們字咬得特別重了一點,秦更臉暗了暗,自嘲地笑笑退回了原位
從第一天跑新聞上警局開始,兩人認識快五年了,平日打打鬧鬧旁人常湊興催兩人成對,但是秦更沒往前,韓云也不動,秦更是好人是迷人的男人,但是不是她的菜,雖然帥氣卻從沒讓她心跳漏半拍過,當哥們倒是很適合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等攝影做完工作,韓云正想把高跟鞋穿上,一雙長腿跨了過來,還沒見到人一隻長手伸過來把辦公桌上的抽屜打開火速抽出一疊文件
韓云趕忙道歉:抱歉,坐了你位子,馬上起來
一邊說著一邊忙不迭地低頭要把高跟鞋給穿上
只聽對方沉沉的說,沒關係你坐吧,休息一下
韓云抬起來,辦公室的白晃燈光下看不清臉,只知道又是個高個,忍不住脫口:你好高啊,你們警局的人都這麼高啊
秦更在旁邊先笑了:你們女記者都這麼矮啊
韓云給他一記白眼:不准歧視矮子!
韓云正想站起,只見那人又開了個扁抽屜,拿了個OK蹦出來遞過來說:你腳後跟流血了,貼著
大手指節分明指甲修剪得乾淨整齊
韓云低頭一看,還真的腳後根讓新鞋給磨破皮了,自己倒沒注意到,還以為是新鞋子咬腳的疼
真是個暖男刑警,韓云這才仔細看了他一眼,單眼皮薄唇清朗帥氣,韓云心裡一動
那是兩人第一次相見
兩人在一起不到一個月,芮平趁了個假日一路往南開,韓云正想問我們去哪,只聽芮平平平的說:上我家去
韓云驚嚇得有點搭不上話了:你家?不會是台南那個家你爸媽的家吧?
芮平淡淡:是
韓云:你知道我們才交往不到一個月吧
芮平:知道
韓云:那現在去你家是怎麼回事
芮平:我不想玩遊戲,我們就是在一起了,我想讓家裡人認識你
韓云瞬間不知道該驚還是該喜,吶吶的說:我都沒準備這樣好嗎
芮平輕輕笑了:不用準備,你這樣就很好了,我爸媽會喜歡你的
車子在個優雅帶個滿園綠意小院子的兩層樓房前停了下來,車才熄火只見兩個笑容滿面的老人家從房裡走了出來親切的打著招呼:韓云是吧,來來來,快進來
韓云看了芮平一眼,他回了個微笑,大手抓起他的手往屋裡走
屋裡桌上已經擺滿了一桌新鮮水果飲料
韓云才剛戰戰兢兢的坐下,只聽秦媽媽笑意滿盈的說:韓云啊,聽說妳爸媽都是國小老師啊
韓云:是啊,芮平說你們是高中老師喔
秦媽媽:是啊,我們兩前幾年才退休的,這可好了,以後跟親家們可有共同話題可聊了
一句親家讓韓云心中一跳
當天晚上,留宿在芮家,芮媽媽準備了兩間房,親切的對韓云說:芮平睡他房間,客房我整理好了你就睡客房吧
韓云乖順的點點頭,只聽芮平馬上接話說:我房間有衛浴,她睡我房間我睡客房吧,比較方便
入夜的鄉下好安靜,連車聲都沒有
韓云洗完澡一身沐浴乳的清香,房間裡四目望去都是芮平成長的痕跡,書櫃上幾張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的照片,青澀的少年時期,跟同伴們擠在一起,表情波瀾不驚的面對鏡頭
躺上床,想像著芮平多年就是躺在這床上入睡的,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手機訊息聲響起,芮平傳來的,簡短的問著:睡了嗎?
韓云俏皮的笑笑,速回:準備要睡了,我在你床上了
床上有著熟悉的令人安穩的芮平的氣息,躺在床上像窩在芮平懷裡令人安心
芮平秒回:別以為我不敢收拾你
一夜好眠,睡的迷迷糊糊之間,感覺被窩裏更暖了一些,熟悉的芮平氣息更濃了,被一個暖暖的懷抱緊緊摟著,恍恍惚惚以為在作夢,直到一隻手握上了胸前的柔軟用力掐了掐,韓云瞬間驚醒,明白是芮平鑽進了被窩裏緊緊抱著她
韓云壓低聲音:你瘋了,這你爸媽家呢
芮平嗓音帶著剛醒的低啞:別怕,他們出門運動吃早餐了,要九點才會回來
說著,大手更用力的揉捏著韓云豐滿的胸部,拇指滑動搓揉著乳頭
韓云雖然嬌小,胸部卻是豐盈挺翹,青春期的時候還為了跑步的時候,胸前的波浪晃動感到尷尬
韓云嘆了口氣,舒服的任芮平兩隻大手掌各握一支乳房用力搓揉,向中間靠攏又往兩旁分開,感覺到胸前兩粒愈發堅挺,整個身體熱到滾燙,一個粗硬的肉棒頂在屁股處磨蹭著,韓云感覺到下身濕熱熱的
兩人認識一個月來,雖然也有親密行動,但是都在最後一關喊卡,韓云個性慢熟,芮平也不催促,靜靜地守在一邊等她
在這個溫暖的,滿滿是芮平氣息的床上,韓云覺得自己軟成一攤水快要棄守
就在這時候,開關大門的聲音硬生生的像砸在心上一樣,聽見芮平的媽媽壓低聲音對這芮平爸說著:輕點,別吵著他們了,讓他們多睡點,早餐先放電鍋裡暖著
芮平心有不甘的倒也迅速地翻身下床,悄悄開門鑽了出去
在芮平爸媽一聲聲再來玩啊的招呼中,車子往後倒離開,兩人瞬間都想起什麼似的輕輕笑了起來
芮平:差點在我從小長大的床上收拾了你
韓云輕輕笑著沒說什麼,回味當時,有點似有若無的遺憾
回到台北各自忙碌,芮平被派去花蓮受訓,一去就是一個禮拜
這天跟公司同事一起團購的水餃到貨,這家水餃之前團過,芮平很喜歡直誇皮薄肉鮮,他最怕吃到皮很厚的水餃
這次韓云特別多訂了兩包,打算到貨就去塞在芮平跟秦更合租公寓的冰箱裡,讓他們想吃時就可以簡單下點水餃當一餐 
她停好車,提著沉沉的水餃往樓上走,在包裡掏出鑰匙開了門,只見裏頭一片敞亮,電視裡正播著笑聲不斷了韓綜節目
韓云以為秦更已經下班回家了,換了拖鞋就往裡面走,一邊喊著韓更
只見廚房裡閃出了纖細長髮的女生,短褲背心,一入眼最引人的全身白皙的皮膚,在燈下透著亮
女生狐疑的看著她遲疑地問:你是?
韓云正想著要怎麼回答,只見她秒懂似的自顧接話:你是秦更的女朋友吧?他還沒回來,你好,我是他室友芮平的女朋友
韓云心中一震,想著,現在是什麼狀況,畢竟也出社會幾年了,她緩了口氣,淡淡笑著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他們愛吃一家水餃,我們公司團購了一堆,我拿兩包給他們放冰箱
女生笑咪咪的看著她說謝謝,臉上沒妝,眉目清朗,因為白,整個人有種說不出的氣質感,像是從小印象中那些拉大提琴的女同學
韓云把水餃放進空蕩蕩沒甚麼東西的冰箱,淡淡的跟女生說了再見,出門的時候,順手把鑰匙放在門口的鞋櫃上,關上門,走了
等著電梯,韓云心理沉沉的,不難想像,這女生應該就是芮平的前女友,或者說,她以為已經分手的女友,她聽秦更說過她,有次聊天說漏嘴,秦更提過芮平的前女友是警察,爸爸還是警政署高官
雖然做著貌似戰鬥性很強的記者工作,韓云其實很不喜歡爭搶,工作生活感情上,很多時候,都是抱著一種”你要啊,好啊,拿去,我不跟你搶的隨遇而安”,大學時候那個男友,出軌了學妹,她二話不說就退出,很明白的態度"要就拿去",難過當然有,但是糾結不是更苦嗎,她想
警察這麼白,不用出操嗎?韓云意識到自己居然最糾結的是這點,自己覺得好笑,其實沒有什麼難過的感覺,只是在心裡重重的嘆口氣,想著:又來了 
回家卸妝躺在床上,想著隔天一早要去苗栗連線,卻怎麼都睡不著,手臂環住自己,有點想哭,輕輕地跟自已說:別哭啊,沒事
開著小夜燈的昏暗室內,電話響了起來,她看了看,是芮平,沒接,聲音停了,馬上又響了起來,一連循環了5次,她聽著音樂響起停下,一遍又一遍,接起來要說什麼呢,說”我今天看到你女朋友了”說”你女朋友好白氣質很好呢",女生說”我是芮平女朋友”時,臉上歡快的神情在腦海裏一再浮現
沒幾分鐘,電話又響,韓云怕是公司有事,摸過手機一看,韓更,她想著要不要接,遲疑間,鈴聲停了,瞬間馬上又響了起來,依照她對秦更地了解,再不接他沒準會跑來直接敲門找人,嘆了口氣接起電話
"你看到了?"一接起電話,秦更毫不拖泥帶水直奔主題
韓云失笑:不愧是新聞聯絡人啊,很會抓重點啊
秦更悶悶的: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你不要誤會芮平,都是我的錯,給我一分鐘解釋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