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展覽《隔壁珊迪 The Neighbor Sandy:外籍看護_自己的房間.zip》

台灣 外籍看護 移工 展覽 東南亞

展覽《隔壁珊迪 The Neighbor Sandy:外籍看護_自己的房間.zip》

珊迪,一隻來自德州的松鼠,目前居住於太平洋海底比奇堡市海螺街上的Treedom 裡。在台灣,從中央山脈到蘭嶼,各個有著長照需求的角落棲居著一個個實際上不叫珊迪的「珊迪」,從母語與家鄉味的羊水當中剝離,來到福爾摩沙勞動、居住、生活。被《勞動基準法》流放的勞雇關係被壓縮在《就業服務法》與合約的夾縫之中;在屋簷之下沒有屬於自己的空間,也不歸屬於這樣的空間,她們壓縮著身子勞動著也壓縮著身子入睡;堆疊壓縮了所有家當的行李箱紙箱置物箱再現了勞雇關係的垂直結構,在屬於雇主的皺摺空間中的平滑之處突起成為新的、異質的、生不了根的、隨時可被夷平的皺摺...... 
 
▌ 展覽簡介
目前在台灣的外籍移工總人數將近70萬人,其中25萬為「社福勞工」(註一、註二)占總移工人口總數三分之一的比例。社福勞工與產業勞工的工作取向極為不同,目前仍不被納入《勞動基準法》。多數的看護工需長住雇主家,工作時間與休息時間難以釐清,進而造成這些家戶移工特有的職業困境。
選擇跨國來台擔任看護的東南亞移工們,在進到雇主家後從事照護、家務等勞動工作,多數的他們為因工作性質所需,必須 24 小時待命並密切注意被照顧者的健康狀況。日以繼夜與被照顧者同住的他們,面臨了工作和生活場域的重疊,導致其休息時間破碎、缺乏可自主的空間、也難以保有生活隱私。

【借珊迪之名】
本次展覽借《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Pants) 中的松鼠珊迪(Sandy Cheeks)(註三)之名與形象作為再現主體境遇的象徵。珊迪從陸上移居到海中,海洋中巨大的水壓和不同於陸地的缺氧環境對一隻陸生動物而言,就如同外籍看護工的跨國移動,所必須面對陌生社會/家庭的制度、風氣、文化…等。而珊迪住家半圓形罩的透明,使的在樹屋之外的環境和進行的活動都可以被直視,借此比喻看護工的空間狀態。

【外籍看護工的職業困境與風險】
看護作為受雇者,與被照顧人或連同被照顧人的親屬同住一個屋簷下,彼此之間存在著垂直的權力結構,產生不同層面、不同程度的可見與不可見的壓縮。
不在《勞動基準法》保障規範內的外籍看護,適用法規僅《就業服務法》。勞雇關係往往咬合著台灣人對東南亞藍領勞工的歧視,以及慣性將家事工作與照顧工作化約,並在父權社會既定的家事為女性專屬且應為無酬勞動,或家事非正規工作也無涉專業等觀念之下,產生對於看護工作的輕視。和雇主簽訂的勞動契約本意應作為勞雇雙方的基本保障,惟因跨國資本主義與國族主義、性別議題等的複雜交織,造成了極為不對等的勞雇權力關係,讓這一紙攀附在語言的障礙高牆之上的契約成了雙面刃,在一些特定情況下壓縮身為勞動者的權益。
外籍看護在台灣與被照顧人同住,其原因並非外籍看護飄洋過海來到此處安身立命,乃因所具備之勞動力被需求而來到台灣,且因著勞動力被需求的方式使然。給予外籍看護所能自主支配的空間被視為得到勞動力而必須付出的成本,在各種有意識無意識又或是有選擇與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壓縮至最小。
若從人的角度切入來看,在缺乏可完全支配的封閉式空間之下,入住各個家戶中的外籍看護已成為遭受暴力對待、性騷擾、性侵害的高風險族群。除此之外,外籍看護與被照顧人之間生活空間的壓縮也導致雙方互相無法保有完整的隱私,亦可能導致彼此之間的關係張力居高不下。
若從物的角度出發,那一個個隨著外籍看護移動的行李箱、紙箱,壓縮式的存放所有的的家當。行李箱看似他們最能自主支配的空間,卻仍會被檢查、被扣留,因此既使是封閉的、可上鎖的行李箱,亦無法使得隱私免受侵犯,甚至無法保障外籍看護對放置其中之物品的所有權。

【外籍看護_自己的房間?】
展覽《隔壁珊迪》將聚焦在外籍看護「無自主空間」的議題上,由私人物品的空間配置去理解外籍看護在台灣的空間狀態。日常生活中從屬物的擺放時常可作為空間從屬狀態的標示,人們可藉由空間中所擺放之物品識得空間之所有人。物品的擺放方式亦作為處於場域中個體對空間支配力的展現,個體藉由從屬物的擺放將自身對空間的支配力從本體向外延伸。
外籍看護對於身處的場域往往缺乏他們能自主支配的完整閉合空間,亦缺乏可自由支配的收納空間。他們的私人物品被無空隙的堆疊擠壓放置在行李箱中帶到台灣,而到了雇主家之後,這些物品物品的壓縮狀態則因著仍處在「他人空間」之中而持續存在著,再現了他們與雇主之間的權力關係。行李箱作為外籍看護僅有的所能支配空間,就像是他們自己的房間。
以行李箱作為房間的概念去理解外籍看護職業在各層面所受到的壓縮,展覽使用平面影像另闢一個「解壓縮」的空間。南南邀請四名在南部工作的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會員,將他們從隨身包、行李箱中選出的物件以靜物攝影的方式呈現。由個人物件擺放而成的影像如一幅幅肖像一般,安穩沉靜的開展,期望觀者透過對畫面的凝視看見他們在擔任一名看護的同時,也是身為女性、情人、母親、宗教信仰者、工會姊妹等多重身分加總而成的生命經歷。
他們像珊迪,卻也不是珊迪,他們沒有珊迪的頭盔和太空衣,也沒有可獨居的Treedom,更沒有珊迪的來去自如。或許可以更進一步問的是:台灣的甚麼可以成為他們的頭盔與防護衣?法規、契約、工會、你或我嗎?

【後話】
本次展覽借珊迪之名還有最後一重的意涵,也是展覽名稱「隔壁珊迪」的來由:台灣人鮮少使用外籍看護的本名或他們喜歡的暱稱來稱呼他們,通常是取他們本名當中的其中一個字(可能是名、姓或中間名的任何一個以音譯方式取一個順口卻沒名沒姓的中文名字(當然也可能是隨機取一個與本名完全無關的中文名字)。此中文名字亦被放在居留證上,公家機關通常傾向使用這樣沒名沒姓的中文名字做為各項文件的登載使用。但廣大的群眾對於外籍看護這整個群體常常使用瑪麗亞、菲傭等集合名詞來稱呼。這樣的稱呼既不符合他們的實際職業(看護並非傭人),也抹除了個體的異質性,扁平化對他們的理解。這樣的稱呼更殘忍地將這群在台灣廉價長照政策下忍受低薪、長工時、缺乏保障、專業不受肯定的外籍看護去人化。
隔壁珊迪的隔壁講述了他們的存在就如鄰居一般的平凡,常在我們的鄰里卻時常被當透明人對待,而珊迪除了是 Sandy Cheeks 的名字,也是另一個常見的女性名稱,以此致敬在台灣沒有了名字的每一個他們。

▌ 展覽名單
主辦單位_南南 Nan-Nan、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 Domestic Caretaker Union、午營咖啡 A Break Cafe 
贊助單位_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
名譽總召_安水皮
展覽策劃_Damien Chen、粘媁婷
展覽公關_王秋雯
展覽執行_Damien Chen、王秋雯、粘媁婷
平面設計_胡筱琪 @日晒設計印務所
影像後製_蔡詩妤 @sibyltsaidiary
翻譯_Bonang、Damien Chen
特別感謝 Special Thanks:
Bonang、Bordz、Ehlyn、Emma、Jocelyn、Jun、Lhen、Lian、Lohra、Lolita、Lore Diano、Marilou、Yi-Xuan、黃姿華、賴佩吟
Father Cris、范兆雄、粘力元、陳沛恩、簡銘萱
-----------------------------------------------------------------------------
註一:根據勞動部截至109年8月底的統計資料。
註二:台灣目前開放外籍移工可從事工作項目分為「產業勞工」與「社福勞工」兩大類別。「產業勞工」包括製造工作、營造工作、海洋漁撈工作及屠宰工作等,而社福勞工則包括家庭看護工、家庭幫傭、機構看護工工作。
註三:松鼠珊迪為陸生生物,因從美國德州移居至太平洋中城市比奇堡 (Bikini Bottom),在深海中活動必須穿戴太空衣與頭盔,住處則是仰賴大型半圓頂罩保存空氣、營造陸面環境。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