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二話:花獅子園遊會之四

  
  隔天早上,真紀才遲鈍的意識到,昨天鄭鏡是刻意來去後院的,因為平日他在家都會把瀏海綁起來,早上弄水餃餡時也是,否則會妨礙視線,但是他出現時瀏海卻放下來了,恐怕是早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想被認出,免得惹麻煩,所以才放下瀏海。
  我怎麼這麼後知後覺……真紀在心中哀號著。
  結束反省,立刻傳LINE謝謝他,卻只等到已讀不回,本就理虧的真紀,不敢再說些什麼,僅抱定要當面道謝的主意,恢復兩人好不容易拉近的距離,遂一整天都在找機會接近鄭鏡。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寫作 校園愛情

  但因著園遊會近在眼前,大家都很忙,做道具、練習做蛋糕、布置場地等,幾乎都忙來忙去的,就連真紀也被派去繼續上油漆,為了趕在園遊會前畫好,真紀只能一面努力在舊校舍畫畫,一面用等乾的時間在學校內找鄭鏡,卻無一所獲。
  回到家,不知鄭鏡是故意或無心,真紀總找不到兩人獨處的時候,最後,反倒被激起鬥志的塞紙條在鄭鏡房間的貓門,也不知道他看了沒。
  就有那麼討厭我嗎?
  我真的很麻煩嗎?
  越想越委屈的真紀,無可奈何的心想──算了,反正我已經道謝了──花獅子園遊會開始了。
  人聲鼎沸,摩肩擦踵,熱火朝天的操場內,正被一個個攤子和來光顧的人們塞得滿滿的。
  丟水球、射飛鏢、比腕力、鬆餅舖、飲料店、刨冰攤的叫賣聲不斷,與講台上的歌唱比賽的歌聲混雜一氣,搞得大家不加大音量說話,便很難將聲音傳達給彼此。
  更別提那些被班上派來操場攬客的宣傳員,每個都使盡全力的說著宣傳語,只差沒敲鑼打鼓了。每每看到認識的人,拉著對方的手就往班上帶,彷彿每個人都解開束縛般決意大鬧特鬧。
  因著如此,無法說話的真紀,在這喧鬧的場合內,變得更加不起眼了。
  儘管她身穿一套用厚紙板做成的巨大歐立歐夾心餅乾裝。
  直到今天早上到班上時,真紀才知道得穿上自己上色的餅乾裝,被派去操場宣傳時,她沒有生氣,反倒鬆了口氣。
  原本還以為自己會被派去洗碗盤,後來才知道最沒人要的工作是宣傳員,大家三推四推,最後就推到沒辦法用說話表達自己意願的真紀身上了。
  再加上范巧巧當著大家的面,秀出她在學校匿名板上發現的照片──真紀和某位只拍到背影的男子一同逛街,表示昨天下午真紀不僅沒有來學校幫忙最後收尾的工作,居然跑去約會,還被拍到了,大家沒有責怪真紀就很大度了,當一下宣傳員盡班上一份子的職責又有何不可?
  范巧巧此舉讓昨天忙得焦頭爛額的同學們,紛紛對真紀露出不滿的神情。
  「我不知道昨天要來學校。」真紀用冊子寫著。
  「怎麼可能不知道,前天傍晚大家在教室準備道具時,一起決定的啊!」范巧巧一面高聲說,一面轉頭環視眾人,許多人都出聲附和。「妳不想幹就說!別搞得好像我在欺負妳似的。」
  「我沒有不想做。」真紀舉起這頁後,翻到下一面,打算寫上:「那時我在舊校舍上油漆。」時,鄭鏡忽然開口了。
  「言同學那時不在教室。」他說,隨即被范巧巧和她的姊妹們狠瞪。
  韓清啊了一聲,說:「對了,我記得言同學拿著厚紙板和油漆離開,有人注意到她什麼時候回來嗎?」
  「當初我們剛開學時就一起團購了,妳後來才轉學進來,只能自己去買。」
  「既然言同學不知道,而且我看照片裡腳踏車的籃子裡的塑膠袋上是美術社的商標,看樣子言同學應該是去買美術用品了,是嗎?」
  真紀點頭。
  韓清的話讓同學們清楚是自己誤會了,當下,尷尬的氣氛在教室內瀰漫,范巧巧的臉忽紅又白,兩手握得緊緊的。
  「好啦!是我的錯,我來當宣傳員,可以了吧?」范巧巧自暴自棄的說。
  真紀搖頭,指了指自己,然後將需要的東西放入口袋後,自行走到用寬布帶連接的兩塊歐立歐餅乾形狀的板子前,揹背包似地套上自己的雙肩,然後像螃蟹一樣,側著身子走出教室。
  收回注視真紀離開的目光,韓清嘆口氣,拍拍手並說道:「好了,時間不多,我們開始吧。」
  同學們一哄而散,覺得面子被削的范巧巧倔強的立在原地不動,直到姊妹們去拉她才離開。
  於是,便演變成真紀現在獨自宣傳的窘境。
  一開始她覺得很不好意思,超糗的,但漸漸的,被有趣的場景給吸引的她,拿起掛在手腕上的相機開始拍照,沒多久便忘記自己的處境,沉迷於各種畫面中。
  像是踮著腳尖買手工餅乾的孩子、橫越操場而掛的三角旗、水球砸中牌子的一瞬間、因為太過緊張,不小心在台上跌倒的參賽者;以及看到她在拍照,主動請真紀幫忙拍合照,還有想和她合照的同學們。
  她就這樣賺到好多免費的食物,索性脫下餅乾裝,就這樣坐在遠離操場的草地上,任意吃喝了起來,反正也累了。
  「欸,原來妳在這。」
  忽然有聲音響起,正在查看照片的真紀,愕然的抬頭望,發現來者是張帥恭時,愉悅的笑臉瞬間被厭惡的表情取代。
  「言真紀,妳得了失語症對吧?」張帥恭像是懷抱著某個鬼主意似地,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她。
  覺得上次在後門遇到對方,根本倒了八輩子大霉的真紀,將視線放遠,看向熱鬧的操場,完全不想理他。
  張帥恭也隨之望去,隨即便發現籃球隊社的投球攤位就在不遠處,隊員們任由客人指點挑戰比賽投籃數的對手,就這樣在籃球架下比試起來,氣氛炒得很熱,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彷彿有沒有他在都無所謂。
  這個念頭閃過張帥恭的腦海的瞬間,一股暴怒湧現從胸口燒著他的全人。
  他猛然轉頭怒瞪真紀,語氣陰狠的問:「妳都知道了對不對,知道我為什麼要去看何醫師。」
  真紀皺眉,露出這個人又在發什麼瘋的表情。
  「我是被逼的,教練和……」
  「帥恭隊長,來比一場啊!」發現張帥恭在不遠處的隊員,開心地朝他大聲招呼著。
  被這聲叫喚嚇一跳的張帥恭,膽顫心驚的看向籃球隊的攤位,發現大家都笑得一臉沒煩沒腦的,像是之前發生的事情不曾留下痕跡,在意的人只有他,只有他。
  這更令張帥恭怒不可抑,單手握拳握的死緊,青筋直冒。
  因為太遠,看不清他的表情的籃球隊員,接二連三的慫恿道:「我讓你十球啦!」「看你不敢啦!」「隊長一個可以單挑十個啦!」
  被這熟悉的調侃,突然化解一肚子憤怒的張帥恭,低頭望著自己發抖的手心,深吸口氣,朝隊員們揮揮手,轉身拉起真紀,拖著她便走。
  「原來隊長有約會啊!」某位籃球隊隊員說。
  「隊長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其中一個問。
  「教練說再過陣子。」
  「希望隊長能快點回來,當隊長好累喔……不僅要帶頭練習,還要做教練和你們之間的橋樑,難怪隊長會累,想休息。」
  臨時隊長忍不住發牢騷,眾隊員連聲安慰。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分類:藝文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