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10

分享

魚片早餐店五九事

對賭 講幹話 識時務 永和豆漿 早餐店
( ̄3 ̄)/當天晚上楠哥就將那位阿姨告訴阿旺,到了魚片上班時,阿旺還特地跑來問魚片那位阿姨的拉屎的經過,別再提了如果回想起來等一下的早午餐要怎麼吃呀!?
( ̄∀ ̄)Ψ不過既然問了,那魚片就開始加油添醋說了一次,阿旺最近八卦魂似乎已經覺醒了。
魚片「那位阿姨應該不會來了,她這籃菜還在這說,她昨天忘記拿了,到底要不要充公丫。」
阿旺「你這樣很沒良心呢!」阿旺妹跟黃姊都點了點頭。
魚片「這不是常規操作嗎?=-=a而且也就打打嘴砲,又沒真的要做,覺得自己超有良心。」
黃姊「賣假,這才是你的本性。」
魚片「天地良心,魚片品質世人…」
阿旺妹「皆呸。」
魚片「能不能讓人快樂聊天丫。」
阿旺「我覺得那位阿姨會回來拿。」
魚片「我覺得不會。」
黃姊「你們對賭輸的人請全店喝飲料,我要多多綠。」
阿旺、魚片「呷ㄆㄨㄣ(吃廚餘的台語)啦。」雖然我們倆個嘴巴是這麼說,最後還是答應這個賭注。
正所謂千金難買早知道,萬般無奈沒想到,那位阿姨居然回來了,(|||゚д゚)魚片三條線已經掉下來了,感覺錢包裡的錢自己長出翅膀飛了。
魚片「楠哥,昨天那位阿姨來了你看那邊!」說完已經感覺到自己錢包已升天了。
楠哥「魚片你去拿她的菜籃出來。」
這位阿姨拿了孔雀餅乾跟旺旺雪餅過來感謝楠哥,原來她姓陳,陳姨昨天確實以為只是放屁,所以當下才沒借廁所。
阿旺拿了一瓶豆漿跟兩套燒餅油條送給陳姨,並且給了陳姨他做的一包實驗奶油小餅乾,從此之後陳姨常常來店內陪我們聊天。
原來人與人之間是如此簡單,陳姨也常陪我們吵吵鬧鬧,也有時拿宵夜來給我們吃,胖胖的陳姨有時也會抱抱我們,與我們一起歡笑一起哭,寫到這時眼睛和鼻子有點酸酸的,差點落下淚來,回想好多好多回憶,回不去的過去…இдஇ
陳姨帶著菜籃離開後半小時,小公主也上班了。
小公主上班不久,魚片才從7-11買一堆飲料回來,順便買一些零食,還有就是台啤被阿旺歸類為飲料QAQ,買了可樂、純喫茶、沙士…等十幾瓶外加一瓶阿旺指定的酒精飲料台啤。
小公主正準備想試煎蛋餅時,楠哥緊急衝出來阻止,還幫小公主煎雙起司玉米蛋餅。
楠哥「阿妹不能碰熱的喔,你們要幫忙看著,不然她受傷了怎辦。」=-=等一下,不知道為什總覺得那裡怪怪的。
阿旺妹「啊,我們就不會受傷喔。」總算知道那裡怪怪的。
楠哥「=-=你如果不想做煎台去內場幫你哥。」
阿旺妹「楠哥你最好了,我超愛煎台的,我完全不會燙傷。」
而魚片上班時間從清晨三點也變成清晨一點(楠哥說如果起不來可以慢半小時至一小時來沒關係,不過魚片沒遲到過就是了)
而這時認識了一位老闆,他經常在清晨三點左右來吃宵夜,每天就是一籠或兩籠小籠包雷打不動,我們不認識他時稱他小籠包頭家(老闆)。
後來經過一次聊天才知他是一中街三十六味的老闆,收攤完回家路上來吃一下宵夜再回去睡覺。
(´⊙ω⊙`)沒想到一中街這個時間點才收攤回家,老闆還說下次可以過去他那他請客,雖然是這麼說魚片還是不敢讓他請。
幾天後清晨四點
楠哥拿著木棍衝了出去,一邊喊著「今天我不打死你勢不罷休。」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欲知後事請下回分曉。
 為何這篇叫五九事呢,因為五九事跟我就是同音,魚片常常挖洞給自己跳,就是那個喜歡講幹話的那個人,就是那個喜歡嘴砲小屁孩,現在回想我就是那個屁孩 
分類:職場

大家好,魚片喜歡亂寫東寫西,也喜歡看看恐怖片與靈異故事,希望大家能喜歡自己的創作,也煩請留下您的足跡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