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灰藍色的雨中等你》第1場雨——如果有時光機

夏桀 徐子揚 時光機 小說
「如果有時光機你想回到哪時候?」夏桀曾經這麼問過我,他說話的時候眼神一暗,我彷彿在那混濁的湖底看到了遺憾。
我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也許是徐子揚拿著一束紅色玫瑰,唱著蕭敬騰的Merry Me走進KTV包廂的那一刻;也許是更早以前,他在墾丁的海灘輕輕牽起我的手的那一刻;或者是第一次在聯誼活動見到他,白色短T配軍綠色工作褲,一副輕鬆裝扮像是臨時湊人數被抓來的樣子……
我該回到哪一刻,才能修補現在的關係?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他的笑容是因為我……
不,應該是更之前,甚至早在認識他之前,高中時隔壁班的老師說要幫我看複習進度,卻將我推倒在晚上9點空無一人的自習室,肆意啃食我,不顧顫抖的腔調含著淚水的哀求與掙扎,褪去身上那些單薄的防備,深入我的那時候。
如果不曾發生過那件事,是不是我就能夠更開朗一些,不再變得支離破碎,不再害怕親密關係,他也不會再因壓抑而沉默……
但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那麼懦弱,那麼孤獨,又怎麼會被當作容易下手的獵物?究竟該回到哪時候,我才可以不是我,才能成為一個為周遭帶來幸福的小太陽?到底是從哪一刻走歪了路?會不會根本從一出生就是個錯誤……
我找不到答案,只能搖搖頭,用苦笑當作回答。
「你呢?」
「12年前。」
我等著他接著說下去,但他沒有,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端起右手邊的黑咖啡喝了一口,看向了窗外。
他的話一直不多,像是把什麼都當作秘密藏在了心裡,怕多說一句就會被人窺見一樣小心翼翼。
我仔細回想12年前的他究竟經歷著什麼事,雖然相識這麼多年,他不主動說的我便不問,對他所知竟甚少。12年前的他應該大學剛畢業,面臨就業與兵役的壓力,究竟是哪一件事讓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那時候我們已經認識了嗎?總覺得他一直都在,卻想不起來我們如何認識的,什麼時後認識的。
我的記憶總有一些突然的空白,芳姨說我出過一次嚴重的車禍,卻奇蹟似的沒受什麼傷,只不過一點記憶記不太清楚算撿到了。12年前的我大概是國中二、三年級吧,怎會認識大我7歲的夏桀?大概是芳姨的關係吧。
媽媽在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病逝了,生病的那幾年醫藥費用花費不少,家裡和德叔、芳姨借了些錢,平時我就住在芳姨公司裡做些雜事,當作償還。
芳姨對我吧不冷不熱的,不曾苛刻過我,但除了吃穿用度,也不會特別關心什麼就是了。後來爸爸工作發生了意外也走了,我也就順勢留在了芳姨那,靠著勞保的給付和在裡面工讀幾年也算還的七七八八了,但因為沒其他可去,就這麼住到了大學才搬進學校宿舍。
「再重活12年?再當一次兵?還是考個碩士在學校再關個兩三年?累不累呀你!」看他沒打算說下去,乾脆跟他鬧著玩,說些不正經的話。
「停在那時候就好。」
他還是淡淡的說,看樣子我失敗了。
「想當長不大的孩子呀?」
「那不是你嗎。」他這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手指了指桌上那杯紅茶。
「被你發現了。」對他伸了伸舌頭,然後迅速把杯子裡的最後一口紅茶乾了。大學畢業後工作的這幾年,我迷上了紅茶,一定要加一顆鸚鵡糖,不多不少。
「我就是愛喝加糖紅茶,怎樣!」
他終於笑了。
分類:日記

在文字間自我救贖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