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2020 Grand Finals男子決賽分析馬龍戰術

先看影片。
這場比賽值得所有國際選手分析,為何馬龍可以打贏樊振東;因為其他所有中外球員面對樊振東都有著一種非得徒手撼山的絕望感。
巴西的 Hugo Calderano 好像贏過樊振東一次。
賽後的訪問馬龍說自己已經有一年半絕緣於冠軍了;一週前的威海世界杯單打決賽,馬龍也在第七局第九分飲恨。其他輸給樊振東的重要賽事還有2020年的全運會決賽2019年Grand Finals的決賽2019年亞洲杯決賽
換句話說,馬龍這2年幾乎都被樊振東壓制著。
威海世界杯男子準決賽,馬龍對上張本智和從1:3落後到7:4贏下。又在決賽時從1:3落後於樊振東急起直追拖到第七局。其打法或許啟發了其他球員,例如張禹珍。
張禹珍在威海世界杯3:4敗給張本;隔週的Grand Finals就4:0砍下張本。這中間的差異很大,尤其在目前賽制下,實力對比很難從五五波突然變成明顯優劣;顯然張禹珍調整了打法。
有興趣研究馬龍這兩次賽事的打法者,請參看威海世界杯馬龍對張本與樊振東的比賽,看看他怎麼對付這種反手強勢的對手。
我個人歸納了其對付反手利型球員的戰術如下:
1- 反手對峙時要打二枚腰:左腰與右腰,反覆打。這兩板卻完全不同,其細緻與難練程度讓人難以想像。
靠近桌子中間那球,要以板子最小發力、膠面製造旋轉的方式打去,讓反手利型對手不敢輕易移動腳步,只能用難以發力的方式碰回;
靠近桌角的腰球則要盡量打得高、遠,要結合撞擊與摩擦;整個來說這板等於是馬龍的代表作--正手擊球反手化,目前沒有其他球員能辦到他這板的威力、準確與持續性。這板一出經常就直接從反手利對手身上得分,因為這球,讓對手的反手殺招難以發力,只能防禦;回球更難以放直線。
對角這板成功率當然不是百分百,但我覺得馬龍已經作到正常人類難以做到的成果 --要知道他反手這兩板都在離桌子1米外打出(不相信這難度?去練習看看)。
2-結合正手
馬龍可能是中國隊建立以來最穩定的正手攻擊、反擊選手。
結合正手的原因在於從中距離(離桌1-1.5米)打去的正手擊球或是弧圈球,都能有效抑制反手攻擊,讓反手攻擊只能半發力,甚至只能防禦;更妙的是反手利型球員很少側身打正手,所以馬龍一旦用正手打進後,就能一板接一板。
正手也要打二枚腰,但這板對馬龍來說還相對容易,若對手持續回球到桌子中間以左。
但若對手反擊到馬龍邊桌腳,馬龍又用正手回擊的話,就要趕緊回到桌角邊,不能離桌子太遠。
這充分利用了反手攻擊的弱點:攻擊力不及遠。
這點,我相信其他球員應該看得很清楚:只要能控制反手利型球員的回球範圍,站遠點就不怕了。而控制他們回球的方式,就是勤打二枚腰!因為他們側身正手攻擊意願低。
二枚腰輪流打、中距離打才有效!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