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家小鬼(11)


第十一章

「想來幾位也注意到這房子詭異的地方。」陳錦聞滿臉憂愁的開口說道。
聽到金主說話,向來奉行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伍玄相當自然的配合道:「陳少爺是說屋裡沒看到怨靈這事?」
「沒錯。」陳錦聞幽幽看了保羅一眼後嘆了口氣。
保羅主動站出來替陳錦聞解釋:「主人買下這棟屋子前有請大師來瞧過,當時大師確認過這屋子很乾淨,覺得應該是前幾名屋主肯定有請過高人來處理,所以主人才買下來,結果沒多久就出問題了。」
「問題?」一直皺著眉頭不語的許袖這時才終於開口。他搞不懂這管家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來闡述原因,他想知道的只有請他們來的目的。
「先是大師給的主人的護身符無端被人撕碎丟在客廳,接下來主人不斷惡夢連連,他說他總是夢到自己是故事中的屋主夫人,半夜拿著刀在客廳裡殘殺所有人。」
話帶到陳錦聞身上,他見眾人的視線望過來,才說:「當我醒來,我真的拿著刀子站在客廳。本來以為住在外頭就沒問題,沒想到每天我醒來,自己已經回到這屋子,丟掉的刀子不知道又從哪邊找出來握在手上,還好這屋子裡沒人,不然我遲早犯下大事。」陳錦聞說完這句話,煩惱似的用手指捏著自己的眉心。
「因為這件事,主人讓我去找那名大師,結果才知道那大師在那天瞧完這房子回去的路上出車禍,當場死亡。主人覺得事情不對勁,讓我去調查之前的屋主。果然,每一個踏進這房子的人都死於非命。」保羅終於把故事說完了。
有種某日本電影的概念,進到這屋子都會被女鬼找上索命。
「既然每個進這屋子的人都會死,你竟然還請我們過來?」南向萣冷著臉說道。
在場除了陳錦聞跟保羅兩主僕,所有人的臉色凝重,包括酈桂。
「各位業界中的佼佼者,我們主僕都相信各位一定可以解決我們的問題。」保羅苦笑回應。
這段話的意思就是擺明拖人下水。
本來有點不滿而已,這話立刻把眾人的怒火點燃,脾氣不好的可能就衝上去給兩主僕一拳。可惜現場的人都不是爆脾氣,雖然氣憤還是忍下來,等著解決這事。
接著幾個人在主僕的帶領下,黑著臉把房子連同花園都逛了一圈後,確實沒發現異常的地方。不過因為接了委託,幾個人晚上就留在別墅過夜。
像是為了彌補,晚餐非常豐盛美味,為他們準備的房間也相當舒適。
不過分房間時出了點意外,保羅為南家兩兄弟分別準備兩個房間,但兩兄弟卻堅持要住在一起,在這事上保羅跟冥頑不靈的兩兄弟竟然在長廊吵起來,驚動已經進房間休息的伍玄跟許袖兩人出來查看。
最後保羅鐵青整張臉,向幾個人道歉。
兩兄弟完全不理會保羅難看的臉色,兩人踏進同間房間,保羅瞪著門板好一會,才帶著酈桂經過本來要分給南向兄弟的房間,來到第五間房間。
酈桂回頭看了空下來的房間,漫不經心地說道:「我住師兄那間也可以。」
「不行。」保羅飛快的回答,眼神狠厲的看了酈桂一眼。
酈桂不回應保羅的怒視,只是皺著眉頭轉開門把,當保羅的面前甩上門。
房間看起來很一般,不像有被人動過手腳,酈桂在房間轉了一圈,確認也沒有監控設備,這樣一來他就不懂保羅堅持的原因。
酈桂確認房間沒有異樣,眼角掃到房間內的獨立衛浴,打算先洗洗再去睡一覺,反正兵來將擋。
全身泡澡而暖呼呼的酈桂躺在鬆軟的床上,身上唯一的家當帆布包也當寶貝跟他待在同個被窩後,他掏出手機跟某人傳訊息。
「晚飯吃了?今天出差睡的地方還不錯。」
「吃過。要當心。」
才傳出去的訊息幾秒內就得到讓酈桂忍不住笑瞇雙眼,手指快速在手機上發出將近五百多個字的訊息,把豪宅的委託精簡濃縮的告訴時寒。
最後一句話酈桂想了想,還是把心裡想的話問出:「他果然有問題是吧?」
「你曉得。」沒頭沒尾的問題,偏偏時寒懂了。
酈桂滿足的抱著手機在床上轉了幾圈,和時寒又聊了幾句後才滿足的閉眼睡覺。雖然時間還早,不過就怕再晚一點就要鬧起來,他得先養精蓄銳。
一到半夜,右臉壓在枕頭上的酈桂突然驚醒,剛睜開的惺忪眼神瞬間清澈。雖然已經醒了,酈桂卻沒馬上起身,不動聲色地等待著。
沒讓酈桂花太多時間,門鎖轉動後就被輕鬆打開,一道黑影輕巧無聲地朝床鋪走去。
黑影站在床邊,狠戾的視線就算不用眼睛看也能感受到,下一刻,黑影印在牆上的影子拉長身體然後快速彎下身體。
銳利的菜刀刺進鬆軟的棉被中,黑影像是沒發現任何不對,整個人壓在床上,就像棉被底下是他的仇人,一刀又一刀的刺著。
早在菜刀捅進棉被時就已經翻身下床的酈桂,站在床邊看著陌生的女人對著棉被發狠。
酈桂看著發瘋的女人,從帆布包裡拿出長劍,他本來以為這次出差是來看兩名師兄大發神威,他的武器可當作裝飾物件,能不用最好。
畢竟安分守法的良好市民已經當了十九年,突然得動刀動劍,他需要花點時間來克服。
長劍在落地窗外的月光照射下,閃過冷清的銀光,銀光反射到女人的臉上,她發出一聲慘叫,摀著臉從床上消失。菜刀憑空掉落在被割得破爛的棉被上,刀身已經生鏽,刀柄跟沒生鏽的地方還能看的到發黑的血跡,但就算鏽蝕成這樣,菜刀還是詭異的鋒利。
酈桂舉起長劍直直插進刀身,生鏽多年的菜刀立刻碎成一塊塊鐵片,木製的握柄同時也斷成木塊,詭異的感覺瞬間消失。
酈桂把剛才順手扔在地上的帆布纏在劍柄上,那塊布只是材質看起來像帆布,其實是師父讓他來纏劍柄,也是這次出門他才知道那塊布還能這樣使用。
整頓好武器跟心情,雖然臉上還學時寒一樣繃著,其實心情雀躍得像小學生遠足一樣亢奮的酈桂,握緊劍柄,慢慢走出房間。
#BL  #耽美  #小說 
分類:藝文

歡迎入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