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討論】立場出櫃

我其實不是一個很喜歡跟別人起衝突或辯論的人(雖然從文章可能看不出來哈哈哈),但不代表我認為對方是對的或者我沒有自己的立場,我想很多,但說出口的很少。常常用機會成本解釋這種現象,因為覺得花下去爭論或者說服的時間跟得到的太不成比例,代價太高了,所以我會跳過一切過程,回答「你高興就好」。
最近遇到這種事情的頻率好像有點變高,之前大學很喜歡找架吵,看到哪裡留言區有人在講一些歧視性言論就會暴怒那種;不過後來這些言論因演算法而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立場的理性言論,其實我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我知道自己是需要刺激的人。但有時候看到一些人一本正經噴出歧視言論還是會不舒服,覺得他們怎麼能這麼想、講這種話,一點也不尊重別人。一個人可以有想法,思想並不犯罪也不傷人,但一言既出,便成利刃。
所以我慢慢在思考,言論自由到底是什麼?一定要說服別人嗎?甚至,表明立場是必要的嗎?如果我不贊同卻也不反駁,或者我贊同卻噤聲,我是不是就會被劃入敵方?有一首詩一直在流傳,說什麼誰誰誰被針對的時候我沒有為他發聲,最後輪到自己的時候沒人替自己發聲之類的。
但是,這不就是變相的強迫性發言嗎?這算自由嗎?
言論自由是一個很難界定的概念,也很容易被無限上綱,每個人的範疇跟定義可能都不一樣,所以可能逆向定義會容易些,例如歧視性言論、仇恨言論等等不能算在此範圍,但是這些衍生概念的界定也是另一個定義問題,加上會被用來反將一軍,說成是限制言論,就變得難上加難。
撇開理論不說,實際上很多人都在運用這項權利去表達自己的立場、說服別人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線,或者強迫別人說出某些言論證明自己是哪邊的(通常是政治正確的),但這真的有必要嗎?
或許該用功利主義的視角解釋吧,溝通、說服的目的是在於取得最大的共識與公益,而交流的本身是社會進步的動力,成功的交流促進雙方彼此了解、尊重,但這跟那些造成撕裂的失敗交流卻只有一線之隔。人是理性的,也是感性的,大家都知道要好好的溝通,卻常常淪為憤怒與仇恨的奴隸;大家都知道人是多樣的,卻總是用二分法劃出我者與他者,導致溝通通常最終都走向失敗或者毫無共識也無法尊重彼此。
所以這個概念應該要跟其他道德一起用吧,例如尊重、友善、設身處地等等心理素質,但偏偏每個人的質與量又不一樣,可以接受的程度也不一樣,到底應該怎麼說話?怎麼發言?怎樣才可以避免紛爭、避免被貼標籤?到底為什麼表個態這麼困難呢。言論自由到底是什麼呢?想講什麼就講什麼,不用顧及別人感受嗎?還是要顧及別人所以要講呢?還是講之前要想會不會被出征呢?歧視性言論活該被出征(我完全這麼相信,但界線模糊)嗎?其實有些很明顯是針對個人或特定族群的仇恨言論,大家應該也都知道會被撻伐也不能講,但為什麼言論自由還是像防護罩一樣?這些界線到底在哪?遇到人權議題就該表態支持嗎?遇到性別議題呢?遇到共產主義一定要反對嗎?
言論自由 討論 選邊站 公民社會 一言堂

截自IG

會讓我想到是因為當時BLM很盛行的時候一堆美國人硬要人家講跟他們一樣的口號,這點跟台灣非常像,好像沒有表態支持就是反對、歧視、應該感到羞恥。每個民主國家都面臨相同問題,不管你已經自由民主了多久,相似的情況可以套用在每次選舉上。我其實不反對遊行、抗爭、表達意見,但我反對用這個人權的口號去壓迫那些不表態或不支持(不論理由)或甚至反對的人。儘管BLM支持者說這不是一個政治化的議題,而是單純的人權議題,但當你挾多數去壓迫少數或沉默者的時候,權力關係就已經形成了,這就是政治了。
我喜歡的歌手都是美國人、基督徒,大概都了解他們的背景。在發生BLM抗爭的時候,他們都沒有表態,完全沒有,當下其實有一點失望,但後來想想,認真覺得,他們沒有必要因為自己是公眾人物就一定要表明自己的立場,甚至同意這種普世的價值。我本身會希望他們同意,就像我希望他們支持女權或多元性別議題一樣,這些也是普世價值、也是人權呀,但是成長背景不同、時代不一樣,怎麼能強迫他們接受新的東西?或者講出違背他們思想的話?這就好像把他們的一部分給否定掉一樣。重點是,他們沒有出聲反對,這就是一種立場的表明了吧,不想摻和在裡面,大家常常都把這個選項給忽略了。自由不就是能夠選擇支持什麼、要不要支持、要不要表態嗎?不表態就代表支持或不支持嗎?
有時候我覺得表態就是一種自保吧,又回到機會成本的概念,不想花太多時間跟粉絲爭執,不想掉粉,所以乾脆選擇政治正確的一方,但是他們心裡怎麼想,都沒有人知道、在乎。支持者需要的,是公開的認同,是知道自己支持的藝人沒有讓自己失望,不是對議題或者思想的真正理解吧。這是一個手段,另一個就是不表態,讓人無法斷定,但莫名的又會被貼上敵方、他者的標籤。把整個狀態解構來看,其實對於需求方來說重要的根本不是這個人相信什麼,而是他有沒有給出需求者需要的認同。
我截的這個歌手(圖是他文章下面的留言),他沒有表態,那個時候他引用了一段非常溫柔的文字,配上聖歌之類的配樂,我看到的時候覺得很安詳,與世無爭、神愛世人的感覺。但是他卻被一票粉絲出征,這篇貼文被解釋成all lives matter,很多人硬要他講BLM,說身為粉絲我們有權利知道你的立場。
我是粉絲,我也想知道他的立場,但如果他不想表態,我們也該尊重他,不是嗎?這不才是自由嗎?你想講就講,不想講沒人可以逼你,也不該揣測他人的想法,不是應該是這樣的嗎?
ALM聽起來超合理,如果套用在性別議題上,大概就是男女平權的感覺,聽起來也沒什麼大問題,但因為通常都會強調正在被壓迫的那方的權利,所以才會特別highlight出來,像是女權,像是BLM。所以更普世的說法會激起激進者的不安,甚至將其打入敵方,即便你沒有那個意思,甚至沒有想爭執的意圖(例如這個可憐的歌手)。他沒有表態,我不懂這些人怎麼會解讀成他不支持呢?更正確來說,是薛丁格的支持(離題了)。
台灣關於兩岸的政治議題比較複雜一點,會牽涉到民族主義問題。但說真的,套用在這個情況,不表態還比表態好,說不說都是他們的選擇,我們希望,但不能強迫。雖然說身為某國人不愛某國會被撻伐,但你管人家,認同、思想、心裡都不犯罪也不傷人,為什麼不能留給自己,硬要人家說出來給你抨擊呢。
身而為人,支持人權,聽起來很正確,是因為這個時代這個氛圍,讓我們這樣相信;同樣,身為台灣人,支持民主支持自由,聽起來很正確,但我們卻漸漸的把社會打造成一言堂,容不下其他的意識形態。其實解構來看,就像我很喜歡老師講過的一句話:「沒有什麼事情是應該怎樣的」。
我唯一知道的是,這些東西都是人所界定的,不會有什麼標準或者身而為人都要支持的東西,雖然我很希望、也盼望那個平等理想的社會,但是我知道是不可能的。
#言論自由  #討論  #選邊站  #公民社會  #一言堂 
分類:藝文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紀事】分數魔咒
  • 下一篇
  • 【心聲】關於信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