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家小鬼(12)



第十二章
走出房門前,酈桂拿出手機確認狀態,手機面板上頭的訊號果然顯示無服務,不過他睡著時,時寒傳來的最後一句訊息還留在螢幕面板。
「等我。」
酈桂原本只是輕飄飄地看一眼,但就看到這個訊息讓他瞪大雙眼,點開訊息上下滑動好幾次,在時寒等我的這句話前面,是自己以為沒傳出去的留言。
「你能不能來?」
說完再見後,自己忍不住寫了這句話,覺得太過矯情就沒傳出去,本來還以為自己刪掉⋯⋯
酈桂頓時覺得雙頰滾燙,他捂著臉發出懊悔的呻吟。
懊惱歸懊惱,酈桂低頭又看了眼手機面板上的訊息,他還是忍不住樂得笑出來。酈桂默默開心了會兒,該做的事還是得做,他不想在時寒面前顯得無能。
在喜歡的人面前裝帥,是男人的浪漫。
對門外的狀況原本還帶點猶豫的酈桂,看到訊息後就像披了戰甲準備上獵場一樣,興致勃勃且自信滿滿。
酈桂轉動門把沒受到任何阻礙輕鬆就打開房門,顯然外頭的東西沒打算把他關在房裡,希望他們能出房門。
走廊看起來跟之前一樣,不同的是原本明亮的燈光不停地閃爍,走廊的溫度驟然下降,空氣中還透著黏稠的濕度跟濃濃的銹味,給人一股不舒服的感覺。
酈桂走到自家師兄的房間前,抬起手敲了幾下門,房裡沒人回應,於是他又喊了幾聲,還是沒有人開門,他伸手握住門把轉了一下,房門很輕鬆就被打開。
詭異的是,房間裡面沒有半個人影,床鋪看起來就像沒人使用過的整潔乾淨。
酈桂並不覺得意外,讓人覺得自己孤立無緣,就是這房子裡的某樣東西希望他們這樣想。換言之,房間裡真的有人的話,他反而會覺得可怕,因爲如果得一起行動的話,他還得擔心會不會被背叛。
酈桂回到走廊,往回走到應該是沒有人住的房間,依樣畫葫蘆開門查看,裡面的情況跟剛才的房間是一樣,他往前走到伍玄跟許袖的房前確認那兩人同樣也不在這個空間。
就在酈桂以為自己抽到獨自闖關的關卡時,突然聽到樓下發出碰撞聲,帶著好奇且戒備得握著長劍往樓下走。
剛走到樓下就看見一個人影閃過,酈桂悄悄放輕腳步跟過去。
跟著那個人走到1樓的小房間,就看到那個人手中捧著某個東西,縮在角落喃喃自語。
酈桂緩步靠過去,就聽見熟悉的聲音喃喃唸道:「佛祖、菩薩、耶穌救救我⋯⋯拜託你們,請救救我⋯⋯我以後再也不亂來,我會去當志工,我會把零用錢全捐去做公益⋯⋯拜託誰都好⋯⋯救救我⋯⋯」
酈桂確認這個人是真的陳錦聞,不是幻影或是敵人後,好心地等他祈禱完後才開口:「陳二少爺,你沒事吧?」
哪知道酈桂一開口就把陳錦聞嚇得彈起來,酈桂也被陳錦聞過大的動作驚到,長劍差點就捅過去。
陳錦聞整個人抖得像篩子,握緊手中的東西才顫顫的回頭,眼神充滿恐懼害怕,直到確認酈桂後他鬆了口氣。不過他還是神經質地先左右打量酈桂身邊,才試探性的問道:「酈家的小騙子?」
「⋯⋯是我,我不是騙子。」明明是被罵,酈桂沒有生氣只是語氣冷淡地回道。
聽到酈桂的回應,陳錦聞堆在眼底的驚恐化成淚水鼻水流下,他又哭又笑地看著酈桂,啜泣聲飽含鼻音的開口說道:「太、太好了,小騙⋯⋯酈桂你、你真得當了天師,我、我們有救了⋯⋯」
看到陳錦聞哭哭啼啼的模樣,酈桂也不覺得意外。紈絝也有分別,像陳錦聞這種類型的還算常見,會玩會鬧卻沒本事,遇事只會找家裡人想辦法解決,而且永遠學不乖,鬧出事情被家裡關了一會後就忘了教訓,沒多久又出來浪。
「你說我們⋯⋯所以⋯⋯保羅果然出問題是嗎?」酈桂從下午進門時就發覺不對。
保羅跟方梁生一樣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管家,酈家跟陳家在生意上又互有往來,更別說酈桂還參加過陳家舉辦的宴會,身為專業管家的保羅怎麼可能不知道酈桂,可整個晚上相處下來,保羅不僅沒認出酈桂,還在樓上得罪客人。
陳錦聞看到酈桂後,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整個人癱軟坐在地上望著思考的酈桂。
酈桂和陳錦聞個性跟興趣都不同,自然沒玩在一起,不過都算是同一個圈子的人,尤其酈桂在他們圈裡算是異類,一個會看著某個點發呆還對話的小孩,他們先是覺得可怕,之後都當著酈桂的面喊他是個騙子。
酈家為了他先後請大師又請醫生,這些事情圈裡的人都互有消息。那些高不可測的高人如果真的覺得酈桂有本事,早就收他為徒。
那些個高人平常都端著,可一見到有資質的人就成了鱉,咬著不放,聽説高人們都很缺徒弟。
偏偏酈桂最後不只在家裡蹲著,酈家後來私底下又請了醫生,大家就知道酈桂就是有病,騙子這個詞喊地更沒有負擔。
所以當陳錦聞在這鬼屋看到酈桂時是真的覺得很驚訝,要不是他正被那東西監視著,早就跳起來了。
陳錦聞撐著把戲做足,全程看也不敢看酈桂一眼,他想把酈桂當成他最後一道防線,最起碼,酈桂看到他時也當作不認識。
陳錦聞完全沒想過也有可能是酈桂純粹不想理他。
「怎麼發生的?」酈桂邊問,眼神掃過陳錦聞握著的護身符。
陳錦聞露出苦笑,緩緩解釋著。
半個月前陳錦聞在狐朋狗友的慫恿下買下這間別墅,酒過三後巡膽子也大起來,這棟別墅傍著兇宅跟鬧鬼的傳聞,賣價一直不高,陳錦聞兩個半月的零用錢也就可以得手。
在酒意的催促下,陳錦聞跟賣家委託的仲介辦了過戶,酒醒後才發現自己做了傻事。雖然懊悔,不過別墅真心不貴,陳錦聞就當錢被丟到水坑,房子就這樣放著也就算了。
問題就是他那個損友竟然拐著他來別墅。
之後他才發現那個損友是上個買主,慫恿他買下來就像是抓交替,不過這純粹就是鬼屋要他這麼以為,聽說那傢伙最後還是在家暴斃。
而他自從知道這件事後就再也不敢過來。可自從那天開始,他睡覺時惡夢不斷,越睡越是精神恍惚,過了幾天,本來睡在市中心大樓的他,每天都在這房子裡醒來。
察覺情況不對後,他便拉著保羅幫忙找些高人大師,卻沒想到的是最後那些大師跟保羅都折在鬼屋。
原本鬼屋裡的那東西要朝他下手,卻被他從小就帶在身上的護身符給擋住,那東西沒辦法害他的命就朝保羅下手,想用保羅逼他就範。
陳錦聞從保羅那裏套話知道,那東西比起他們一般人外更喜歡修煉過的大師,為了保住被附身的保羅,陳錦聞哄著那東西讓他再去找些高人,他佯稱犧牲別人總比犧牲自己人要好,那東西竟也相信。
在酈桂等人出現之前,他私下也找過業界上出名的大師過來,沒想到請來的大師全被那東西吞噬。那東西得到好處後,當他又哄著那東西讓他去找人時,那東西很乾脆的放行。
不過這次他趁著那東西沒注意,他終於找到機會打電話回家裡求救。畢竟家裡找到的高人絕對比他自己動用關係找來的還有能力。
果然,這次酈桂能清醒地找到他,肯定比前幾次請來的大師還行。
前幾次,那些大師光是進到屋裡就被那東西給迷惑吞噬了。
#BL  #耽美  #小說 
分類:藝文

歡迎入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