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短篇練習一

在這個苦痛的人世當中,無論如何還是要以最挺立的姿態,等待。等待那一聲劃破寂靜的音響,和弦共鳴,迴蕩在空氣之中,喚醒一雙雙審判的眼睛,一顆顆饑渴的心。我緩緩抬起頭,徬彿看到了他,那個讓我心馳神往,又讓我妒火中燒的他。他眼尾那剛毅中帶著溫和的紋路,讓我甚至在被他狂暴的熱吻衝擊到幾乎暈眩時,都捨不得閉上眼睛。我眐眐的看著,那是無法動搖的宿命留下的痕跡,那是每一絲思念的累積,那是世上最美的峻嶺溝壑,那屬於我的印記。不由自主,我伸出了探索的手臂,張開了欲望的手指,我要觸碰完美,感覺真實。不!我堅決的甩頭收手!那只是幻影,只是夢想,只是過多的思念幻化而成的虛擬實境。他經不起驗證,他受不了拷問,只要一點點的信心不足,他就會連同我的狂喜如煙一般消逝。我不忍心他無依飄蕩,我不願讓他隨波逐流。我要再望一眼那讓我醉心的烏鴉之腳*,我要再望一眼那刺中我心的寡婦之巔*,那預言不會真的發生。欲望正熊熊的燃燒著我,使我不由得全身顫抖,雙腳頓踏,火紅的燄包圍著我,一點一點奪去我的生命,我煽動波浪般的裙擺,試圖驅趕欲望不留餘地的侵入,那烈燄卻只是愈加張狂。不帶一點猶鬱,我用全身的力量快速的轉而望向那個欲望的源頭,他還掛著迷人的微笑瞪視著我,徬彿看穿我心中的一切掙扎。再一次,我因幻像的呼喚而朝他傾倒;再一次,我因害怕失去而退縮。我渴望他是真的,我害怕他是虛的。我要他,我怕他。要!不!要!不!要!不!一次又一次更強力短促的拉扯,終於到了極限,停!發自靈魂的一聲吶喊迸烈空氣,阻隔了時間的傳導,切斷了情感的繫繩。被揚起的塵埃星點般落下,身下的裙沿還在擺動。我望向玻璃屋外,那一雙雙驚詫的眼睛,一顆顆破碎的心。我緩緩抬起頭,挺起胸,等待掌聲。  
我是一尾佛朗明哥餐廳裡的金魚,我的名子叫水泡眼。  
*註:不負責任英語小教室,Crow’s feet:魚尾紋;Widow’s peak:美人尖  
佛朗明哥舞  
朗讀:水泡眼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古詩練習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