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耶穌誕辰紀念日,經由宗教,戰爭以及商業操作,演變為今天的模樣

耶穌誕辰紀念日,經由宗教,戰爭以及商業操作,演變為今天的模樣。不論冬夏,不論山海,平安夜是與相互關心的人們一同度過,或是和我一樣,找個角落哼一曲silent night,經過一晚的新生兒模擬戰鬥,聖誕節當天都想要暖暖的窩在家裡,來一杯熱可可加棉花糖,哪兒也不去。帶狗子兜風的一路上,燦爛的陽光普照,枯枝攔不住直來直往的光線,耀耀的映在鬆軟的雪地上,薄脆的湖冰上。這樣萬人空巷的景況,沒有人煙,沒有車流,連一絲微風也沒有,時光彷彿也跟著凍結了。可惜一切只是想像,手錶上的指針還是忠實的滴答旋轉著,tick tack tick tack 。對,我就是老古板,硬要戴機械錶,即使八成的報時工作還是由手機擔綱,還是無法冷卻我對機械錶的一腔愛戀。錶面上整齊排列著數字,指針走過的,未走過的以及正確精準指向的,如同把時間藍圖攤開在這小小的二維空間,精巧的令人愛不釋手。指針堅毅恆久的推進,用行動證明,滴水穿石,積沙成塔,隨身帶著多功能座右銘,又那麼帥氣好看,何樂而不為。
(前言這麼大串會不會太誇張.....我想說....寫作發展訓練大概就是一直無止境的胡扯....其實今天想寫的主題是靈感......跟前言扯不到關係.....對不起,我盡力了....)  
說到寫作,或許最重要的就是靈感了。人說萬事起頭難,連機巧飽學的主持人蔡康永都曾為了尋找創作材料而延宕動手工作的時間,讓拖延症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你或許也聽說過,天才們靈光乍現的神來一筆就流芳百世,好像就是那一瞬間,即成永恆。美國作家Elizabeth Gilbert說過一件美國女詩人Ruth Stone 的軼事,當時已經高齡90的Ruth告訴年輕的Elizabeth,她曾經在田裡工作的時候突然感到靈感如雷鳴列車一般的襲來,撼動她腳下的土地,她知道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狂奔”run like hell”,奔向家中,飛快的抓了紙筆才能把字句捕捉下來。有時候她跑得不夠快,還沒到家,詩就滾走了,她也只能望著大地嘆息。有一次,她跑回到了家,正在找紙,詩就來了,找到筆的時候,詩就快要滾走了,她即時伸出手來抓住了詩的尾巴,把詩跩回來,放到紙上,而這首詩,就成了倒過來寫的詩。  
披頭四(Beatles)成員之一Paul McCartney 在夢中夢見熟悉的旋律,這旋律緊緊的跟隨著他,而他總覺得是在什麼地方聽過,於是到處詢問身邊的人是否也對這個旋律熟悉,答案總是否定的。Paul 最後為這首曲子譜上詞,就是家喻戶曉的”Yesterday”。為什麼家喻戶曉呢?我這個年齡層的朋友們,應該對賴世雄老師不陌生。高中時,英文老師鼓勵我們訂閱收聽的英語雜誌就是賴老師的常春藤美語,廣播節目的片尾曲有一段時間就是這首Yesterday,對我來說,勾起的是彩色印刷的雜誌油墨味,以及各色重點筆和尺散亂的書桌,寫得密密麻麻,力求整齊的單字背誦卡,青春啊~  
另外,愛洗澡的希臘數學家阿基里德想出測量體積的方法,也是在洗澡的時候閃現的。人生第一次,腦中浮現裸奔的瘋狂科學家形象就來自於阿基哥,猶如銘印,永誌難忘....這種洗澡時點子特別多的的狀況,古今皆同,在哈佛大學執教的Dr. Shelley Carson認為腦袋在進入自動駕駛模式的時候,負責思考的腦皮質層容易放鬆而比專注的時候更可能有不同於一般思考的創意產生。洗澡的時候,一切程序都是熟悉的,我們可以直接進入自動駕駛狀態,放腦袋天馬行空的亂想,很可能在這個時候,我們得到了一個,啊哈!摩門特 (aha moment, 不是我在說,老外真的很詞窮,發語詞都可以變成慣用名詞,不過我這種爛英文人,卻特別喜歡這種詞,有夠實用好記的~)。另外,還有私密的封閉空間讓人能完全做自己,不用在意旁人的眼光也是一種說法。哈佛大學神經科學家Dr. Alice Flaherty指出,洗澡時的熱水刺激皮膚,同時也刺激腦中能幫助創造力的多巴胺的分泌(記得洗澡要洗熱水喔~)。當然,也不是說只有洗澡的時候才會有靈感,相似的活動,比如跑步,開車,一些不太用大腦的單調重複工作,也是胡思亂想的好時機喔~  
https://www.terriwindling.com/blog/2015/10/inspiration.html  
https://youtu.be/bNrmne0D-BA  
https://youtu.be/2uneYz201p0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初試啼聲就來個吊書袋的小文章,相信很少人想得到像我這樣內向害
  • 下一篇
  • 才說今年大概是沒有白色聖誕了,花花的雪片就咕嚕咕嚕的滾下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