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

分享

【三姊妹的回憶】#1

姐妹 回憶 成長 從前從前 故事

某一個過年出遊

咖哩粉今年45歲。
有人說,時間是想像的。
但,時間走過所留下的痕跡,在女人的頭上、臉上和手上,卻是無比真實的。
如果一個人的記憶起點是6歲,咖哩粉細細回想這二個20年,她淡淡地揚起嘴角,又落下。
是該笑還是該哭,她不知道。
故事要從35年前說起。
姐妹 回憶 成長 從前從前 故事
咖哩粉、胡椒粉、七味粉是三姐妹。她們都相差五歲。
咖哩粉出生時,爸爸媽媽剛北漂來到三重埔,爸爸在家接案設計印花布,媽媽是家庭主婦。胡椒粉的出生,是媽媽從家庭主婦退位,開始經營家庭美容院的轉折點。七味粉來到地球的哪一刻,咖哩粉結束快樂童年,展開小媽媽照顧小baby的日子。
超音波還沒問世向為人父母爆雷胎兒性別之前,七味粉在媽媽肚子十個月的日子裡,經常是被叫著「弟弟」而慢慢長成人形的。
七味粉想要離開媽媽肚皮的那天,是大半夜。
清晨天未亮,咖哩粉被爸爸搖醒,睡意還在腦袋打轉,眼皮往上開一條細縫,爸爸的大眼鏡半掛在的臉上,低頭坐在咖哩粉的床邊,看不清楚表情,只聽到爸爸說:是女的,是妹妹。
咖哩粉不太記得是心裡感到失望,還是爸爸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失望。總之,好像有那麼一點失望。
多數女孩出生於早期臺灣社會,往往帶著失落氛圍降臨。她們被叫著「招弟」、「罔腰」和「罔市」,名字跟著人長大,在家庭之中的角色和地位,似乎永遠是多餘和隱形的。
當天,放學回家,咖哩粉看到媽媽抱著七味粉,躺在客人洗沖頭髮的躺椅上。心裡有著奇妙複雜的感覺,是高興嗎?好像不是。是生氣嗎?也不是。
咖哩粉的喜怒哀樂,總是隱藏地很好。
小嬰兒還沒有跟大人有眼神互動或情緒交流時,它就只是一陀肉。一陀肉在身上的位子,會決定它在身體主人心中的地位。
肉長在臉上、胸上,會特別寶貝,要花大把鈔票銀子,特別呵護它。肉長在肚子、大腿上,就顯得特別厭惡,也要花大把鈔票銀子鏟除它。
咖哩粉的青春期、胡椒粉的童年期和七味粉的口腔期,在臺灣經濟起飛到半高空,臺灣錢淹腳目的日子裡展開。
#姐妹  #回憶  #成長  #從前從前  #故事 
分類:心靈

評論
下一篇
  • 【三姊妹的回憶】#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