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絲帶 <之 四>

黃絲帶
<之 四>
回到我住的公寓,已經快12點了,我先到車後搬出行李箱,只見司機心滿意足的走掉的神情,可見得文姬給了遠超出計程錶上的車資。
一進門我不噤吐了口氣說:
「方便是方便,但真是貴啊!!」
「還好啦,不然光拖這兩個行李怎麼坐公車,更何況我那個家那邊你看到的,除非自己開車不然怎麼到那裡。」
「那些錢都可以過一個禮拜還有剩…」是啊!!那光計程錶上的價錢可是一個禮拜的伙食費還有剩哪呀!!
「別擔心,我平時省吃儉用存下的零用錢夠我們生活費的。」說著的給我一個錢包。「這些是我手頭上的現金,有時間我們再去看看要買些甚麼生活用品吧。錢先放你那裡當生活費。」
我拿過錢包,看了一下,並未打開它,然後嘆了口氣,「不是我想批評妳父母親,養小孩要的不是只有錢呀!!最重要的是父母親的親情跟關愛啊!!我想妳應該更有這種感覺吧…那種沒有安全感的感覺…」
「!!…你說的沒錯…」文姬的表情是落寞和茫然。「我算是個有父母親的半個孤兒…」
我將文姬的錢包遞還給她,「把錢包收好,那是我們的緊急生活備用金。」
但是此時文姬已經穿著制服大字形的躺在房間內的唯一的床上…
「唉!!這裡還有一個男生呀…」
一早,我是被文姬叫醒的,我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了一夜…不算舒服,而且脖子有點落枕。
文姬在準備著早餐,表哥離開時把所有的家電和鍋碗瓢盆都留下來了,所以非常方便。
「吃早餐吧!!」文姬把荷包蛋端到桌上,我剛漱洗完從浴室走出來。
「哇!!這麼好,還有早餐吃啊!!」我看了桌上那有點”過熟”的荷包蛋和土司及牛奶,這些都是原本冰箱沒有的。
「只有土司夾蛋和牛奶。」
我喝了口牛奶後問「我這裡原本都沒這些東西…妳是幾點去買的??」
因為我是個百分百的外食族,校門口的早餐店和麵攤就解決掉早餐和晚餐,中餐當然是學校的福利社。
「我不到六點就起床了,想說就到超商買一下囉。」文姬小心翼翼的將荷包蛋撥到吐司上。「我從沒那麼早起過,也是第一次下廚。幸好坐的還不差,看起來有料理天賦呢!!」
「是啊!!像第一次下廚的新娘…」我看著有點破損有點焦的荷包蛋笑著如此說,但說完就發現不太對,後悔了。
只見文姬的臉也紅了,傻傻的笑著。
「呵呵…下次改進…」
好好的一個早餐就如此尷尬了…
「呵呵…這也算同居吧!!」我小心翼翼地說到。
「你怕嗎??」
「有點,不過不要讓人知道就好了!!」我看了下文姬,反問文姬。
「妳好像都不怕我!!」
「有啥好怕,怕你吃我不成!!」說著文姬湊過臉來皺了皺鼻子。
「諒你也沒這個膽!!」
「…」唉!!真是敗給她了…
早上我們錯開上學的時間,我慢點出門,再追上她,在晨曦中看她婀娜多姿的背影…真是一種享受啊!!
為什麼身有重病的她,隨時都有可能要面對死亡的她,偏偏長的如此清新美麗,莫非是上天的妒忌??尤其她臉頰上兩個小小的酒窩,在第一次跟她見面就有親吻那酒窩的那個衝動。
上課時,腦海裡一直盤旋的是她的影子。我想她是不是看著天花板發呆??她是不是在偷看我借她的小說??還是跟我一樣,看著窗外,在窗上一次又一次的,呵口氣,寫上她的名字,讓她慢慢消失…這時我會想起她哼過的一首歌…眼淚寫成的信不能久藏,因為淚水會乾…
#尿急的老文青  #小說  #小說連載  #黃絲帶  #小說原創 
分類:藝文

這是一個存放自寫自嗨,滿足另一個自己的心情,文章或故事的天地。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