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妳說女人只能『無盡的等待』

郭台銘一句:「你們哪個沒有逢場作戲?」
成龍婚外情被抓包時說的:「我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許信良酒店歡飲被抓包時說:「沒上過酒家,不算男人」。 

葉爾欽說:「一個男人要活得像烈燄,最後燒到一乾二淨,都好過只有微弱的光。」

我的世家蕭公子在20多歲時對我說:「男人到老時的回憶錄,要能寫成厚厚一本花名冊,不要如老實男生,只有薄薄幾張紙。」

而知己雅芳和我說:「女人只能『無盡的等待』」(那年她剛好和男人解除訂婚的婚約)

我告訴妳說:
「宋詞云:『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這種類似單相思的等待,是遙無止盡的空等,不可能會有甜蜜的事情發生。
那麼『過盡千帆皆不是』或『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的追尋卻未免太過焦躁,亂認真心人一通了。」

所以妳回答說:
「網路裡有篇文章寫說:無聲的等待 ,只會把自己等成一個任勞任怨的母親,不會等成一個令他心慌意亂的一個情人。」

我說:
「越是單方面痴情,往往換來的是無情的對待,妳對一個人過份的好,過份的溺愛,他只會越不珍惜 ,越是吃定妳的一片好意,如通俗的話說:『妳得到他的人,卻沒有得到他的心』。
愛情是雙向道,感情要彼此水乳交融,有來有往的甜蜜,而不是單向道,有去無回的糟蹋。
大家都說:『寧願被愛,也不要愛人』,我倒希望妳能在有生之年,找尋一個能夠彼此相愛,眼中只有對方的『真心人』,能得到一種:對方無微不至的照顧,讓自己被對方捧在掌心上,溫柔的對待與呵護。
想要這種感覺,是值得慢慢追尋,今生找不到,來生再覓,但不要讓自己成為『無聲的等待 』,不被珍惜的女人。」

卜算子 李之儀

我住長江頭           
君住長江尾 
日日思君不見君   
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         
此恨何時已
只願君心似我心
定不負相思意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