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坦白

「這是常見的症狀」他在紙上寫著。 
「但我多疑、情緒化、對你過度期盼,而且只能維持三小時的平常心。」 
「沒問題的。」他安撫著。然後要她服下混沌不明的狀況。 
「是不是覺得好多了?」他體貼的問。 
「我想你是對的。」她的眼神再度專注在他身上,並開始失去自我。 
「是啊是啊」他將藏在背後,書寫著坦白的紙揉成一團。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