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幸好,我得趕著回家。

週五的晚上,工作得有點煩躁,跟同事的心情都不算好,下班後拎著鞋子跟運動用品卻沒有上健身房,跟同事跑到東區的「主婦之家」去排隊...
已經九點了才要吃晚餐,可是九點以後就變成宵夜場,下著毛毛細雨站在門外等待著,前面排隊的男子突然就對著我們說話,
「為什麼要冒雨排隊等?」「真的有那麼好嗎?」「我看店家就是想要我們排隊製造人氣...」
男子泰然自若的說話態度讓我有點錯亂,奇怪,是常在排隊的時候跟人聊天嗎?聊得很好唷~
「沒有,就第一次來。」「週五的晚上沒有一間店不用排隊。」 
可能是因為有人駐唱的關係,也可能是因為它已經開了20年的關係,這間店不是很貴,是非常貴。
貧窮的我非常罪惡的,在週五心情惡劣的晚上,花了多少錢就別再提... 

這是我點的「雖然很大杯可是應該不用這麼貴才對冰水果茶」。 
從晚上九點半到凌晨十二點半,共有三組人馬駐唱,第一場的「艾成」不知道是什麼團體,高高的貝斯手不屬於帥哥典型,
而且很奇怪的是好像也會唱一點歌,第二場的高慧君上台的時候,老是找他一起合唱,「跟我一起唱嘛~」高慧君撒嬌的時候,
貝斯手小蟲害羞的微笑著,在合唱「one night in 北京」的時候可以說是達到整場高潮。
(不過個人覺得高慧君現場演唱的功力似乎還好,頂多抓住我的注意力;有次看舞台劇「淡水小鎮」的時候,蔡琴的現場演唱加上鮑比達的鋼琴演奏,才真是讓我起雞皮疙瘩。) 

為什麼要拍貝斯手的照片?喔~因為當他從排隊的我們之間走過去的時候,對他有莫名的好感,至於為什麼...我不就說是莫名了嗎? 

戴帽子的是高慧君的妹妹,兩個人的默契相當好,唱了一首英文歌,高妹妹唱得很有power,
頗有明星架式,姊妹倆都很漂亮,輪廓深,同事說高妹妹看來好像混血兒。  
我正在吃「誰叫妳要在駐唱餐廳吃晚餐貴到靠腰墨西哥雞肉卷」。 
第三場是李度,但來不及聽完最後這場,因為趕著搭最後一班捷運回家,雖然同事很浪漫的抱持著自己是「午夜前要回家的灰姑娘」想法... 
我卻覺得,說不定這是種無形的宵禁,如果捷運跟公車都開24小時,台北市寂寞的人們說不定會像遊魂一樣,大批大批的在路上晃盪著。
如果隔天不用上班就更好,就那樣隨便找間黑漆媽烏的店,趴在桌上看著蠟燭燒,偶爾搖動飲料杯中的冰塊,若無其事的批判著自己的人生,
聽著慵懶或吵鬧的音樂無法入睡,身上混著不知道哪裡沾染到的煙味,到了凌晨還依然疲憊的活著。 
所以幸好,我得趕著回家。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