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打開我的腳(3)

躺在恢復室時,意識混亂不明,身體尚未從麻醉中甦醒,無法告訴他人的劇痛從左膝上傳來,不知該如何解脫,只好不停的在枕頭上掙扎著,低聲的發出呻吟。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從哪裡出現的什麼人,拉下我的衣服,迅速而明確的在我的右手臂上扎了一針,突然之間,疼痛消失了,終於得到平靜的我繼續沉沉睡去,最後的意識只是想著,哇~你怎麼知道我很痛?太好了~ 
醫生與護士,學過解讀肢體語言嗎? 
開刀後又多住院一天等待身體從麻醉中醒來。從左手臂不間斷輸入的點滴液、護士定時追加的抗生素針、吃止痛消炎藥而大量喝下的水,讓我從恢復進食飲水以來,平均約每2個小時就不得不跑一趟廁所,辛苦的並不是我,而是不得不跟著起床的媽媽。帶著點滴、裹著傷腳的繃帶紗布以及冰敷器,每去一次廁所都是浩浩蕩蕩,我像個殘忍的鬧鐘,凌晨十二點、兩點、四點、凌晨六點...無法不去廁所,儘管媽媽眼睛已經佈滿紅色血絲,她卻說,多喝點水,多上廁所才好,才能快點消炎。 
夜裡的醫院,並不是睡覺的地方。 
病人往往都睡得不安穩,被疼痛或胡思亂想困擾著,照顧病人的家屬也別有好好睡一覺的打算。開放式的空間僅有一簾之隔,且別提什麼隱私權的問題,隨時都有人闖進來,拿了針就往你手上的管子扎去,把機器塞進你的耳朵測量體溫,拿了血壓計綁在你的手上,問你現在感覺如何。 
夜班的護士精神奕奕,彷彿現在根本就不是睡覺時間,護士站裡正在熱烈討論今晚的消夜吃餃子還是牛肉麵。因為害怕醫院裡的某些傳說,隔壁床的大姐從不關掉頭上的日光燈,太亮的燈光讓我有些精神耗弱卻無法入睡,另外一床的阿媽喉嚨裡塞了她的病痛,她今晚非得解脫不可。 
夜裡的醫院,真的不是睡覺的地方。 
一夜折磨之後,麻藥已消退,而早上的止痛藥還沒出現,我殷殷期盼著早班的護士給我藥,簡直像個中毒甚深的癮君子,但止痛藥始終都沒出現,我太早醒來了。疼痛似乎也隨著身體甦醒,漸強、漸弱、稍強、加強、漸快,好~再來,漸強至最強、節奏最快...剛開始還吵著要喝豆漿的我,終於癱在床上大口呼吸著,無法再回應任何人說的話也無法思考了。該死,這就是開刀後的第2天疼痛嗎? 
下午,終於,帶著我專業而昂貴的冰敷器出院。 

圖說:腫脹不堪的腳被紗布繃帶層層包裹,最外層還包覆了一片藍色的冰敷袋。 

圖說:冰敷袋上連接著管子,而管子連接冰桶,便是整個冰敷器的全貌,出院時帳單上標明了這個冰敷器的價格是以萬元起跳的。出院後到今天,儘管在夜裡也一直嘗試用大量的冰塊餵養這個消耗甚快,永無止盡的冰桶。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麵龜腳
  • 下一篇
  • 打開我的腳 (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