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打開我的腳 (1)

「我要扎妳的耳朵。」 我發楞的看著護士小姐,她拿出碼表調了調時間,盯著我又說了一次 「我要扎妳的耳朵。」 左手還按著右手臂上剛剛被抽血的地方,護士小姐果真拿了針紮了我的耳朵,然後按下碼表,過了一點時間,她拿小紙片沾了我耳朵上的血,就這麼沾了三次。我偷 偷在心裡滴咕著,剛剛都悶不吭聲的讓她抽了三個試管的血了,我幹嘛對扎耳朵這麼驚訝? 「為什麼?」 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她冷靜的回答我 「測凝血時間。」 好吧,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用,不過聽起來挺有道理的,話說我對醫院並不熟悉,如果護士小姐要我轉三圈跳一跳學狗叫,說不定我也會照著做。 
辦完所有住院檢查與手續後,接下來是與其他病患的聯歡閒聊時間。三人病房是健保病房,是中山醫院最便宜的病房,其他都要價不斐,一晚兩千多塊起跳。
人物、病情介紹:
523A是"洗腎十餘年,印傭伴我行"的阿媽。隨行印傭阿敏皮膚相當白皙,又親切乖巧。 
我在正中間,523B,"因Nike好動派對跳斷前十字韌帶遭眾人取笑之笨蛋"。前十字韌帶斷裂、半月板磨損。 

圖說:大家好!我是新來報到的523B! 
523C則是"九點檔花系列之削足適履"美髮造型師。雙腳變形,穿鞋會痛,因此把雙腳小指頭的骨頭跟肉各剪去一些。 
在床上安頓好沒多久,眉穎來看我了,帶來了她在泰國買的小禮物,我們敘敘舊、聊聊天,說說笑笑,還一起拍了照。 

圖說:脂粉未施的我,在眉穎旁邊整個膚色就是黑掉了! 
「如果是我媽,一定會罵我。」 「罵妳什麼?」 「在醫院拍照。」 我沒有回頭看媽媽,但心裡想,等妳走之後她就會罵我了,哈!我向眉穎介紹了一下我的新配件 - 手上的手環,上面寫了我的名字跟一些資料。 「這是為了避免開錯人唷!」 然後我給她看在我左大腿上的記號,剛剛護理師跑過來在我腳上畫的。「這是為了避免開錯腳唷~」 眉穎忍不住笑了,媽媽白了我們一眼。 

圖說:醫生、醫生開這裡開這裡,不要搞錯腳啦! 
眉穎離開後,我們很早就休息了,明天一大早就得起床準備開刀。我翻來翻去無法入睡,想起幾個月前我的健身教練要我測量剛起床的安靜心跳率,那時候是每分鐘58下,我盯著手機上的時間開始測量心跳,48下。咦?怎麼又變慢了?再測了兩次,還是每分鐘48下,嘖~心跳會不會太誇張的慢了... 
三更半夜,隔壁的美髮造型師大姐還在講電話。「我就知道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單純的乾哥、乾妹!」 她有個九點檔花系列劇情般的戲劇化人生,剛結婚一年多的老公要她當保人,欠了一屁股債之後卻跟乾妹妹消失了將近三個月沒有聯絡,她一邊住院一邊被法院通緝 了。「什麼?妳們早就知道了,那為什麼不告訴我?」  在九點檔劇熱烈開演中,我逐漸昏睡過去...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打開我的腳 (2)
  • 下一篇
  • 開刀進度報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