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焰之卷<<深情火焰Deep Love Flames>>卷二第九章1

第九章
依舊是陽光充沛朝氣十足的早晨,但此刻小林家的廚房不正常的運作著,早晨五點,正常應該要躺在被窩裡的亞緒,此刻正快樂的哼著歌,做著早餐,而音本睡的正香甜呢。
「可可,這是你的早餐,掰掰,記得叫媽咪起來吃啊!」亞緒摸了摸可可的毛,便走出了大門,正當要拿起她的滑板車時,被路邊傳來的喇叭聲嚇了好一大跳。
車窗搖了下來,車上的人戴著墨鏡對她笑了笑,然後打開車門走向她。
「焰…!」亞緒驚訝的看著他。
「早。」焰拿下墨鏡,輕輕的吻了亞緒的臉頰,讓她心跳加速,臉也瞬間泛紅。
「你…你怎麼在這…?」
「接你上學。」焰牽著她,走向車門。
「你擔心我嗎?你放心,我沒事的!」
「我就單純來接你上學而已,別多想。」
亞緒看了焰一眼,頓時覺得自己幸福極了。
「你猜,後天是什麼日子。」開往學校的路上,焰突然問。
「後天是幾號呀?什麼特殊的日子嗎?」亞緒疑惑的想了想。
「一個傻瓜的生日。」
生日?亞緒想了想,咦,她的生日是不是快到啦?
「好啊!你罵我傻瓜!」
「耶?我可沒說喔,你可別對號入座。」前方紅燈。
「好啊!你耍我!」亞緒靠了過去,作勢要打他,整個身子幾乎要靠在焰的身上了…
「年輕人,在這裡,會不會太火熱呀!」一個中年騎士停在車旁,嘻笑的說。
亞緒感到害臊,急忙跳開回到副駕駛座,焰則是得意地笑了起來。
「你…你笑什麼?」
「沒…沒什麼。」焰嘴角持續的上揚,那樣的表情甚是迷人。
「你討厭!」
~~~~~~~~~~~~~~~~~~~~~~~~~~~~~~~~~~~~~~
「鄉村路,曲直蔓延……」合唱教室裡歌聲悠揚著。
到了休息時間,小愛和亞緒依舊坐在兩人的小小祕密空間休息談天。
「真的嗎?天啊!好浪漫喔~~~」小愛大大的眼睛閃著羨慕的光芒。
「嗯~~~」亞緒害羞卻一臉吃了蜜糖的表情。
「那你呢?」
「我啊…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我們去了北海道,但大部分時間都在坐車…」
「他沒有欺負你吧?」亞緒比較擔心的是這個。
「沒有…當然沒有…他對我…很好!」小愛撇過臉假裝整理唱本,淡淡的說。
這哪裡像很好呢?亞緒看著她,有些後悔問了有關敬賀的問題,她看得出,小愛一點也不開心,但卻總在她面前裝得很開心的樣子, 『這樣難道不痛苦嗎?』
突然教室裡一陣騷動,好像是霆走了進來,但仔細一看,其實他是合唱團新的鋼琴伴奏,傑瑞。亞緒頓時充滿戒心的看著他。
「淺井,敬賀少爺找你。」傑瑞走向她們,笑了笑說。
「少爺?」亞緒疑惑的看著小愛又看了看傑瑞。
傑瑞笑而未答,只是伸出手想扶小愛起身。
「小亞,那我先離開了唷!」小愛自己起了身,便匆忙地走了。
「小林,不,我還是稱呼你克莉亞吧!」傑瑞坐了下來,亞緒便反射性地站了起來,但傑瑞慢慢地向她靠近,逼得她不斷後退直至靠向牆壁而無法後退。
「不,你還是叫我小林吧,我已經入境隨俗了。」
「抱歉啊,因為同是歐洲血統,我總是懷念家鄉的一切,更何況,我們的關係匪淺。」
「你到底想說什麼!」亞緒左顧右盼,深怕其他人看到誤會,尤其是深田那夥人。
「不要對我那麼的有距離,克莉亞,就算你忘了我,但我絕對不會忘記你,我們從小就認識的。」
亞緒盯著他碧綠的雙眼,幽幽的眼眸有淡淡的哀傷,像是藏了好多秘密,但她卻對他所說的一切感到陌生。一些片段的影像像是從綠眸中喚醒,克羅克斯的花香撲鼻而來,記憶中好像有著這樣的碧綠眼睛,但想要探究,卻總是越來越模糊,頭越來越痛。
「我一點也不認識你,對不起,失陪了!」亞緒想逃,卻被傑瑞一把拉回。
「你不能忘記我!你答應過的!」碧綠雙眸的憂傷越來越明顯,而亞緒只想逃開。
「放開我!」亞緒用力掙脫,拿了歌本迅速地逃離教室。
傑瑞看著亞緒離去的身影,往事浮現。『她怎能忘記…』
亞緒慌張的跑下樓,頭痛欲裂著,迎面撞上了一個人,她彈坐在地。
「唉呦,我的天,我的小亞,你是叢林逃命嗎,這可是樓梯啊!痛死我啦!」原來撞上的人是櫻子,此時她也跌坐在地,吃痛的揉了揉逐漸紅腫的額頭。
「抱歉,櫻子大姊,我剛剛頭好痛,急著跑回宿舍休息…」
「頭痛還跑那麼快呀!小焰呢?」櫻子將亞緒扶了起來。
「我…不知道,我剛剛才練唱結束呢!」
「那小子居然連你頭痛都不知道,等等見他我可要狠狠揍他一頓!」櫻子扶著亞緒根本也沒聽解釋,只是拉著她氣憤地往前走。
「不是的…櫻子大姊…不不不…聽我說啊!~~~」櫻子力大無窮,一路將她拉到廣場,此時四個大男人正在籃球場上馳騁較勁。
雷信心十足的投出了漂亮的拋物線,『框鏘』一聲,卻是個大肉包,球彈出界外,櫻子敏捷的單手接起球,此時殺氣騰騰的往前走去。
「嘿!櫻子大姊!~~~」還沒感受到肅殺之氣的三人笑著打招呼,焰則是一臉了然於心的走向她身後一臉驚恐的亞緒。
「呃~~我覺得呢,好像有殺氣呢!呵呵呵…」雷小聲地對另二人說。
「好!太好!好個…..頭!」櫻子將球擲出,把雷的臉當成球框,雷被球擊中後,向後倒地,臉上是紅紅的球印逐漸明顯。
烈和霆對視一眼,明白自己就是下一個雷,所以雙手投降,等著受死,而焰一定是沒事的那個,從小就如此。
『行刑』完的櫻子雙手叉腰,拂了拂臉上的汗水。
「你!知不知道小亞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險?」
「知道….」霆小聲地回答著,眼神呆滯地看著天空,『但這干我什麼事啊!』心裡正想著這句話,衣領突然被抓起,一個右勾拳親了他的左臉。
「知道個屁!」
亞緒目睹這一切,頭好像也不痛了,瑟瑟的躲在焰身後發抖。
『好可怕啊……』
「那你知不知道她需要人保護呢?」櫻子轉頭看著下一個待宰羔羊。
「知道,長官!」『但又不』是我保護…」烈心裡這樣想的時候,他的肚子已經吃拳吃飽了。
「屁話一堆!」
『我的天啊,我不過是頭痛而已啊….』亞緒看著躺在地板上三個紅面的大男人,驚恐地看了焰一眼。焰只是搖搖頭,將櫻子扶起身,替她擦了臉上的汗水。
「親愛的姊姊,我的小亞又怎麼了啊?」
「小亞她說她頭痛,我們剛剛可是在樓梯相撞啊,要是受傷了怎麼辦呢?」
「什麼?」雷坐起身,無辜的撫著右臉,霆扶著左臉,烈抱著腹部三人異口同聲。『頭痛!!!~~~~~』
「有意見嘛?」
「沒……有!」三人啞巴吃黃蓮,笑笑著看著眼前的豔麗的女人。
「你還好嗎?」焰笑著摸了亞緒的頭。
「你們三個!要是被我發現你們搶走小亞的焰,你們可就沒有今天那麼輕鬆了,哼!」櫻子眼睛彷彿射出精光,像是要把三人千刀萬剮。
「是!……」男人真命苦啊!
「我沒事了,大姊,我頭一點都不痛了…」亞緒看著哀鴻遍野,急忙說。
「唷!這麼好!看到我們小焰,就都不痛了啊!」
「啊……」亞緒臉紅了起來。
「好啦!不逗你了!」櫻子挽起亞緒的手,向交誼花園走去。
「小焰焰….」雷痛苦的唉叫著。
「嗯?」
「你快讓你姊….」霆接著說。
「嗯??」焰看著他們三人,幾乎要笑了出來。
「讓人….」烈捧著肚子,氣喘吁吁地接。
「你們想說什麼?」
「把走她吧!」三人說完,一致向後一躺,陣亡。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