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防彈少年團《BE》回歸採訪-玧其

BTS 防彈少年團 閔玧其 SUGA
原文
SUGA:「至今還有我能做的音樂,對此我一直深懷感謝。」
防彈少年團《BE》回歸採訪
2020.01.04
SUGA一臉平靜地說著,關於他自己充滿熱血的人生還有音樂。

肩膀還好嗎?
SUGA:還不錯。如果可以卸掉輔助器的話,感覺越會更好。聽說要完全康復要花好幾個月的時間,正在努力盡速痊癒中。

解決了長期困擾你的問題後,感覺如何呢?
SUGA:首先,很暢快。雖然痛還是會痛,但肩膀惡化的時候,連抬起手臂都很困難。不過,這種手術要是在小時候做,很有可能會復發,所以一直在等待適當的時機,和新冠病毒沒有關係,我覺得我年初也還是一定會做這個手術的。原本是預定要在完成年末舞台在進行手術的,但是醫院方面提議,明年可能日程會更多,(現在動手術)到時候就可以盡情活動應該會更好,所以就在今年(2020年)動手術了。

在休息期間,看著成員們活動的心情是?
SUGA:不能說是很好,因為一直都是七個人一起活動,所以看起來很空。與其要說「沒有我」,而是「理應要在卻不在」的感覺?

所以,盡所能地一起活動了對嗎?預先拍攝的影片也很多,也在Mnet 2020MAMA裡,以虛擬實境的方式登場。
SUGA:假的SUGA(笑)。有一個拍攝這種的3D攝影棚,我站在那裡拍攝,然後掃描,還有做動作,但是在攝影棚是看不到結果的。當然會覺得怪怪,這是無可奈何,就是怪怪的(笑)。不過就算沒做手術,有些也是會播出,所以就用平常心拍攝,但是在手術後出播出的似乎有很多。

沒有辦法站上舞台一定非常難受吧
SUGA:這個啊,大概在手術過後一個月多,就常看見缺少我的表演舞台,不過醫院方告訴我,如果太急著復出是不行的,而且有很多運動選手也是沒有恢復完全就又繼續運動,然後又得再進行手術的案例,所以我正在練習讓自己不要一直去在意。術後的前兩週因為太過鬱悶,所以也嘗試了一些新的事情。沒看過的電影也看了。

看了什麼作品呢?
SUGA:因為《菜英文沒在怕》在IPTV上線了所以看了,現在打算看《天能》,到電影院看的最後一部作品是《寄生上流》。進入保持社交距離階段後,除了去醫院,也不在外面吃飯了。最近也看了很多電視節目,在看《Sing again無名歌手戰》、《Folk Us》、《show me the money:9》這些音樂節目的同時,也讓我產生很多將來可以怎麼做的方向。

在什麼樣的部分呢?
SUGA:《sing again 無名歌手戰》裡有很多很會唱歌,但是卻一直未被發掘的人;我發現《Folk us 》裡大家都拿著吉他上節目。我最近開始在練吉他,因為我想要更拓寬自己的音樂性。還有我也很好奇美國的音樂產業,所以也正邊學習邊英文準備著(學習這個領域)。

怎麼開始好奇了呢?
SUGA:某方面來看,(美國音樂產業)算是(該產業中)最大的市場對吧?如果沒有了(經濟)價值,可能一瞬間就會失去業界的關注,因此,你會去做各式各樣嘗試,這樣方式是有效的,因為它就是這樣的體系。我想要長久地做音樂,我想做不只是韓國,還有美國、日本、歐洲等地都會喜歡的音樂,所以我才會對那部分產生了興趣。

不過,《BE》相較於最近的趨勢,看起來受到早期音樂的影響比較多。
SUGA:我很喜歡那種隨性創作的音樂,我很喜歡以前那種不需要多次反覆錄音,即興創作就完成的歌曲。因為現在是跨界音樂的時代,流派意義薄化,我覺得自己只是越來越想把音樂做的更好。

隨著體裁逐漸模糊化,自己所選用的旋律會變得更重要。開始彈吉他後,對創作有產生什麼影響嗎?
SUGA:我一直都很喜歡用吉他聲音,我也喜歡Eagles。用吉他寫歌的話非常方便,拿著吉他到處走,上下撥動琴弦,就可以寫出旋律線。拿著鍵盤到處走很累吧(笑)。雖然平時會用筆電工作,但是我覺得我確實也需要(實際的)樂器,工作速度確實變得比較快,對能和弦的理解也加深許多。

感覺你在寫旋律的時候,是屬於直覺派的。
SUGA:因為以直覺來做作曲,會覺得方便許多,也可以嘗試各式各樣的東西。在寫《Eight》時,IU用手機傳了錄音給我,但那個時候我還不會彈吉他,所以在製作流程中,我們都在試圖找到兩方的中間點,因此才讓我感覺到應該要再學習樂器的重要性。

雖然是在學吉他之前做的,不過我覺得《BE》裡的《잠시》很有趣,副歌間的旋律進行會隨著每次成員不同而有變換,這讓我猜想你是不是在每個部分都以直覺方式寫出旋律的呢
SUGA:因為今年(2020年)我第一次嘗試唱歌,對唱歌的有趣也多了解了一些,感覺讓我的方向變得比較多元?所以工作的時候也覺得很輕鬆,放出節奏,然後從頭到尾一路順著寫,30分鐘左右就完成了。連寫歌詞時也是「咻」地就寫完了,感覺那段時間工作非常順手。最近pop和hiphop的流行趨勢跨越了唱歌和Rap間的界線,我很喜歡那種趨勢。

你在唱歌的時候,相比跟著音節,感覺更像是踩著節拍唱歌,我在想你是不是用唱Rap的感覺去唱歌。
SUGA:唱RAP的時候,只要想著節拍就可以了,所以感覺就像在節奏中加入旋律,一定講究先後順序的話,應該是寫Rap的同時加入旋律。

《Life Goes On》中的歌詞「我們之間至今沒有改變」好像就是那個中間值,不是Rap,但單純用唱得也不行。
SUGA:有的歌曲需要明確展現出Rap,像《di-ease》或是《UGH!》就必須要唱好Rap。不過,我覺得要讓聽眾可以輕鬆接收的歌曲,也不一定要加入華麗的Rap,偶爾,不那麼花俏也很好。

這麼看來,《Blue&Grey》的flow讓人印象深刻。比起強調每個部分的戲劇性說唱,配合較長漸漸增加節拍的編曲,Rap也增加了一小節。
SUGA:這首歌對Rap來說是稍微有些難度的節奏。開頭只有吉他演奏,而增加了難度不。我也參與填寫Blue&Grey的歌詞,而且這首歌也是那種我特別想要寫的情感。我在歌曲的第一小節就講到了主題,也演唱了。

這樣看來,《BE》的製作完全按照你們所想的完成了呢
SUGA:這張專輯裡,我參與製作的部分,大概花不到一個禮拜。《Life Goes On》的旋律也是試著多寫了一兩個,雖然Rap只有一個版本,但是因為很喜歡,所以又另外編了曲和填詞。我覺得與其苦惱要怎麼下手,不然先發音樂寫寫看。

創作者有很多即使在作出好的成品時,也會有缺乏信心的情況發生。你在工作時,是怎麼下定決心的呢?
SUGA:音樂人不管再怎麼聽,對於不知道該不該發行這首歌的情況是很常見的,我也是一樣的,但是如果要一一都去精打細算的話,就出不了歌了。舉例來說,如果我們發行10首歌曲,這些歌曲在演唱會或是見面會都有唱到的機會,那個時候再聽的話,可能會有「哦?當初覺得違和的部分,現在好像不覺得了呢?」的感覺;曾經覺得尷尬的部分,隨著時間推移,也不覺得尷尬了,連我自己都忘記了有這麼一回事。所以啊,以全局來看,我做了調整反而更有效率,如果只注重細節是不行的。而且,我在活動期,在10個小時間裡,我沒有時間可以去挑選別人傳來的音軌,我把我能做的演奏、能寫的旋律都製作完成後,和其他人合作去處理細節的這個方式,對所有人來說是雙贏的。因此我的工作方式改變了很多。

變化的契機是?
SUGA:好像是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我的個性在今年(2020年)也改變很多,對於人生的詮釋和態度也變了很多,甚至到了做預想練習的程度:「如果再也沒有我可以表演舞台會是什麼感覺?」、「萬一沒有人找我去表演的話該怎麼辦?」,這些想法讓我深深感受到其重要性。

在《병》 裡, 你唱的某句歌詞:「染病的 是這世界還是我」,以你現在的生活方式,對於工作態度是否也有不同呢?
SUGA:當然,真的還小的時候,一直是以「應該是我做錯了」的想法生活長大,現在年齡漸長,我終於意識到並不一定就是我的錯。那些我曾以為是因為「我沒出息」、「是我不夠好」的,其實大部分是不正確的,反之,雖然也有是本來就擅長的事,但也有剛好運氣的狀況。

《I NEED YOU》這首歌是防彈少年團還處在「難道這都是我的錯嗎」那種痛苦的時期下發行的;而昨天你看了KBS歌謠大戰裡(採訪在2020/12/19進行的)成員們表演的《I NEED YOU》後,在weverse留言說:「和五年前一模一樣呢」,和五年前相比,是什麼樣的感覺?
SUGA:我覺得更加成熟了,表演也更流暢自然。我至今仍很喜歡《I NEED YOU》,只聽節奏也覺得感傷,這首歌曲真的很棒。所以,反覆看了幾遍,以前的影片就被推上來了,我去看了之後,是覺得沒有太大地變化。

什麼方面沒有改變?
SUGA:在進入保持社交距離前,我和4年就見過面的、負責拍攝《BE》的攝影師聊了下。他覺得很驚訝:因為你們做得這麼好,想當然會有變化的,但我們卻沒有什麼改變。

我個人也覺得很神奇,我在你們出道前和你們接觸過,但是從你和成員們、或是其他人對談的樣子看起來都和當時沒有什麼不同。
SUGA:可能是因為我們沒有想得太多,比如說,熱百1位真的很棒,但是我們好像更偏向去思考「那之後呢?」

葛萊美也是嗎?(笑)
SUGA:受到葛萊美提名的時候,只覺得「真的假的?」(笑),真的非常開心,但是完全沒有「啊,我是被提名的歌手了呀!」的這種想法。不管是被提名,還是得獎,不會因此而動搖,我知道那是很大的獎項,如果能得獎也會深深心懷感謝,但是我們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多虧粉絲們的努力才能達成的,在我們得到任何獎項的時候,比起我們,(阿米們)能夠更高興才是最重要的。大家都很高興,不過很快就回到趕快做正事的氛圍,過去有段時間,我們一直在訓練如何穩定自己,沒有因此而鬆懈的人。

在《到我房間旅行的方法》中,有著「這房間真是太小 是啊 因為承載著我的夢想」以及「即使這間房偶爾會成為情緒的垃圾桶 它也擁抱著我啊」這樣的歌詞,有種「當時覺得房間就是那樣,現在的我又覺得不一樣了」的感覺,我想本質應該是沒有改變的吧。
SUGA:其實很不容易,去接受變化這件事,但是我感覺其實改變也蠻好的,當時所做的事情是因為在那個當下才有可能成功,然後因為完成了當時的事,現在才會變得不一樣了。

那麼SUGA,你現在新的夢想是什麼呢?
SUGA:想要繼續做音樂。我和許多做音樂的人交流過,有業界的大前輩,也有現役的音樂人。正因為和這些人交流過後,我再次重新感受到自己有多麼喜歡音樂,我完全無法想像自己不做音樂的話會是什麼樣子。至今還有我能做音樂,對此我一直深懷感謝。

未來想要做什麼樣的音樂?
SUGA:中秋節的時候,看了羅勛兒的表演,得到了很多激發。「有多少音樂人能像他這樣,長期地表演和創作的音樂人有多少位呢?」那一瞬間我產生了「想要成為那樣的人」的想法。既有著熱情又有高度企圖心,而且還是超明星。幾年前,我帶父母去看了那位老師的演唱會,之後中秋的時候也看了,卻沒有實際演唱會來的精采(笑)。

我猜這就是你對演奏、作曲方法還有音樂類型更加關心的原因,因為要長久待在這個領域。
SUGA:不論用任何方式或是型態都繼續做音樂是我的目標。我覺得趙容弼老師真的很了不起,有著當代最棒的聲音,並以自己方式重新詮釋,我覺得自己也應該像他那樣不斷進步昇華,因為我往後數十年間還要繼續做音樂啊。

我想對粉絲們來說「還好我們之間至今沒有改變」這句歌詞聽來會更深切吧,因為他們往後也會一直聽SUGA你的音樂。
SUGA:粉絲們可能會覺得最近這一個月半的分別很長,我也是一樣的。我覺得這說明了,我們七年間真的很努力,粉絲們也是一直很積極地來見我們。我正在努力盡快回歸、想趕快站上舞台,我正在為了在舞台上做得更好,為了擁有更好的狀態而努力,所以希望粉絲們不要太傷心,再稍微等我一下。

翻譯轉載請註明出處,轉自IG請@sinthehouse1203,轉自推特請@SintheHouse_tw
#BTS  #防彈少年團  #閔玧其  #SUGA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Abyss- BY JIN of BTS 繁中歌詞+後記
  • 下一篇
  • BE-JIN's BE-hide ‘Full’story [純文字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